花堂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花堂小说 > 木叶:日向家的小赘婿 > 第三百三十五章:难以接受(求订阅)

第三百三十五章:难以接受(求订阅)

  第三百三十五章:难以接受(求订阅) (第1/2页)
  
  凉介在打败琦玉,得到最后一把钥匙,打开脑海里那扇大门之后,所有的一切便完全记起来了。
  
  关于波罗斯的记忆,关于自己作为普通人但是掌握规则的记忆,关于冥土世界的记忆。
  
  自然,他原本半生不熟需要时间去掌握的规则, 也轻车熟路的拿捏在手中了。
  
  可这对他来说,却并非是一件好事。
  
  此时此刻,凉介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雏田小时候,偶尔会提及自己身上存在着那种隔绝感。
  
  “对于天生神圣,对于执法者来说,这世间的一切确实不算什么……”
  
  凉介恍惚的注视着手底下这二十来颗水晶。
  
  关于这些世界的走势,关于这些世界的命运,他随时都拿捏在手中,随意便可以调换。
  
  对于执法者来说,时间、命运一类的说法,于他们而言就是虚妄。
  
  时间,本就是生灵为了衡量标准而定下的。
  
  但对于执法者来说,时间却并非标准。
  
  一眼,他们就能看到某个人的一生命运,甚至可以随意调换时间。
  
  如此层次,在面对一些普通生灵的时候,难免会失去一些同理心。
  
  你不能指望人类对地上的蚂蚁产生同理心,偶有课时会要求学生对蚂蚁进行观察,也会有无聊之人随意的拿一些物件遮拦蚂蚁的去路,逗弄耍乐,更有甚一些小儿,会对蚂蚁进行肢解,或者火烧。
  
  而对于掌握了世间规则的执法者来说,人类就好似那地上的蚂蚁一般, 只不过比起蚂蚁,人类的情感表现会更为丰富一些罢了。
  
  但这些在波罗斯的眼中,却不算是什么。
  
  他本就是宇宙霸主, 高高在上,孤寒一人,就算是身边比较得力的手下,也仅仅只是手下而已。
  
  其在掌握规则,得了冥土的接引之后,便完美的融入了执法者的位置。
  
  就算有争霸之心,对于下面的人永远不会多看几眼。
  
  波罗斯是一个心性凉薄到只会往高处看,从不会回头看来时路,路上人的人。
  
  可问题便在于,凉介不是波罗斯。
  
  在波罗斯的成全下,凉介有着独立完整的意识,他虽然继承波罗斯的记忆,却能只做阅览而不被影响。
  
  与波罗斯那个孤家寡人比,自己可是有着妻子、有着孩子,一家老小整整齐齐,家庭美满。
  
  如此之下,他又怎么可能还像是那些执法者一样高高在上,又怎么可能像波罗斯一样完美融入到对应的身份。
  
  就连现在,他都有些犹豫到底去不去那个冥土世界。
  
  与波罗斯一样,凉介在记忆完全苏醒的那一刻,就已经受到了冥土世界的接引。
  
  好在他对于规则的深究程度因为记忆的缘故,深刻了太多太多,这才有能力压着这份接引的力量。
  
  可一直这样压着,也不是个办法。
  
  家人,凉介是肯定舍不得的。
  
  可以现如今的境界层次,他真的能像以前一样面对家人吗?
  
  无奈的叹息一声,凉介先是将刚才关了的台灯打开,又缓缓起身,朝门边走。
  
  “咚咚咚。”
  
  刚一走到门前,沉闷的敲门声响起。
  
  顺势,他打开了屋门。
  
  “虽然说,以你现在的本事,不进食也没事。”
  
  雏田手里架着个盘子,上面是各种肉食,“但若是心烦,吃点东西总是舒服点。”
  
  她经常这样,情绪不好就吃东西,暴饮暴食。
  
  倒也不怕长胖。
  
  反正以自家的本事,长了肉就修炼,如此下去,反而利于自己的成长。
  
  “化忧愁为食欲吗?”
  
  本来凉介脸上还带着些许僵硬,但听到雏田的话语,再加上她手里架着的盘子,脸色缓和下来。
  
  从她手中接过盘子,反过身朝回走,不过他也没提要继续一个人静静。
  
  而雏田亦是明白他的意思,一边将门关上,一边跟着他朝屋内走。
  
  一前一后,凉介坐在位子上,雏田坐在书桌前。
  
  “嘿……”
  
  刚一坐下,凉介才用筷子夹起一块肉食朝嘴里塞,就听到雏田笑了一声,“突然想起小时候,我和你还有父亲,就经常泡在书房里开小会。”
  
  “那时候你总是比我聪明,多数时候也是你和父亲在谈,我就在一旁呆坐着,死记硬背你们谈及的内容。”
  
  “不知不觉,这都二十几年过去了。”
  
  如今日向的宅院是按照日向在木叶村的祖宅一比一建起的,当初日向入驻雨之国时,就是这么来的。
  
  现在日向成为忍界唯一的势力,让所有国家俯首称臣,同样没有变过。
  
  而这屋内的陈设、摆放、格局,亦是跟当初一模一样。
  
  不过人……却是变了。
  
  日向日足自从退位之后,已经很少管族中之事,这书房自然而然也就落到了雏田的身上。
  
  当年一开始,是他们三个人一起开小会。
  
  后来,是她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瞎捉摸,偶尔花火会过来跟她一起凑个伴。
  
  再到后来,族中的事情稳妥了,各个世界负责管理的部门、统筹都落实妥当,族中人才辈出,少有需要她这个族长操心的地方,这书房也就清净下来了。
  
  “是啊,二十多年过去了。”
  
  凉介也颇为感慨。
  
  虽是二十多的年岁,但他的记忆,可是有着千百年的岁月。
  
  不过若是没有这二十多年的经历,他兴许现在也不会苦恼了。
  
  以他的天赋,不论是不是这日向族中的人,有着前世的铺路,他不可能走得差,只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但他也不悔,若非这二十多年的经历,他现在也不是日向凉介了。
  
  他想做个人,有依有靠,不像成为波罗斯那样的孤家寡人,更不想成为那些执法者一样的存在。
  
  “夫人……”
  
  凉介缓缓放下筷子,注视着眼前还在张望周围,怀念儿时的雏田。
  
  “嗯?”
  
  雏田疑惑的止住在周围晃悠的目光。
  
  “你或许该知道,我现如今的实力越来越强了。”
  
  不知道为什么,凉介此时此刻,想的不是应该怎么去应付自己的家人,他想的是当初雏田曾经说过的话语。
  
  谷幫
  
  她不想给他拖后腿。
  
  而事实上,她也完成了自己的承诺,把日向这两个字支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娘子带龟来种田 剑侠盛世之自由王者 匆匆那年 三寸人间 小人物蹦哒史 重生1988:做个女商家 武神主宰 近墨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