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妃谋江山倾 > 第二十四章 红花
    虞歌待要去找高岚时,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没影了。这个高岚,说什么有他在,她什么也不必怕,她遇到麻烦他不在,这会儿又丢下她走了,男人说的话果然不靠谱。

    虞歌并不熟悉宫里,这样走只怕要迷路,便想找个宫人带她出去。

    “我要是你,就丢了荷包。”走了几步,就听一个好听的男声道,男子话中带着戏谑的味道。

    虞歌抬头看去,只见宫墙屋顶上,正倚着一名男子,男子一身青衫,长发用一条发带束起,月白腰带上镶着宝石,数不尽的风流,神情悠闲恣意。

    宫里还有这样的人,看他衣着不凡,是皇子?

    宫里的人都跟没有血肉的木偶似的冰冷,难得见到一个像是活人的,可是他说她应该扔掉手里的东西,这是为何?

    虞歌举起荷包,荷包做工精细,如果不是她知道三公主对她厌恶,还以为三公主是精心挑选的。

    “这荷包有什么问题吗?这么精巧,为何要扔掉?”

    虞歌晃了晃便将荷包塞到衣带间。

    男子见状坐了起来,他对虞歌的做法嗤之以鼻:“把红花戴在身上,你可真是聪明。”

    虞歌险些将荷包扯出来扔掉。

    什么?这是红花?三公主送她红花?她是想要高岚断子绝孙吗?

    虞歌将荷包打开,果然里面有细碎的红花,掺在花瓣里。

    她在青楼多年,对这种东西的用途最是清楚不过。身上长期带着这种东西,女子很难怀孕,怀上了也会流掉,说不定还会丧失怀孕的能力。

    三公主要她每日戴在身上,分明是不想她怀上高岚的子嗣,这母女两个,一个要她怀孕,一个阻止她怀孕,她究竟要怎么做呢?

    “多谢提醒,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如果早就躺在这里,看见了三公主送她荷包也不足为奇,可他怎么能断定荷包里有红花呢?除非……虞歌锐利的目光扫向他。

    男子坦然道:“红花是我配的。”

    什么?

    虞歌再次大跌眼镜,红花竟然是他配的,他还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来,这人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啊?

    “你!”虞歌指着他,气噎,“你可知道红花的功效?”

    随意给人配红花,他可知是会害死人的。

    男子面色无波道:“知道。”

    “知道你还配,你还有没有一点仁德之心啊?”

    “我要是没有仁德之心,直接看着你戴上荷包好了,又为何要提醒你?”

    “你下红花还有理了?说到底你也是同谋。”虞歌气得不行,罪魁祸首还这么理直气壮。

    “对了,你是谁呀?”虞歌问。

    男子来了兴致:“想感谢我?那倒不必了,我这人向来乐于助人。”

    虞歌简直无语了,她是想找个人问路,既然他是宫里的人,想必认得宫里的路,能带她出去。

    “无聊!”虞歌不再与他磨嘴皮子,这人的废话只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哎,等等!”男子纵身一跃,站在了虞歌面前,虞歌无视他,径直走过去。

    男子横臂挡过来:“这么就想走了?”

    “你想怎么样?”难不成她又遇到流氓了?该死的,高岚又不在她身边,他要是耍起流氓来,她还真应付不了。

    “在下徐清正,清楚的清,正直的正,姑娘这么急是要去哪儿?”

    “我去找我夫君。”虞歌压根儿没将他放在眼里。

    徐清正顿时有些失望,好不容易见到个美人,结果还是有夫之妇。

    “看姑娘的样子是刚进宫吧?你知道宫里的路怎么走吗?”

    虞歌白他一眼,“我自会找人带我去。”

    徐清正道:“眼下就有个现成的,宫里的路没有我不知道的。”

    虞歌重新审视起男子:“这么说你是宫里的太监?太好了,公公快带我去吧!”只见方才还防备着他的女子眨眼就双手抱住了他的手臂。

    徐清正脸色一沉,他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她竟然把他看成太监?再说太监会穿成这样,这么明目张胆地躺在屋顶上吗?

    看着虞歌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徐清正断定,她是故意的。

    徐清正一个敏捷的动作,将她腰间的荷包取了下来,“这个就算是酬劳,说吧,你想找谁?”他把荷包塞到自己腰间。

    虞歌道:“高岚世子。”

    徐清正一怔,难不成她就是高岚新纳的侧妃?

    虞歌欣赏着他的神情,无论他是皇子还是什么贵人,她是高岚的妻子,他最好不要对她有什么企图,否则先掂量清楚她是谁的人。

    “你在这儿等着,我给你找个宫人。”徐清正立马改口。

    高岚的女人,他还是不要沾手的好,让高岚看见他与自己的女人走在一起,只怕麻烦事就要来了。

    “喂,你不是要带我去吗?公公?”

    徐清正正色道:“男女授受不亲,我得避嫌。”

    虞歌心中冷哼,刚才他怎么不知道避嫌?

    徐清正果然给她找了个太监过来,太监知道高岚平日喜欢去哪儿,领着虞歌去找了。

    “别没大没小的,我可是你皇叔!”不远处,高岚与一名男子拉拉扯扯,那男子不高兴地说道。

    “皇叔与我从小一起长大,不过比我大了几岁,我又不是才知道!”

    与高岚在一起的人正是四皇子高卿,高卿生得晚,虽然是高岚的长辈,可其实两人是一起长大的,他们叔侄自小打闹在一处,名为叔侄,实则情同兄弟。

    高岚便是看见了他的小皇叔才把虞歌丢下的。

    虞歌腹诽,果然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一见了兄弟,就不管自己媳妇了。

    “侄媳妇过来了。”高卿提醒他,并把刚才那副模样收起来,换上一副长辈的神情,可惜他做得太明显,反而不像。

    “歌儿,快来见过四皇叔,我与四皇叔感情最好了,在他面前随意就好。”

    虞歌微曲膝:“见过四皇叔。”

    四皇子的确比高岚大不了几岁,一样的高鼻梁,狭长的眼睛,若是除去身上那股玩世不恭的气息,还算是个美男子。

    “岚儿啊,既然侄媳妇来了,你就快跟她去吧,记得要好好跟她过日子。”高卿拿出长辈的姿态叮嘱高岚。

    高岚显是没把他的话听进去,一个和他一样的毛头小子,装什么长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