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乔峰:你小子不讲武德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静御前炼成北冥神功
    南夜华还是改不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坏毛病,好在刚才他理智恢复打开了见闻录,看到了华夏武盟中,代表北条政子和王语嫣他们的光点都还在。

    也正因此,他才没去追巴达尔。

    南夜华进入华夏武盟,金象宗的那些喽啰自然是挡不住。肃清了敌人,众人相见的场面暂且不表。

    这边逃走的巴达尔在离开了武盟山后,心中愤恨。将《龙象般若功》突破到十二层都无法胜过南夜华,这让他感觉到非常憋屈。

    至于将《龙象般若功》修炼到十三层回来报仇,即便巴达尔自认自己武学天赋超群,也是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而且,现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机会。

    “你是谁?”

    巴达尔看着面前怀抱赤红长剑的男人,邹起了眉头。他不知道这人为什么拦住自己。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走不了了。”燕南飞静静地王者巴达尔。

    “就凭你?”巴达尔望着燕南飞冷冷地一笑。他看出了燕南飞是一名高手,但是并不觉得对方能胜过自己——即便他现在受了伤。

    “不是凭他,而是凭我。”

    一个娇媚的声音落下,静御前从暗处一跃而出,手中长剑直直刺向巴达尔的眉心。

    巴达尔眉头一皱,闪身让过静御前的一剑。正想还手时,却见对方又撤到了远处。

    “你又是谁?我和你素未谋面,你为何对我出手?”巴达尔皱着眉头,警惕地王者静御前。

    “我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居然敢伤他。”静御前的俏脸上布满了寒霜。

    巴达尔愣了一下后,沉声道:“你是南夜华的朋友,来为他报仇?”

    他说完这话,心里顿时有些恼怒——明明自己受的伤更重啊。

    “不,我是他的仇人!”

    “你是他的仇人?那你为何找我麻烦?”

    巴达尔觉得很是莫名其妙。

    “因为,只有我能伤他,别人却是伤不得;只有我能杀他,别人却是杀不得。”

    静御前的脸上浮现出奇怪的笑容,狰狞而扭曲。

    “疯子!”

    巴达尔后退了一步,他觉得静御前很是古怪,他不愿意面对这样疯狂的人。

    “想走?”静御前冷笑了一声道,“你若挡的住我这一剑,我就放你离开。”

    静御前说完直接发动了攻击。

    长剑飞舞,静御前的身影突然左右摇曳起来,忽左忽右一阵闪动,脸上更是挂着勾人心魄的笑容。

    她看起来不像是在出剑,反而像是在舞剑,舞姿极其妖媚,瞬间就让巴达尔和燕南飞陷入了慌神的状态。

    “男人见不得”——真乃绝大多数男人的克星。

    “噗噗噗……”

    利器割肉的声音传来,以灵鹫宫的家底,要找到一柄割开巴达尔肉体的宝剑并不是难事。

    只是一瞬间的事,巴尔达已经趴在地上心若死灰——他的手筋、脚筋已经被静御前挑断。

    旁边的燕南飞回过神来,全身瞬间被冷汗打湿,内心对静御前忌惮到了极点。想起自己曾经还追杀过这个女人,燕南飞瞬间就把一些小心思给藏得更深了一些。

    “想不到如今的你居然这么强,你这剑法真的很,很奇特。”

    “你想不到的还多着呢。”

    静御前瞥了一眼燕南飞,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教自己“男人见不得”的小男孩儿的身影,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抹动人的笑容——不狰狞,不妩媚,反而有些天真。

    燕南飞见到静御前脸上的笑容,眼底飞快地闪过一律奇怪之色。

    “我们现在要干嘛?你为何不杀了他?”

    静御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巴达尔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

    “我们先离开这里,若是被南夜华发现了,估计我们就走不了了。”

    静御前没说自己抓巴达尔干嘛,脚尖轻点迅速朝远处略去。

    离开了武盟山范围后,静御前提着巴达尔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

    “你守在外面。”

    静御前头也不回,对跟在后面的燕南飞下了命令,然后提着巴达尔进入了山洞。

    燕南飞眉头轻皱,他很想知道静御前要干嘛,却又不敢进洞一窥究竟——他知道静御前对自己一点儿也不友善。

    山洞内,静御前将巴达尔丢在地上,然后转身看着山洞外面。

    片刻后,心神恢复了一些的巴达尔看着静御前的背影问道:“你把我抓来想干嘛?”

    静御前听到巴达尔的话,又看了看山洞口,见燕南飞始终不去曾在洞口晃悠才转身来到巴达尔身前说道:“我只是需要一个内力高强之人而已。你大闹华夏武盟引起我的注意,不曾却看到你伤了他,又被他打败。所以,你的内力对我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

    “我的……”

    巴达尔话还没说完,静御前便飞快的点了他的穴。

    看着张着嘴巴一动不动的巴达尔,静御前微微一笑道:“马上你就知道了。”

    静御前说完,立刻盘膝坐在巴达尔的身前,深吸一口气后,双目一凝,却是突然散去全身内力。

    巴达尔呆呆地望着静御前。他被点了穴,身体本不能动弹,现在又见静御前散去武功,一时间连心神都不凝固了。

    “呼呼……”

    散去功力,全身无力的静御前看着巴达尔微微一笑。接着在对方惊异的神色之下,将手放到了他的脑袋上。

    “《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北冥神功的修炼,需要散去自己原来的内力。好在我并没有学什么内功心法,这样散去也不去难。现在只要吸了你的内力,我的北冥神功就成了。”

    随着静御前的话音落下,巴达尔顿时发现自己体内的内力如奔腾的江水般不受控制的朝静御前的手掌汇聚,然后消失不见。

    内力冲上头颅,这是一件极其凶险之事。不消片刻,巴达尔的内力悉数进入了静御前的体内,他本人却两眼无神的望着前方。

    他不是因为失去内力而失神,而是被内力逆行的冲击弄成了痴呆。

    静御前没有理会巴达尔,自顾自地按照《北冥神功》心法要诀开始炼化吸收的内力。

    静御前在灵鹫宫密室中找到的北冥神功是完整版的。

    童姥不曾学习是舍不得自己一身内力。

    虚竹虽然身负北冥真气,但他本身并不会北冥神功。

    段誉倒是会北冥神功,可惜他既没有学全,也没有怎么练习。

    所以,现在的静御前才算得上是会了完整版北冥神功之人。当然,慕容复也得到了完整版的《北冥神功》,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学习罢了——散去自己原本的内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儿。

    完整版《北冥神功》的强大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当静御前将体内真气尽数转化为北冥真气后,也不由得陷入了呆滞。

    如今的她再也不是不懂武功的小白。

    北冥神功,全身穴道都可吸收别人内力化为己用,而且没有副作用。

    北冥神功,阴阳兼具,可施展天下所有武功。

    北冥神功,带来的北冥真气,具备强大的自主防御能力,即便是一流高手的拳尽也很难攻破。

    最后,本不会轻功的她,现在却拥有了媲美南夜华的速度,当真是可怕之极。

    “还不够!”

    静御前压住心中的狂喜,神色突然变得阴鸷起来。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武盟山下,谢小玉贴在南夜华耳边说话时的情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