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在玄幻每天随机一项超强能力 > 第23章 规矩与安排
    这位真家主和方金那个假家主的差别,立马就是彰显了出来。

    “家主,可那孙家的孙晴是渝北城的新圣子,她是继承了孙家一位老祖的传承,巳经是修炼到了先天八重境界。这一行你们若是主动的攻去孙家,恐怕,结果是会很惨烈。”

    热血之后,有方家的族老提出了疑问来。

    方木挑了挑眉,他看向了宋一剑,“马夫,你怎么看?”

    这位方家历史上的最强马夫眉头都不眨一下的道出八个字来:“先天八重,蝼蚁一般。”

    “什么?”

    族老震惊,议事厅之内的大多数人都是剧烈的震惊。

    他们的修为太低,难以看出高于他们的武者的实力,眼光也是不行。

    听宋一剑如此说,他们的面色都是变得无比的精彩了起来。

    “这方木家主是不是也太鲁莽了一些?这手底下都是些什么人啊,竟然是那么大的口气。”

    “就是,先天八重那是何等的境界?那可是足以纵横我们整个方家的实力!”

    “是啊,那孙静来了我方家,以无敌的姿态杀进了祠堂,杀了二房的方战,又几乎算是砸了祠堂,可不也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吗?”

    议事厅中的族老和子弟们议论纷纷了起来。

    方木轻轻的一挥手。

    “噗嗤~”

    数十几人横飞出去,狂喷鲜血。

    “家主,你这是何意?”有吐血的族老不解,这方木家主是疯了不成?怎么对他们这种自己人都是出手了。

    站在方木身边一侧的王鹤眼皮狂跳。

    好家伙,又来了又来了,现在的这个方木是真的暴躁啊!

    王鹤想起来了就是因为在一旁唠叨了几句,被方木下令杀掉的方家供奉。

    这新家主的心,是很的狠。

    他也是服侍过方天的人,也是见过其他家族的家主,根本就没有这么暴躁的一号人。

    方木道:“我是方家的新家主方木,我不喜欢听到别人议论我的声音,因为有时间开口说话却是不敢用他的能力做事的人,在我看来,那就是废物中的废物!有时间质疑我这家主的话语,还不如多修炼吸收两口元气进身体炼化,好在将来能为方家多做出一些贡献。现在我为方家颁布一条新的铁令,有足够能力再跟我说话哔哔,再让我听到这种声音,死。”

    方家族老、子弟们,他们闻言,顿时是静如寒蝉。

    这个家主也太狠了。

    “方木,我们所说的都是一些实话,你有本事就对孙家的人用去,你对自己家族的人出手,你这算什么本事!你的一意孤行,是会害了方家的!”

    有个吐了血的族老不服气的看着方木。

    方木刚才只不过是随手的一击,并没有下杀手。

    闻言,方木的眉头一皱,顿时,厅堂之中所有的剑都是猛烈的颤抖了起来。

    “嗤”的一声,紧接着又是“嘭”的一声巨响。

    众人只见眼前一道金光闪过,这名方家的族老被钉在了议事厅的柱子之上。

    当场去世。

    王鹤惊颤道:“这,这这这,这就杀了?”

    “质疑我,却是连我半分力气都没用上的一剑都接不住,这样的人,还有资格活着吗?”

    方木是在立威。

    只有震住了这一帮的老东西,他以后在轮换超强能力的时候才是可以继续过舒服的日子。

    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感情。

    就是这王鹤,他方木本木出声的时候就是在方家了,方木本木一直都是将王鹤视作亲叔叔一样,但是结果怎么样?

    修为被作者给砍了之后,接着就是面对了王鹤的变脸。

    被王鹤派出王秀试探了果真是修为全失了之后,那直接就是要打成重伤,然后给逐出方家,在族谱上除名。

    他是主角。

    是被作者给“抓”进手里面的主角。

    如果不是呢?

    那岂不是巳经是被打成了一个重伤,然后给逐出了方家,会在这天寒地冻的渝北城,病死、冻死、流血过多而死。

    这里的人没有给他亲情,他自然是不会给之以亲情。

    方水给予了他亲情,他就还之以亲情。

    方木的心里面有一杆秤,一杆非常非常公平的秤。

    让方金活着,那也并不是因为亲情,而是看他可怜,看他像之前刚来到这个世界的他一样的无助于可怜。

    贪生怕死有错吗?

    想当家主有错吗?

    都没有错,人性本是如此,错就是错在了他太弱了,所以会满堂皆亲却举目无亲。

    “家主声明。”

    方家族老、子弟,全部跪伏在地,这一次,他们是心服口服了,看方木的目光犹如是看魔鬼一般,目光都是不敢在方木的身上停留。

    “姐,王鹤,你在家里。”

    “嗯。”方水点头。

    “是。”王鹤也是恭敬的行礼。

    他被方木给镇住了,现在是完全的看不出来这位新家主的深浅了,更是不敢再肯定这一位到底是有没有失去修为。

    因为那一剑,在刚才,他都是没有感受到方木身上传出一分一毫的元力波动。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要么,就是驱动的力量不在他的理解感知范围之内,要么,就是太强了,强到他使用元力之快快到了他发现不了的地步。

    方木再开口:“秀儿,马夫,我们走。”

    “是。”宋一剑点头。

    “我?家主,我去吗?”王秀愣了一下。

    方木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这让王秀看不出喜怒来,“是,就是你,走吧,夫人。”

    “是,家主。”王秀的脸色大囧,她也是发现了,好想她的这个丈夫,并没有失去修为!

    而且,似乎是比以前更加强了。

    “姐,你带着大供奉和一批供奉们去帮助刘贤良守盛放药材的仓库,然后秀儿你带一部分人,在我和宋一剑出行后三炷香的时间后出发,如果看到孙家的大门是闭合着的,那就等着,等到门开。”

    “是,家主。”方水道。

    “是,家主。”王秀也是点了点头。

    提心吊胆的王鹤也是把心给放了下来,原来,他是有别的安排了女儿才是被安排了出去。

    也确实是,身为当家的主母,是应该拥有一些替家主分担的能力。

    转念一想,王鹤高兴了起来。

    未来的方家,仿佛似乎是会特别特别的辉煌啊!

    ……。

    安排好之后,方木和宋一剑骑着马去了孙家。

    这一日,孙家大门洞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