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这是不是有点儿装了?一剑宗的天才拜师,他竟然不收,还说人家不不配。”

    “他装什么呀?”

    “方木的脑袋有问题吧,干嘛不收,要是我的话,我就收了。”

    一群方家供奉窃窃私语起来。

    “马夫?咱们方家也不缺马夫啊。”王鹤一头雾水。

    宋一剑巳经明白方木的意思,他道:“我愿意成为你的马夫。”

    方木蹲下身子,在黑衣人身上翻找了起来,“哦?你确定吗?”

    “我确定。”

    “确定那就先从马夫做起吧,只有丢掉了身上的骄傲,放弃了眼前身上所有的一切包袱,才是能够有取得拥有更高成就的机会。杀了他们,他们议论我,让我看看的基础如何,让我看看你宋一剑现在在剑道上的建树。”

    方木从黑衣人的身上搜到了一枚红宝石的戒指,除此之外,再无他物,他将戒指收起来后随手一指那边的几个供奉。

    那些人,刚才就是在谈论他。

    “是。”

    宋一剑起身,手握火云长剑的他化身为一道火红色的残影。

    “家主恕罪,我们再也不敢议论你了!”

    “方木,我乃是方家请的供奉,不是奴隶,你是个小辈,说你两句怎么了?就是你父亲方天家主在这里,我们又有什么不能说的了?”

    “你敢!我们要是伤了,你在方家将失去人心!失去支持!”

    一堆供奉懵了,他们有的求饶,有的则是持着身份硬钢。

    一个莫大的方家,少不了他们的支撑。

    宋一剑停滞了一下,但他见方木没有任何改变主意的样子,便是第一剑弑三人,剩余五人见状撒腿就跑。

    宋一剑一剑挥出,剑气纵横十七八丈。

    两剑,八人。

    无一幸免,无人仍能存活!

    有的供奉是在慌忙之间撑起了元力防御,但连人带防御气罡一起都是被劈成了两半。

    两剑之后,宋一剑收起了火云长剑来,他看向了王鹤。

    这是什么呀?这还是人吗?也太强了吧!杀先天境界的武者如同切菜一样,他们竟然毫无抵抗之力!

    “哒哒哒哒哒。”王鹤的牙齿发抖,发出声响来。

    “我和家主乃是亲戚,是为亲戚,我的女儿是家主的夫人。”

    面对宋一剑,王鹤突然生出了一种无可抵挡的感觉,那是一股势,尽管还没有被敌对,但那仅仅是一个眼神,就是令他颤栗发抖。

    方木蹲着,掏出手绢来,将红宝石戒指擦拭干净之后戴在了手上。

    闻言,宋一剑收了势。

    “家主,他们对于方家都是有着功劳与作用的,就这么杀了?”

    王鹤再看方木这个婆娑着手上戒指的少年,眼中巳经是充满了恐惧,竟然对那几个人,说杀就杀。

    最关键的是,宋一剑现在听方木的话。

    王鹤真正怕的是宋一剑,怕宋一剑的实力。

    可王鹤是没有没有看到,他们的这个新家主方木到底是有多强!宋一剑想要拜师方木,为的就是学剑,更强的剑道更强的剑术!

    业不轻传。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这对方木来说都是不存在的,因为他之所以能这么强,都是被复制这位宋一剑的功劳,这本来就是人家的东西,只不过他是靠着超强能力给复制粘贴顺便升华了一份。

    宋一剑变得那么强是迟早的事情。

    收宋一剑为徒弟,方木推脱,他是感觉做人不能太不要脸了,占占人家便宜也就罢了,占着人家便宜还让人叫师傅,这太过分了!

    方木深知这个有着剑痴设定的家伙大脑非常的单纯,收他做徒弟,就等于是有了在这前期渝北城上一个近乎于无敌的听话的打手。

    但宋一剑太强,拥有这么一个打手的代价那就是他方木要时时刻刻的保持出来剑道高手的样子来。

    他是需要先进行超强能量的轮换的,这样,在后期才是能有着更多的选择。

    马夫!

    你堂堂宋一剑,竟然愿意给我方木做马夫!

    方木是真的无奈了,这在他看来巳经是非常非常的羞辱人了,大概是个人有点儿骨气就是不会这么做的,更别说是宋一剑这种头上似乎是戴着光环一样的人了。

    可谁知道,这剑痴,真是为了能够学剑,连面子都是不要了。

    能够卑微至此。

    到这了,要是再拒绝的话,那肯定就是很假了。

    方木也只能是顺其自然了,接受这个巨强的人境尊者一重境界的马夫。

    方木看向王鹤训斥着说道:“不听话的狗,那就变成死狗,都不尊重主人了,还养着干什么?留着过年吗?”

    “这……家主说的是。”

    王鹤还想要反驳,但是身上突然降临的一抹寒意令他立马是完全的放弃了犟嘴这个愚蠢的想法,他知道,心中发寒,那是因为宋一剑在看他。

    绝顶天才宋一剑都是愿意给我们新家主做马夫了。

    这死一屋子的供奉也值啊。

    王鹤看着宋一剑笑嘻嘻的表了一下忠心道:“王鹤以后必定无条件拥护家主的任何决定。”

    方家。

    “太好了,太好了,方水还把方木给带走了,那方向是出城的方向,极有可能,现在他们巳经是离开了渝北城。”

    有盯着方水的方家子弟进入了这里汇报,方金顿时是安心了下来。

    方战道:“你可是看清楚了,方水将方木给带走了?”

    “看清楚了,绝对是看清楚了,没有错的,他们走的还很快,尽量的避开了一些人。”

    来禀告的方家子弟说道。

    方战道:“那么说也就是说,之前来人禀报方木巳经恢复了修为的这件事情就是无稽之谈了?”

    方金:“爹,绝对是无稽之谈,你想想啊,如果方木巳经恢复了修为的话,他为什么要走呢?那他肯定就是顺理成章的成为方家的新家主了啊,就他那天赋他那境界,他说他要成家主,咱们方家谁敢说出来一个不字啊,还不被他一巴掌给拍死了。”

    “我儿说的有理。”

    方战想了想,这事情的确是这个道理。

    方战清了清嗓子,然后又是低头问了一句,“方木真的走了?”。

    “真的真的,千真万确。”

    “既然,方木巳经不在了,那我二房方战顺理成章的成为方家的新家主,大家都没意见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