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第三十九章 落婴草
    君莫炎看着顾清颜一脸欣喜的样子,只觉得刺眼,突然君莫炎眼里的炙热被冰冷取代,转过头对着慕尚泽说:“既然皇后都同意了,金肃国国主还不成人之美嘛?”

    “岂有此理。顾清颜你刚才说什么?”慕尚泽眼里露出一丝杀气望着顾清颜问道。

    “我说我愿意跟他走。”顾清颜盯着慕尚泽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哈哈哈,顾清颜,算你狠。”慕尚泽眼里快要喷出火来一般,咬牙切齿地对着顾清颜说。

    其实,从慕尚泽看到顾清颜的第一眼起,他的心里便有了这个女子,奈何新婚之夜顾清颜竟以死相逼,要与他约法三章。

    慕尚泽依着她,假意将她置于玉清宫,私下却经常差人悄悄送些东西过去,他在等也在赌,赌顾清颜会慢慢爱上他。

    可慕尚泽没想到的是,等来的却是顾清颜的背叛。

    “顾清颜,你想清楚了,别后悔。”慕尚泽再次对上顾清颜的眼睛说道,不同于之前,慕尚泽眼里多了一丝柔情,这眼神让顾清颜有一种熟悉感。

    “我不会后悔。”顾清颜突然跪了下来对慕尚泽说道。

    只是顾清颜没有想到,多年以后,慕尚泽再次问她是不是后悔了的时候,她却真的后悔了,当然,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呵……”慕尚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嘲讽,不知道是在嘲讽顾清颜,还是在嘲讽自己。

    “罢了,你走吧。”慕尚泽突然挥了挥手说道。

    “谢国主。”顾清颜磕了一个头说道。

    君莫炎将地上的顾清颜扶了起来,一把拉进怀里,撩了撩顾清颜的头发,在顾清颜的耳边说道:“皇后这么急着跟我回去嘛?”

    听到君莫炎的话,顾清颜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对上君莫炎的眼睛,那是一双熟悉却又陌生的眼睛,顾清颜想要看清君莫炎,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阿炎……你……”顾清颜不知道还怎么回答君莫炎,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那就请金肃国国主下旨吧。”君莫炎放开顾清颜,不再看她,站在一旁背着手对慕尚泽说。

    “罢了,来人啊,拟旨。”慕尚泽吩咐宫人拿来笔墨纸砚。

    “不必了,没必要这么麻烦,金肃国国主便直接发话让顾清颜入我司胤国,做我司胤国的妃子便是。”君莫炎看着有些不舍的慕尚泽,心里一阵烦躁。

    “这……怕是有些不妥啊。”金肃国的重臣们听到君莫炎这么说,开始议论起来。

    突然有人站起身来说道:“司胤国未免欺人太甚。”说话的正是金肃国的国相无迟。

    “是吗?这就欺人太甚了?看来金肃国是嫌我不够给面子了?还是要我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欺人太甚。”君莫炎说着伸出手打落了兰香公主面前的桌子,吓得兰香一个激灵。

    兰香看着君莫炎,只觉得这人比想象中还要恐怖,但也正是这种强大的君王气息让兰香对君莫炎更加的感兴趣。

    “皇兄,不拟旨便不拟旨吧,何必伤了两国的和气。”兰香对着自家的皇兄说道。

    “罢了,此事不必再议。”慕尚泽动气地说道。

    突然间,慕尚泽转过头看了看一旁的辰妃开口说道:“欢宜宫辰妃,贤良淑德,娴雅端庄,封为皇后。”

    听到册封的辰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坐在哪里。

    “娘娘,快谢恩啊。”一旁的侍女馨儿急得直跳脚,提醒着辰妃。

    “这国主恩典,秀儿定当竭尽全力统治后宫,为国主排忧解难。”辰妃赶紧从自己的座位上起来跪在地上说。

    “起来吧,地上凉。”慕尚泽看了一眼地上的辰妃关心道。

    “谢国主。”辰妃在馨儿的搀扶上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不得不说这事这么一闹,最大的赢家居然是沈雅秀,不争不抢便轻轻松松地拿到了皇后之位。

    “国主英明,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金肃国的朝臣们向着辰妃贺喜。

    “既如此,我便不叨扰国主,先带我的颜妃回司胤国了。”君莫炎话音刚落就带着顾清颜飞上了御花园的高墙,消失在原地。

    “这也太放肆了,这君莫炎真是不把人放在眼里啊。”有人看着君莫炎直接带走了顾清颜有些恼怒地说道。

    “夫人,刚才为何在那女子身上下了追踪符?”君莫炎走后,南宫珏凑近骨汐的耳边问道。

    “我自有用处,这女子是我要找的人。”骨汐若有所思地说道。

    骨汐呆呆地想了几秒之后转过头打量着南宫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她身上下了追踪符?”

    骨汐有些防备地看着南宫珏,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自己明明已经很小心了,居然还是被他发现了。

    “为夫眼神好呗。”看着一脸震惊地骨汐,一脸得意地说着。

    “额……”骨汐扶着额头叹息了一声,看来自己是遇到对手了,之前还真是小看了他,得抽空去查查他的底细。

    “想什么呢?”南宫珏看着发呆的骨汐,用手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柔声说道。

    “想你呗。”骨汐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一句话。

    “原来夫人在想我啊。”南宫珏笑着说道,此时心情大好,即使是面具也挡不住南宫珏那副高兴的样子。

    “我……不是……”骨汐这才答应过来,刚才自己说的什么啊,低着头不再去看南宫珏。

    而南宫珏和骨汐这打情骂俏的一幕恰好落在了兰香的眼里,兰香的桌子被毁了之后便坐到了沈雅秀的身边。

    兰香看着如此登对的两人,心里却有一团乱火在燃烧。

    “月珏阁阁主,来,我敬你一杯。”慕尚泽端起酒杯对着南宫珏说,似乎刚才的事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国主客气了。”南宫珏点了点头对着慕尚泽说道,但没有要举起酒杯的意思。

    慕尚泽见南宫珏迟迟没有举起酒杯,尴尬地笑了笑随即说道:“我先干为敬,阁主随意。”

    南宫珏还是点了点头,依然纹丝不动地坐在哪里。

    “这月珏阁阁主真能装啊,这架子摆的真好。”骨汐心里想着,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金肃国国主有什么事就直说了吧。”南宫珏突然开口。

    南宫珏这话一出,御花园里瞬间安静了,只听见花丛间小虫子们嬉戏的声音。

    骨汐撑着脑袋,看着宴席中神色紧张的众人,挑了挑眉,眼里透出一丝玩味。

    “哈哈哈,阁主不愧是阁主,那我就直说了,阁主刚才也看到了,那莫君炎不可一世,若是今后我们与司胤国兵乱之时,还请阁主能助我们一臂之力。”慕尚泽恭敬地说着。

    “对啊,对啊,到时候还请阁主助我们一臂之力啊。”其他几国的使者也纷纷附和道。

    “呵……”南宫珏冷笑了一声,弄的在座的众人都一头雾水。

    “自然,若是阁主能答应,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慕尚泽见南宫珏没有表态,继续说道。

    “我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条件,就是听闻金肃国内有一株落婴草,我这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一些花花草草。”南宫珏也不买关子,直接说道。

    “喜欢花花草草?确定不是喜欢莺莺燕燕嘛?”骨汐心里笑着摇着头笑了笑。

    “不对,等等,他刚才说什么来着,落婴草?我滴个亲娘耶,这个东西都被他找到了,厉害啊。”骨汐想着想着侧过头看着南宫珏。

    想当年那场大火,烧毁了不少东西,也是因为那场大火,自己喜欢的人被压在了圣湖之下,自然有些灵物的残魂散落在各地,多年来骨汐走了很多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几件,这南宫珏居然便查出了落婴草的下落。

    “这……”慕尚泽有些为难地看着南宫珏说道,“这落婴草是我国的镇国之宝啊,若是没了落婴草,这人心就散了啊。”

    “哦……国主怕这人心散了,就不怕自己的国散了嘛?”南宫珏转过头对上慕尚泽的目光说道。

    “哎……罢了……这落婴草我给阁主便是。”慕尚泽叹了口气说着。

    “既如此,便请国主好生照料了。”南宫珏勾了勾唇说道。

    “那是自然。”慕尚泽说着再次举起了酒杯。

    “喂……这落婴草你是怎么找到的?”见南宫珏不再与慕尚泽说话,骨汐终于忍不住问道。

    “这个嘛?是秘密。”南宫珏挑了挑眉,卖了个关子说道。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了的。”骨汐看着一脸欠揍的南宫珏说道。

    “阁主,早就听闻阁主翩翩风姿,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兰香敬阁主一杯。”兰香突然起身双手端着酒杯说道。

    南宫珏抬眼看向兰香,只见兰香仍然穿着刚才的舞衣,一举一动都透露出皇室应有的风范,只是那眼神里的欲望却被南宫珏看得一清二楚。

    “我家夫人不喜我喝酒。”南宫珏看了一眼身旁的骨汐直接将锅甩给了她。

    “我去,这人真的是……”骨汐瞪大了眼睛看着南宫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