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第三十六章 金肃国
    马车外的孤影听到自家阁主的吩咐,手一挥示意队伍继续向着金肃国出发。

    金肃国

    南宫珏一行人的马车还未到达金肃国,便已经有人早早地等候在城门外,可见金肃国对南宫珏的重视。

    “听说国主这次的寿宴非比寻常,办的极为热闹,连月珏阁的阁主都请来了。”路上的行人们议论纷纷。

    “来了,来了,那是不是月珏阁的马车?”说话的是金肃国国主的妹妹,兰香公主。

    兰香公主旁边的是金肃国的国相无迟。“回公主,正是。”无迟开口回答道。

    “可算是来了。”兰香心里高兴的想着。

    这兰香公主早就对南宫珏有意,世人都说南宫珏不近女色,且做事狠辣决绝,常年都戴着一副面具,定是个长相丑陋之人,故此一般人都不敢靠近。但她兰香偏不听邪,自己有才有貌,只要稍加诱惑,这男人定能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停。”孤影看到金肃国已有人等候在城门,叫了一声停示意队伍停下。

    “阁主?”孤影试探性地问向马车里的人。

    “嗯。”南宫珏应了一声便没了声响,让一旁的孤影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有办法,孤影只得先从马上下来,走到无迟的面前,双手抱拳说道:“月珏阁阁主与阁主夫人已到。”

    一旁的兰香含笑看着孤影,一点儿不失皇室的风范,只是听到阁主夫人的时候眼神里多了一丝复杂,有些不确定地问向孤影:“你刚才说什么?阁主夫人?”

    孤影放下手抬头看向兰香,又看向无迟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金肃国的公主兰香公主,国主的亲妹。”无迟看了看兰香说道。

    “原来是公主殿下。”孤影再次抱拳说道。

    “既然阁主已经到了,就赶紧进宫吧,国主为阁主准备了落脚的地方。”无迟对着孤影说道。

    “好。”孤影应了一声重新回到队伍中。

    “公主,请上轿辇吧。”无迟看着孤影已经上了马,对着一旁的兰香说道。

    兰香的心里有些拿不准,刚才她明明听到孤影说了阁主夫人,难道南宫珏已经成亲了,若是南宫珏已经成亲了,怎么会无人知晓。

    “嗯……”兰香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便上了自己的轿辇。

    无迟确定兰香已经在轿辇中坐好,这才上马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皇宫走去。

    “好大的阵仗啊,国主未免也太看得起这月珏阁阁主了。”宫殿的城楼上站着两人了,开口说话的是金肃国当今的国舅沈之未,而旁边站着的正是他的妹妹辰妃。

    “哥哥别瞧不上这月珏阁阁主,听说本事大的很呢,月珏阁底下的产业众多,这月珏阁最不缺的就是钱,且最近各国不知怎地冒出了许多的神秘组织,据说也许这月珏阁阁主有关。”辰妃绞了绞手中的丝帕说道。

    “妹妹说的在理,还是妹妹心思缜密,将这些消息打探的一清二楚。”沈之未看向自己的妹妹说道,只是眼神里却多了几分亲情之外的东西。

    众人来到金肃国皇宫之中,马车在皇宫大殿之外停了下来。

    “阁主,到了。”孤影打开马车的门提醒着马车里面的南宫珏。

    “嗯……”南宫珏看着孤影应了一声,转过头笑嘻嘻地对骨汐说道,“夫人,我们到了,下车吧。”

    南宫珏说着便要起身扶一旁的骨汐下车。

    “不用麻烦,不用麻烦。”骨汐越过南宫珏自己跳下了马车。

    骨汐抬起头看了看这金肃国,倒也算金碧辉煌,宫墙上还重新刷了漆,看来金肃国国主很是在意这次的宴会,只怕这里面还藏了些阴谋。

    孤影看着骨汐先自家阁主一步下了马车,恭敬地喊了一声:“夫人。”

    “嗯……”骨汐应了一声便走到后面青鸢的马车旁边打开马车的门说道:“鸢儿,可以出来了。”

    “来了。”青鸢在骨汐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

    而青鸢和骨汐这一举动正巧落在了刚从轿辇上下来的兰香公主眼里。

    兰香看了看青鸢,眼里露出一抹阴狠的目光,看来兰香是误以为青鸢是月珏阁的阁主夫人了。

    “公主?”兰香的婢女真儿看着自家主子呆呆地望着前面的两个女子,出言叫了一声。

    “嗯……”兰香回过神来,将手搭在婢女的胳膊上说道:“走,先回寝殿。”

    “是。”真儿低着头说道。

    兰香嘴角微微上扬,心里想到:“这南宫珏的夫人也不是绝色佳人嘛,我一定要好好打扮一下在今晚的寿宴上大放异彩。”兰香心里想着脸上渐渐多了一丝红晕。

    “国主,月珏阁阁主和夫人到了。”无迟率先来到大殿之中低着头跟龙椅上的金肃国国主慕尚泽禀告。

    “快请。”慕尚泽不敢怠慢赶紧让无迟把南宫珏请进来。

    南宫珏一袭黑衣慢慢地走来,后面跟着骨汐和青鸢,孤影、罪无心、流夏则走在骨汐的后面。

    慕尚泽看着走进来的南宫珏,赶紧从龙椅上走了下来,热情地说着:“阁主能赏光前来,是金肃国之幸啊。”

    “国主客气了。”南宫珏语气淡淡地说着,透露着疏离。

    慕尚泽笑了笑,突然看见南宫珏身后的骨汐,只见骨汐今天并没有穿她喜欢的红衣,而是换了一件浅水蓝的流纱裙,长发垂肩,用一根水蓝的绸束好,玉簪轻挽,簪尖垂细如水珠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上好的丝绸料子随行动微动,宛如淡梅初绽,未见奢华却见恬静。眉清目秀,清丽胜仙,有一份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清新,尤其是眉间唇畔的气韵,雅致温婉,观之亲切,表情温暖中却透着几分淡淡的漠然。

    慕尚泽看恍了神,迟迟不肯移开眼睛。

    南宫珏看着慕尚泽出神的样子,回头看了看骨汐,心里暗骂了一句:“这丫头穿这么好看做什么。”

    “国主,这么看着本阁主的夫人不太好吧。”南宫珏突然开口往骨汐身边挪了几步挡住慕尚泽的视线。

    慕尚泽这才回过神了,对刚才失礼的行为有些抱歉地说道:“原来是阁主夫人,难怪这般天人之姿,世间少有,冒犯了。”

    “无妨。”南宫珏说着转过身面对着骨汐伸出手整理起骨汐的头发,这动作极其暧昧,仿佛在宣布主权。

    骨汐被南宫珏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这货在干啥,他居然上手动老娘的头发,这怎么能忍?”骨汐想着抬起眼瞪了南宫珏一眼,正准备出掌向南宫珏打去。

    谁知南宫珏快她一步将骨汐的手牢牢地抓在手里,顺势一带将骨汐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在骨汐的耳边说道:“小丫头,配合一下。”

    骨汐只觉得心里窝火,什么人啊这是,骨汐本想挣脱,怎料自己摊在南宫珏的怀里根本动不了,只能乖乖地任他摆布。

    “阁主跟夫人真是恩爱啊。”一旁的慕尚泽看着依偎在一起的两人笑着说道,眼神里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国主说笑了,我想我家汐儿应该是有些累了,便不在此打扰国主了。”南宫珏一副我要跟自家夫人二人世界就不陪你玩了的表情说道。

    “好好好,夫人的身体要紧,来人啊,带阁主跟夫人去漪兰殿休息。”慕尚泽对着一旁的宫人吩咐道。

    “是。”宫人听到吩咐,走到众人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南宫珏突然将骨汐打横抱起,跟在宫人的身后离开了大殿。

    漪兰殿

    宫人将南宫珏一行人带到漪兰殿后便退了下去向慕尚泽复旨。

    南宫珏将骨汐抱回了房间,关上门,解开骨汐的穴道。

    穴道被解开,骨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南宫珏算账,骨汐看着眼前的南宫珏暗骂了一声:“你大爷的。”说着便出手向南宫珏打去。

    谁知南宫珏速度极快,骨汐根本摸不到他,更别说打他了,几个回合下来,骨汐气喘吁吁地瞪着眼前一脸得意的南宫珏。

    “别以为你戴着面具,我就看不到你面具下面那副得意的面孔。”骨汐说完便丧气地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夫人,这火气还是这么大。”南宫珏面具下的脸笑了笑,坐在了骨汐的旁边说道。

    “哎,是我技不如人。”骨汐有些懊恼地说着,这南宫珏到底什么来头,自己在他的面前竟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夫人何必妄自菲薄,刚才的事是夫君不好,没能提前与夫人商量。”南宫珏端过刚才骨汐喝过的茶杯说着,下一秒便端起茶杯喝了起来。喝完还不忘说了一句:“香。”

    骨汐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南宫珏,好像在看什么怪物一样。

    “你有病吧。”骨汐夺过南宫珏手中的茶杯说着,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寒。

    “我有没有病,夫人不是最清楚嘛?”南宫珏玩味地看着一脸震惊的骨汐打趣道。

    “我清楚个鬼,阁主大人还真是与众不同啊。”骨汐翻了个白眼,这南宫珏活脱就是一登徒子啊,哪有什么阁主的风范。

    骨汐越看越不对,突然开口问道:“月珏阁阁主不会被你绑架了吧?”

    “噗。”南宫珏一口茶水喷到了骨汐的脸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