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第三十一章 拜师
    “庄主不愧是庄主,一眼就看出来了。”罪无心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说道。

    “放心吧,青丝蛊没事。”骨汐说着摊开手掌,将青丝蛊变了出来说道,“拿去吧。”

    “谢谢庄主。”罪无心接过骨汐手里的青丝蛊说道。

    “好了,师父,你将那营养液也一并给他吧。”骨汐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夙奕说道。

    “这营养液可不好炼,小子你省着点用,要是有剩的记得还给我。”夙奕从手袖中取出营养液依依不舍地递给罪无心说着。

    “知道了,前辈。”罪无心将装有青丝蛊的盒子收进胸口的衣服里,小心翼翼地接过夙奕手中的营养液。

    骨汐看着罪无心将营养液也塞进了胸口的衣服里,于是皱了皱眉问道:“无心,你把东西都放在胸口哪里,不硌的慌嘛?”

    “没事没事。”罪无心抖了抖身子说。

    “青鸢没有告诉你灵戒有储物功能吗?”骨汐看着一脸茫然的罪无心问道。

    “啊……”罪无心急着来找骨汐,关于灵戒还没来的及向青鸢细问,于是有些疑惑。

    “你将你胸前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手上,催动灵力,东西就自动收到灵戒里面去了。”骨汐看着疑惑的罪无心说道。

    听到骨汐说的话,罪无心赶紧将衣服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放在掌心,催动灵力,瞬间手中的东西便消失不见,罪无心再次催动灵力东西又重新出现。

    “太神奇了……”罪无心激动的像个小孩子一般,瞪大了眼睛说道。

    “噗……”正在喝水的夙奕听到罪无心的话,一口水喷在坐在对面的骨汐的脸上。

    “师……父……”骨汐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茶水,咬牙切齿地叫了一声师父。

    “徒儿对不起,对不起,这小子太逗了,哈哈哈。”夙奕说着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哈哈哈地笑着。

    “我看你两都挺逗的。”骨汐有些恼怒地看了两人一眼便消失在了原地。

    罪无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夙奕在一旁傻笑也跟着夙奕笑了起来。

    谁知道罪无心一笑,夙奕笑的更加厉害了。

    翌日清晨

    夙奕生怕自己这个徒儿跑了,于是头一天晚上便向各大家族发出去了帖子,邀请他们来参加骨汐的拜师礼。

    而此时的骨汐正躲在被子里睡觉,根本不知道夙奕居然请了这么多人来。

    “徒儿,徒儿……”夙奕敲着骨汐的房门激动地叫着里面的人。

    “怎么了?”骨汐在被窝里翻了一个身对着外面的人喊道。

    “徒儿,赶紧起来梳妆打扮准备拜师礼了。”夙奕开心地眼珠子都快掉了,兴奋地说道。

    “拜师礼,随便拜拜就行了,干啥还梳妆打扮?”这时骨汐已经从床上起身打开房门便看见了穿得极其夸张的夙奕。

    只见夙奕穿了一件深红色的衣服,腰间佩戴着一块精致的玉佩,有些泛白的头发梳了一个发髻,用簪子固定起来,显得格外的精神,脚上穿了一双画有金色花纹的短靴。

    “师父,你这是要去相亲吗?”骨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道。似乎不太相信眼前这个人是自己认识的北山之主。

    “相什么亲?你赶紧收拾收拾,今天来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可别丢了你师父的脸。”夙奕笑着说道,说完还不忘拍了拍骨汐的脑袋。

    “师父你请人了?”骨汐有些无语,不是说好随便拜拜就好了嘛。

    “当然要请啊,这可是大事,哈哈哈,你别磨蹭了,我去叫青鸢丫头来帮你。”夙奕说着便消失在了门外。

    “我滴个亲娘耶。”骨汐扶额叹息了一声回到房间梳起了头发。

    “汐姐姐,汐姐姐……”不多时,青鸢便来到了骨汐的房间,嘴里高兴地叫着汐姐姐。

    骨汐回头看了一眼朝自己走来的青鸢,只见青鸢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面是一件衣服和一个头冠。

    青鸢来到骨汐的身边。“这是什么?”骨汐伸手摸了摸托盘里面的衣服,极致的触感让骨汐稍微的愣了愣,这质感就连她空吟庄都很少有。

    “这是奕叔给我的,说是让你穿着这个去参加拜师礼。”青鸢说着放下托盘,抢过骨汐手里的梳子替骨汐梳头。

    “没想到这老头好东西还不少。”骨汐感慨了两句便仍由着青鸢为自己妆扮。

    北山之巅的大殿之中已经摆上了酒席,地上铺了一层金色的毛茸茸的毯子,大殿的上方吊着制作精致的宫灯,每一个宫灯上面都雕刻着不同的图案。

    此时的夙然和罪无心正在北山之巅的大门处接待着来自各大家族的人。

    “这拜师礼怎么搞得这么隆重,那老头还真舍得下血本。”夙然有些不太乐意地说道。

    “前辈很看重庄主。”罪无心听到夙然的声音,接了一句。

    “我觉得我不是我爹亲生的。”夙然满脸悲伤的看向罪无心可怜巴巴地说着。

    “有可能。”罪无心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陆陆续续地来人向着北山之巅的大殿走去,只听见其中有人说道:“也不知道这北山之主收了个什么徒弟,居然这么大的阵仗。”

    “拜师礼开始。”北山之巅的大长老朝着大殿之外叫了一声。

    只见骨汐穿着一身水墨色的长裙朝着众人缓缓走来,长裙上的水墨图案随着骨汐的移动变化着,高山流水好不美妙。

    “这裙子是泼墨山水裙?”席间有人看着骨汐身上的裙子惊呼出声。

    “还真是,天啊,北山之主居然将自家的镇山之宝拿了出来,要知道这泼墨山水裙不仅穿上去浑身舒适,而且刀枪不如。”其中一个人听到有人说泼墨山水裙也附和起来。

    夙奕坐在大殿正中听到下面人的谈话很是得意,挑了挑眉端坐在椅子上。

    骨汐走到大殿正中停下了脚步。今天的她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双美眸望了望席间的众人,泼墨山水裙在她的身上显得格外的好看。

    夙然呆呆地望着骨汐,随即摇了摇头,伸手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这时,席间已经有人认出了骨汐。“咦,这不是骨汐公主吗?北山之主收的徒弟是骨汐公主?”有人惊讶地开口。

    “难怪北山之主这么大的阵仗。”有人应和道。

    “哪又怎么样,当初骨汐公主因为自己的夫君不惜顶撞天君天后,还被逐出了紫荆宫。”席间之人你一眼我一语的说着,只见骨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够了。”感受到自家徒弟不高兴的样子,夙奕赶紧开口制止了下面人的讨论。

    “今天是我夙奕收徒的大好日子,有些往事就不要再提了,若是有人扫了我的兴致我夙奕可不答应。”夙奕说着用手拍了拍桌子。

    夙奕回过头望了一眼站在自己边上的大长老,大老长看着夙奕点了点头说道:“好了好了,拜师礼正式开始。”

    “跪……”大老长朝着骨汐的方向望去大喊了一声跪。

    骨汐提了提裙子准备跪下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屏松子的声音:“等等。”

    “师父?”骨汐有些惊讶地喊了一声回过头便看见了自己的师父出现在了大殿之外。

    只见一个身穿墨色长袍的男子站在大殿之外,仙风道骨让人有些不敢靠近,此人正是骨汐的师父屏松子。

    骨汐激动地跑向屏松子,伸出手抱了抱自己的师父。“师父,你怎么来了?”骨汐松开抱着屏松子的手问道。

    “我若再不来,只怕自家徒儿就被拐跑了。”屏松子敲了敲骨汐的脑袋有些不悦地说道。

    “哎呀,师父,疼……”骨汐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委屈地叫着疼。自家师父这力道可是不轻。

    “知道疼还乱来。”屏松子瞪了骨汐一眼往大殿走去。

    “你这老匹夫,趁着我不在,就想打劫我的徒儿?真是好不厉害啊。”屏松子看着坐在大殿之上的人讽刺道。

    “厉不厉害试试不就知道了。”夙奕说着突然从大殿之上飞身下来,催动灵力向着屏松子打去。

    “哼,我还没找你算账,你自己便动起了手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屏松子看着向自己打来的夙然冷哼了一声也动起手来。

    “我滴个亲娘耶,就知道这两位祖宗见面就得打起来。”骨汐说着赶紧跑回大殿看着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

    “两位师父你们能不能不要打了?”骨汐冲着夙奕和屏松子喊道。

    “不能。”夙奕和屏松子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便从殿内打到了殿外。

    骨汐扶额长叹。“怎么了?”此时夙然和罪无心也跑到了骨汐身边询问情况。

    “打起来了呗。”骨汐有些头疼的望着外面打架的两人说道。

    “那怎么办?他两要打起来这得打到什么时候啊?”夙然也有些头疼地望着骨汐。

    “我装晕试试。”骨汐说着就靠在夙然身上顺势倒了下去。

    “我去。”夙然有些猝不及防的叫了一声,突然间回过神来朝着殿外的两个人喊道。“别打了……丫头晕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