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第二十章 同归于尽
    “哈哈哈,我罪有应得,琴蕴,你当真那么爱清鸿吗?”洛梓伊看着发笑的琴蕴反问道。

    “我不爱他?我不爱他会为他盗打神鞭?我不爱他会舍弃我的一切也不愿意让他身陷险境?我不爱他……”琴蕴说着说着闭上眼睛哭了起来。

    “既然这么爱,那你怎么会不相信你的穆郎,当真以为他变了心呢?”洛梓伊说完从地上踉踉跄跄的爬起来。

    “琴蕴啊,琴蕴,你以为就你会下蛊吗?哈哈哈。”洛梓伊也哈哈大笑起来。

    “你说什么?”琴蕴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有着好奇的问道。

    “你知道为何清鸿会认不出你来?因为是我,是我在他出征的时候给他下了情蛊,从此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我。”洛梓伊慢慢地靠近琴蕴,凑近她的耳朵说道。

    “你胡说。”琴蕴怒吼着扇了洛梓伊一个耳光。

    “娘……”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打,穆如海大喊了一声。

    “海儿,别过来,这是娘与她之间的事情。”洛梓伊伸出手拦住想要冲上去的穆如海。

    “我没有胡说,新婚的那天夜里,他把我当成了你,说谢谢我帮他拿到了打神鞭,还说会一直爱我,不离不弃。我对他下了情蛊,可他记忆深处的那个人还是你,只是因为情蛊的控制,他才将我当成了你。”洛梓伊说完便从衣袖中拿出一块破损的玉佩。

    看到玉佩的琴蕴瞬间傻了眼,那是有一次她与穆清鸿争执赌气扔进湖中的玉佩。

    “这个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琴蕴说着就要去抢洛梓伊手中的玉佩。

    洛梓伊侧身一闪,琴蕴扑了个空。洛梓伊拿着玉佩继续说:“这玉佩也是他新婚之夜给我的,他说,当日不该与你赌气,这玉佩是他在湖中找了半宿才找到的。”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明明是他,明明是他叫人……”琴蕴有些崩溃的蹲在地上自言自语道。

    “琴蕴啊,你真是蠢的可以,那人说是清鸿让他去的你就信了吗?”洛梓伊看着蹲在地上痛苦的琴蕴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说道。

    “不是的……”此时的琴蕴早已泣不成声。

    “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清鸿,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愿意给他,是你活该,是你活该。”洛梓伊疯了一般地冲向琴蕴将蹲在地上的琴蕴推倒在地。

    此时对面的四个人脸上都露出复杂的神情。其中脸色最难看的莫过于穆如海了,自己一直敬爱的母亲和蕴姑姑之前居然有这么一段不堪的往事。

    “是你?一切都是你做的对不对?”琴蕴回过神来,冲着洛梓伊大喊道。

    “现在醒悟过来有什么用,哈哈哈。”洛梓伊此刻眼里早已没有了惧怕,有的只是不甘。

    “我杀了你。”琴蕴红了眼,伸出手向洛梓伊打去。

    “琴蕴,冷静点。”琴蕴的手没碰到洛梓伊,骨汐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洛梓伊的面前,抓住琴蕴的手说。

    “冷静?我怎么冷静,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都做了些什么,是我,是我害死了穆郎。”琴蕴放下被骨汐抓住的手,双目无神的看着远方。

    “你说什么?”被骨汐护在身后的洛梓伊不淡定了,瞬间惊呼起来。

    “是我,是我控制了你,在穆郎的茶里放了寸肠草,他每每腹痛难忍,都是因为喝了寸肠草的缘故,我要让他生不如死,生不如死……”琴蕴说完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瘫倒在地。

    此时的洛梓伊已经失去了理智,从骨汐的身后冲出来抓起地上的琴蕴说道:“你说什么?我就说清鸿武艺高强,怎么会让一个小兵有可趁之机。”

    此时的琴蕴悲痛欲绝,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她误会了穆郎,她完美的报复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琴蕴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一样悲痛的女人,突然间抓住了她的手:“既然是我们两的过错,那我们就一起去找穆郎赔罪吧。”说着就拉着洛梓伊一起跳入了旁边的悬崖。

    “快,拦住她们。”骨汐最先反应过来,打开骨扇想要拦住她们可还是慢了一步。

    “娘。”穆如海赶到悬崖边朝着崖下大喊了一声,可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罪大公子,你看着穆将军。”骨汐对着一旁的罪无心说。

    “放心。”罪无心点了点头说道。毕竟这种痛他也曾体会过。

    “秃驴,我们下去找。”骨汐说着就拉过还在后面发呆的夙然跳下了悬崖。

    “我去,你这丫头,带着我跳悬崖啊你。”浮在半空中的夙然这才反应过来看着骨汐拉着自己的手嘴角微不可见的扬了扬对着骨汐说道。

    “又摔不死你。”不一会,骨汐和夙然就来到了崖下,骨汐甩开夙然的手说道。

    “快找,快找。”骨汐有些着急的对着夙然喊道。

    “这不是找着的嘛。”突然夙然用腰间拿出一个竹筒,打开竹筒从里面飞出一只灵虫。

    骨汐还以为夙然放了一只萤火虫,走到夙然身边说道:“这大白天的,你放什么萤火虫啊?”

    灵虫看了一眼骨汐,有些委屈地说道:“你才是萤火虫,你全家都是萤火虫。”

    “噫,你这虫子还会说话呢?”骨汐伸出手点了点灵虫的脑袋。

    “爹爹,你看,你看她欺负我。”灵虫躲过骨汐伸过来的手朝着夙然的肩膀飞去。

    骨汐瞬间翻了一个白眼心里想着:“哎嘛我去,这虫子虽小,茶味倒挺重。”

    “好了好了,你快去看看人在哪里。”夙然侧过脸对着肩膀上的灵虫说。

    灵虫亲了亲夙然的脸说:“好嘞,爹爹,我这就去。”

    骨汐看着被亲的夙然竖起了大拇指说了句:“厉害。”

    “怎么了?吃醋了?”夙然看着有些震惊的骨汐打趣道。

    “哎哟我的亲娘耶,你可饶了我吧,跟一只虫子吃醋我啥时候这么没品了。”骨汐白了夙然一眼朝着灵虫的方向跑去。

    “怎么会没有呢?”灵虫在崖低飞了两圈也没有找到洛梓伊和琴蕴,有些懊恼地说道。

    “喂,秃驴,你这虫子行不行啊?”骨汐看着飞的满头大汗的灵虫问向夙然。

    “你别小看它,天下的蛊毒极少有它引不出来的。”夙然解释道。

    “这么厉害,那你刚才咋不拿出来?”骨汐瞪了一眼夙然问道。

    “刚才不是在听故事嘛,一时没反应过来,就给忘了,嘿嘿嘿。”夙然说完还不忘尴尬地傻笑两声。

    灵虫没闻到青丝蛊的味道,飞回夙然的肩头:“爹爹,我没闻到蛊虫的味道,蛊虫应该没在这里。”

    “没有?两个大活人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骨汐望了一眼夙然肩头上的虫子问道。

    “我哪里知道?我就是没有闻到。”灵虫似乎对骨汐有些敌意地说道。

    “好了,好了,没闻到就算了,你先回去吧。”夙然说完就将灵虫重新收进了竹筒。

    “你这虫子脾气还挺大呢,啥时候给你偷了带回去给我家一筒玩玩。”骨汐拍了拍手中的扇子说道。

    竹筒中的灵虫抖了抖翅膀,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说它。

    “别别别,你家一筒那么凶,可别两爪子把我家花花给挠死了。”夙然赶紧说话想要打消骨汐的念头。

    “花花?这名字可真别致。”骨汐心里想着不小心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夙然一脸狐疑的看着骨汐问道,这丫头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没什么没什么,快快快,快找人。”骨汐这才想起还有正事要办。

    “不用找了,花花既然没有闻出来青丝蛊的味道,她们肯定已经不在崖下了。”夙然说道。

    “不在崖下?还能有人截胡不成?”骨汐眯了眯眼说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好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夙然拍了拍骨汐的脑袋,向崖上飞去。

    “你这秃驴,别摸我头,小心我给你那一头的毛全烧了。”骨汐说完也飞上了悬崖。

    骨汐跟夙然一上来就看到满脸悲伤的穆如海,还有单膝跪在穆如海身边的罪无心,此时罪无心的手正轻轻的拍着穆如海的背,这画面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

    骨汐跟夙然对视了一眼。

    “咳咳咳……”骨汐咳嗽了两声。

    罪无心跟穆如海这才抬起来头,罪无心立即收回放在穆如海背上的手从地上站起来说道:“怎么样了?穆老夫人跟琴蕴呢?”

    “没有找到?估计被人截走了。”骨汐望了一眼蹲在地上的穆如海说。

    “是谁?”穆如海站起身来问道。

    “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但八九不离十是冲着我空吟庄来的,最近倒是热闹的很。”骨汐眼里露出一丝冷意地说道。

    “行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相信自会有人来空吟庄拜访。”夙然提议道。

    “嗯,我们先回将军府看看。”骨汐说着便带着一行人离开了断崖。

    穆府

    骨汐一行人回到穆府,钿秋已经醒了,证明母蛊还活着,那洛梓伊跟琴蕴便没有生命危险,那她们到底被谁带走了呢?众人心里都很疑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