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第十六章 琴蕴
    “青丝蛊?什么是青丝蛊?”罪无心问道。

    “青丝蛊乃是一种用下蛊人的头发和指尖血喂养的蛊,分为母蛊和子蛊,下蛊的人可以用此蛊控制中蛊的人。”骨汐在床边坐下解释道。

    “可有解法?”穆如海看着骨汐问道。

    “自然是有,只是这青丝蛊的解法与其他蛊不同,其他的蛊只要杀死母蛊,蛊毒自然也就解了,但这青丝蛊,母蛊与子蛊共存亡,下蛊的人蛊若死了,中蛊之人也会死。”骨汐看着满脸担忧的两人有些为难的开口说道。

    “这,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嘛?”罪无心有些丧气的问道。

    “有倒是有,要想救中蛊人,只有找到下蛊的人,将母蛊取出来,用净水将母蛊炼制七七四十九天,去除母蛊体内的毒素,方可解毒。”骨汐说完又探了探钿秋的脉搏。

    “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将军夫人体内两种毒素有可能会出现变异。”骨汐抬头望了一眼穆如海和罪无心说道。

    “变异?是什么意思?”穆如海有种不好的预感,满脸焦灼地问着骨汐。

    “蛊虫向来以吸食毒素作为营养,将军夫人体内中了七星毒,青丝蛊的子蛊很有可能会将七星毒的毒素吃进去,到时候子蛊得到营养,便会脱离母蛊,不受控制。”虽然发生这种情况的几率很小,但骨汐不得不将事情的所有可能性都考虑到。

    “那就先解毒,让子蛊吃不到毒素。”罪无心开口提议道。

    “你小子倒聪明了一回。”骨汐看着罪无心嘴角微微上扬地说。

    “哎,早知道就找秃驴多拿几株七灵草了,这又得跑一趟了。”骨汐自言自语地说道。

    “你们先在这里照顾将军夫人和老夫人,我去去就回。”顾不得那么多了,骨汐得先去找夙然,多耽误一分危险就多一分。

    “你这丫头,总是这么火急火燎的,这又得去烧我的百草园了?。”骨汐正准备抬脚往门外走去,就听到了夙然的声音。

    骨汐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这秃驴一般都不出庄的,但随即又被喜悦取代。

    “你这秃驴,快出来。”骨汐朝着门外喊了一声。

    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外,一个身穿白衣的翩翩佳公子朝着骨汐走来,冰蓝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金色腰带,邪魅的脸庞上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成熟,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用一根素玉簪子微微挽起,给人一种极度慵懒的感觉。

    骨汐看着夙然,惊的下巴都快掉了,呆呆地愣在原地,没想到这家伙长出了头发倒是有几分姿色啊。

    “你这丫头,眼睛都快看直了,是不是被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样子给迷住了。”夙然说着用手中的折扇敲了敲骨汐的脑袋。

    “得了吧你,不过你这头发还真给你搞出来了啊。”骨汐用手甩开夙然的折扇,顺道摸了一下夙然的头发。

    “居然是真的。”骨汐眼里流露出一丝欣赏望着夙然说道。这夙然的本事是越来越大了,要知道他那个脑袋上从小便寸草不生,他爹北山药王治了好久都不见成效,没想到居然给他自己给治好了。

    “那还有假。”夙然也不动,仍由骨汐摸着自己辛苦种出来的头发。嘴里得意的说着。

    “好了,好了,别贫了,我正准备去找你呢?”骨汐这才想起来床上还躺着两个人呢。

    “我掐指一算啊,发现骨汐大人正需要我呢,我这不就来了嘛。”夙然有些玩味地说道。

    “嗯……真的吗?”骨汐眯着眼睛将脸突然靠近夙然,双眼盯着夙然问道。

    夙然被骨汐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到了,赶紧后退了一步,侧过脸去轻咳两声从手中变出一颗透明的药丸说道:“呐,这是七星毒的解药,你赶紧拿去吧。”

    “你怎么会知道我要这个东西?”骨汐随口问了一句。

    夙然翻了一个白眼望向骨汐说道:“你这丫头,怎么变笨了,我若是连这位姑娘中的是七星毒都看不出来,我这药王是白叫的嘛。”

    “对哟,夙然的医术就连灵墟大陆也没几个人能比的过,更别说是在这里了。”骨汐心里想着接过夙然手中的药丸给钿秋服下。

    “这解药怎么跟我炼制的有些不一样?”骨汐想起刚才给钿秋服下的透明色药丸问向夙然。

    “哦,这七星毒解起来太麻烦,我就研究了一下,重新炼制了一种解药,只要吃下这颗药丸就好了。”夙然想起之前骨汐从自己这里拿了两株七灵草有些心虚的回答道。

    “有现成的解药,怎么不早点儿拿出来?害我白白浪费了好多灵力。”骨汐撇了一眼四处张望的夙然有些生气的问道。

    “嘿嘿嘿,我哪儿知道你要七灵草是要炼制解药啊,我还以为是你心血来潮想要养两株玩玩呢。”夙然看着有些生气的骨汐开始吊儿郎当起来。

    “药王大人。”穆如海朝着夙然恭敬的拱了拱手叫了一声药王大人。

    “这是,穆如海将军?”夙然对穆如海有些印象,还记得当初穆如海如药王山庄求药,自己还让他替自己浇了三天的菜园子。

    “正是,药王大人,内人身中蛊毒,看来又要麻烦药王大人了。”穆如海刚才拱着的手一直没有放下,低着头对夙然说。

    “穆将军不必多礼,令夫人的毒需要找到下蛊的人才能解,穆将军可知这下蛊之人在何处?”夙然抬起穆如海的手问道。

    “这,我也不知下毒的是何人?”穆如海有些为难地说道。

    “这蛊应该是下在老夫人身上的,至于将军夫人身上的蛊应该是刚才在打斗的过程中将蛊下在了剑上,刺入了将军夫人的身体。”骨汐在房间里踱着步,便走边说。

    “穆将军,穆老夫人可有什么仇家?”突然骨汐停下脚步对着穆如海说。

    “母亲向来都是吃斋念佛,自从父亲去世后,倒也很少外出走动,应该不会结下什么仇家。”穆如海说道。

    “那就奇怪了,既然没有仇家,那是谁下的蛊?谁要控制穆老夫人?”罪无心也开口问道。

    “或许,有的仇家在暗处也不一定。”骨汐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穆如海有些不解的问道。

    “穆将军的老宅中可还有其他的人在?”骨汐抽出腰间的骨扇,打开骨扇扇了起来问向一旁的穆如海。

    骨汐突然想到上次跟罪无心一起去穆家老房子的时候,在穆家老房子的花圃中见到了血骨花。血骨花本来已毁,乃是她用自己的心头血才灌养才得以保存。

    骨汐当时在穆家老宅看到血骨花的时候并不是太惊讶,这花被救活之后,骨汐便拿了几株赠予庄外的人,只因骨汐想让血骨花永远留在世间。

    不过,骨汐现在想起来,此人恐怕还与空吟庄有点儿渊源。

    “老宅,老宅并没有什么人了,只有蕴姑姑喜爱清静,在老房子里建了一个花圃,住在花圃里。”穆如海不敢有所隐瞒,一五一十的说道。

    “蕴姑姑?,蕴,蕴。”骨汐嘴里嘀咕着蕴姑姑的名字,突然骨汐双眼一眯,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看来,还的确是老熟人,琴蕴。”

    “骨汐姑娘怎会知道蕴姑姑的名字?”穆如海有些吃惊的问道。蕴姑姑自从那次大火过后就一直留在花圃,不曾与其他人接触,骨汐如何会认识蕴姑姑,让穆如海很是疑惑。

    骨汐看了一眼疑惑的穆如海,不慌不忙地说道:“这琴蕴本是我空吟庄的人,当初因为盗了我空吟庄一件东西,被我判了雷火之刑,赶出了空吟庄。”

    “竟有此事?”穆如海有些不太相信蕴姑姑竟还有这么一层身份。

    “只怕,穆老夫人这毒八九不离十是琴蕴所为。”骨汐说道。

    “这不可能,蕴姑姑跟我母亲情同手足,当初蕴姑姑还将我母亲从大火里救了出来,蕴姑姑没有理由对我母亲下毒。”穆如海有些不太相信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穆家老宅的花圃看看,到时候……”骨汐的话还没说完,一道身影便快速的从书房里冲了出去。

    “是穆老夫人。”罪无心反应过来看到床上已经没有了穆老夫人的影子赶紧大声喊道。

    “追。”骨汐看着冲出去身影,喊了一声,罪无心和夙然紧跟其后的追了出去。

    穆如海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钿秋,也冲出了房间。

    洛梓伊被人控制,来到了穆府后山的短崖。

    “别过来。”洛梓伊对着后面追上来的三个人大声喊道。

    “哼……就你?也配命令我。”骨汐将手中的骨扇一挥向洛梓伊打去,洛梓伊被打中,倒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

    “母亲……”赶过来的穆如海看着受伤的母亲想要跑过来将洛梓伊扶起来。

    “别去。”骨汐伸出手拦住了他说,“她现在的神识被控制着,你过去只会送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