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第十四章 情不知何起 一往而深
    无心打开瓶盖,将里面的白色药丸倒在掌心,不疑有他,抬起手将药丸喂进自己的嘴里。

    “怎么?不怕我下毒吗?”骨汐看着罪无心没有半点疑惑的吞下解药,在一旁打趣到。

    “嘿,嘿,嘿,怎么会呢。骨汐姑娘若是想要下毒,何必等到现在。”罪无心看着骨汐嘿嘿的笑道。

    “算你识相,你也中了毒,只是伤在皮表,没那么快发作。”骨汐将青鸢从自己身上放下来,让她靠在床上。

    骨汐将被子给青鸢盖好,起身看了一眼无心说道:“此毒名为七星毒,是用七种不同的毒草炼制而成,毒发时会全身冰冷,将人活活冷死。”

    “我去,这么厉害。”罪无心有些惊讶的说道。

    骨汐撇了一眼罪无心,看着罪无心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继续说道:“此毒算不上厉害,只是解起来比较麻烦。”

    骨汐不再与他多说,又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递给无心说道:“将这个倒在浴桶里,泡上十二个时辰。”

    “泡这么久?那不得把人给泡软嘛。”罪无心接过瓷瓶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终于明白为什么骨汐会说这毒解起来会比较麻烦,这十二个时辰泡下去估计人都给废了,罪无心瞬间有些欲哭无泪。

    “这药前六个时辰泡的时候会全身发热,后六个时辰泡的时候则会全身发冷,但是不管发冷还是发热,都必须忍着。”罪无心还在思考怎么度过这十二个时辰,骨汐的声音再次传来。

    “什么?”罪无心再一次发出惊呼。

    “怎么,中了毒,连耳朵都聋了。”骨汐白了一眼大惊小怪的罪无心,开口说道。

    “不是,那要是忍不住呢?”罪无心有些担忧的问道。

    “忍不住?你一个大男人有啥好担心的,放心,我会时不时的来看看你,保证你死不了。”骨汐看着一脸担忧的无心说道。

    “行了,行了,你赶紧去,别杵在这里碍我的眼了。”骨汐赶紧赶人,这毒得赶紧解,不然侵入骨髓就麻烦了。

    罪无心走后,骨汐赶紧叫人送来浴桶和水,让青鸢泡在里面。

    另一边,罪无心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也赶紧将骨汐给的那瓶药倒在浴桶里,泡了起来。

    罪无心起初泡的时候,桶里的水慢慢的变热,像蒸桑拿一般还挺享受。

    突然一声惊呼:“啊……”罪无心在浴桶里大叫了一声。

    “怎么回事?”此时泡在浴桶中的青鸢听到罪无心的声音,担忧地问着骨汐。

    “没事,估计是热的受不了了,我去看看,你自己当心些。”骨汐说完便向着罪无心的房间走去。

    “嗯,你快去看看。”青鸢满脸的担忧,恨不得立马从浴桶里出来去看无心。

    罪无心没有灵力,相对于青鸢来说的确要难挨一些。

    骨汐一进门就看到了满脸通红闭着眼的罪无心,那模样像是一只被煮熟了的虾子。

    “没事吧?”骨汐将罪无心的手从浴桶里抓出来,渡了一些灵力给他。

    骨汐的灵力进入罪无心的体内,罪无心感觉自己的身体没有那么热了,缓缓地睁开眼睛,就看见骨汐抓着自己的手站在浴桶旁边,那画面有些让人想入非非啊。

    “咳咳咳。”罪无心轻咳了两声,想要将自己的手从骨汐的手里挣脱出去。

    “动,再动热死你。”骨汐感受到某人的挣脱,戏谑地开口说道。

    “骨汐姑娘,这是在做什么?”罪无心被人这样抓着手,而且自己一身不挂的泡在浴桶里,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做什么?调戏你啊,你没看出来嘛?”骨汐被罪无心的反应给逗笑了,瞬间心情大好,开始调侃起罪无心来。

    “这……”罪无心听到骨汐这么说,脸上一阵火辣辣的,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因为药的效力。

    骨汐见罪无心一脸震惊的模样,放下罪无心的手对着罪无心说:“我受某人之托,怕你挨不过这药力,给你渡点儿灵力罢了。”

    骨汐的话一出,只见罪无心的眼睛不经意的动了动,他当然知道骨汐口中的某人是谁。

    “多谢。”罪无心心里五味杂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知道青鸢是从何时开始喜欢上自己的,除了谢罪无心再说不出其他的话。

    “行了,行了,你且泡着吧,我先走了。”骨汐知道罪无心心里纠结,也不多留,渡完灵气便离开了。

    十二个时辰后

    罪无心跟青鸢的毒已经解的差不多了,最后一步便是用灵力将体内的余毒给清除干净。

    “鸢儿,你先把衣服脱了,我将你体内的毒素排出来。”骨汐对着青鸢说。

    “好。”青鸢说着便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只是解到一半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忍不住开口问道:“汐姐姐,必须要脱衣服吗?”

    骨汐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青鸢有些害羞,后来才反应过来无心不也中毒了嘛。

    “嗯,解此毒必须要接触到肌肤。”骨汐有些为难的开口。

    “那……”青鸢有些难以开口,罪无心也中了毒……

    骨汐似乎看出了青鸢的心思,自顾自地说道:“那小子的毒,我是不会去解了,毕竟这男女授受不亲,虽说是为了解毒,但我就是不乐意去。”说着便悄悄瞟了一眼青鸢。

    只见青鸢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虽不明显,却被骨汐看了出来。

    “好了,好了,快别磨蹭了,把衣服脱了。”骨汐催促着青鸢。

    青鸢这才反应过来,将外衣褪去,让骨汐替她解毒。

    罪无心此刻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泡了一天一夜的澡,感觉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罪无心估计自己以后都不敢泡澡了。

    “嘭,嘭,嘭。”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谁?”罪无心从床上起来,半躺着。

    “我,青鸢。”门外的白衣女子开口道。

    罪无心一听是青鸢的声音,赶紧从床上起身,打开门,就看见了脸上还有些憔悴的青鸢。

    “青鸢姑娘,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罪无心看着青鸢问道。

    “我若是睡了,谁来给你解毒啊?”青鸢带着笑回答道。可无心却从青鸢的笑中感受到了一种怪怪的感觉。

    “这……青鸢姑娘自己还有伤在身,不必为了我这么费心。”罪无心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之前为了自己挡了一刀,现在带着伤又要来替自己解毒,让罪无心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没事儿,我底子好,汐姐姐为我解了毒,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青鸢看着一脸内疚的无心说道。

    “哦哦哦,那就好,青鸢姑娘先进来吧。”罪无心这才发现两人还站在门口说着话赶紧让青鸢进屋。

    “好。”青鸢应了一声就进了屋。

    “罪大公子,请上床将衣服脱了我为你解毒。”青鸢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果然,青鸢此话一出,罪无心当场愣在原地,这是打算让他以身相许了嘛。

    青鸢看到罪无心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瞬间笑了起来解释到:“此毒需要用灵力清除掉体内的余毒,罪公子只需脱掉上衣,我为公子解毒便可。”

    “哦,原来如此。”听到青鸢这么一说,罪无心瞬间送了一口气。

    “那,罪公子……”青鸢此刻的脸有些泛红,也不好意思催促罪无心。

    罪无心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一想到只是为了解毒,清者自清便也不再扭扭捏捏。

    罪无心上床盘坐起来,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露出结实的后背。

    青鸢看到罪无心已经脱了衣服,也上床盘坐起来,双手接触到罪无心的后背,青鸢整个人跟触了电一样,小脸一阵通红。

    青鸢还在神游之中,罪无心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青鸢姑娘,以后叫我无心就好,我欠姑娘一条命,日后定当报答。”

    罪无心的话让青鸢原本通红的小脸像是着了火一般结结巴巴的吐出几个字:“好……无心。”

    青鸢替罪无心解完毒就慌慌张张的离开了,留下罪无心一人在房间里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骨汐看着一旁从罪无心房里跑出来的青鸢,脸上露出了姨妈般的笑容,心里默默想着:“这两人,看来有谱。”

    “鸢儿。”骨汐突然叫住了落荒而逃的青鸢。

    听见骨汐在叫自己,青鸢转过头朝着骨汐跑来。

    “汐姐姐。”青鸢叫了一声骨汐,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

    “去喝两杯?”骨汐看着一脸娇羞的青鸢问道。

    “好。”青鸢正想喝点儿酒,压压自己激动的情绪。

    药池旁的血骨花丛中,两个眉眼如画的女子躺在地上,旁边放着两瓶酒。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那小子的?”骨汐突然侧过身子用手撑着脑袋问向一旁的青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从他被关在崖间的时候,我当时在想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固执呢?”青鸢躺在花丛中望向天空中的月亮,嘴角带着浅浅的笑说道。

    “哎,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啊。”骨汐放下撑着脑袋的手继续躺在花丛中,发出一声感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