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第十章 是他,竟是他
    “我的红豆骰呢?明明刚才还在手上的。”陈芸希突然开口。

    翻了翻自己的手腕,就是没有找到红豆骰。

    “停车,停车,我要回去找一样东西。”陈芸希撩开马车的帘子探出头来对赶车的车夫说。“希儿,你这是做什么啊,我们好不容易才出来,你回去做什么啊,什么东西这么重要?”陈夫人拉住陈芸希疑惑地问。

    “娘,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我必须找到它。”陈芸希坚定地回答道。

    “那便回去找吧。车夫,麻烦你调头回去一趟。”坐在马车上的陈员外看着女儿着急的样子,着实不忍心开口对车夫说。

    “好嘞,您们坐好嘞,我这就调头了。”车夫说着就扬起马鞭,拉起马绳将马车调了头往陈府赶去。

    马车还没往回赶多久,路上就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在夜晚的笼罩下让人看不真切他的脸。

    直到他开口说话:“陈员外一家这是要去哪儿啊?走的这么匆忙?”这不就是之前去陈家提亲的莫衡嘛。

    陈员外似乎听出了他的声音,示意车夫停车,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交给车夫,并对车夫说:“车夫,这事跟你没关系,赶路辛苦了,这辆马车我们要了,你先离开吧。”

    车夫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收了银子道了声谢就匆匆忙忙的跳下马车跌跌撞撞地向黑暗中跑去。而此刻莫衡正在慢慢地向他们靠近。

    车里的陈员外将陈芸希拉到身边说:“孩子,等会我跟你娘下去与他周旋,你待在马车里不要出声。”陈员外说完作势要跳下马车,却将身边还来不及说话的陈芸希推下了马车,自己驾着马车飞快地跑向黑暗之中。

    被推下马车的陈芸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缓过神来的时候马车已经渐渐地远去,和马车一同离去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莫衡。

    “爹,娘。”陈芸希跌跌撞撞地从雪地里爬了起来大喊了一声爹娘,然而回答她的却是夜里刮着寒风的声音,凌冽的风割着陈芸希的脸,也割着她的心。

    “爹,娘,你们不要丢下我。”陈芸希一边喊着一边在雪地里跑着,大风吹干了她的眼泪,只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驾,驾,驾……”陈员外驾着马车拼命地跑着,似乎跑慢了后面的人就要追上来了一般,马儿也像是受惊了一般脱了缰似地跑着,颠地车里的陈夫人一阵头晕目眩。

    而身后的莫衡却不紧不慢地追着,轻功一向不错的他追了半天也没有追上一辆马车。

    “老爷,小心。”只听见车里的陈夫人大喊了一声。因为跑得太急加上夜里昏暗,驾车的陈员外并没有注意到前面已经没有了路,等待着他们的是一处断崖。

    陈员外赶紧停车,奈何受了惊的马根本不听人使唤,向着悬崖冲去。

    此时的莫衡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赶紧跟上去却还是晚了一步,只听到空中传来一声尖叫马车已经坠入了悬崖。

    莫衡大呼一声:“不好。”等莫衡赶到的时候悬崖边只剩下了两行不整齐的车印。莫衡往悬崖下看了看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惜了。”

    此时的陈芸希继续在雪地里奔跑着,不知道跑了有多久,冬夜的雪下的越来越大,掩埋了车轮的印子,陈芸希不知道该往何处走,寒冷和孤独让她感到绝望。可能是因为跑不动了,也可能是因为太过寒冷,她忍不住蹲下来双手抱住自己,无声的哭泣,那模样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兽。

    另一边穆如海正从兵部尚书府的后院翻墙出来就遇到了一脸衰样的莫衡,穆如海以为他是大王爷派来监督自己的,并没有太在意,望了他一眼就打算离去。

    “那个,穆大人。”莫衡开口叫住他。

    “何事,毒我已经下了,你可以回去复命了。”穆如海冷冷地开口。

    莫衡有些为难但也不得不说:“出了点意外,陈员外夫妇的马车不小心掉入了悬崖。我……”莫衡的话还没说完就吃了穆如海一记拳头,穆如海双手揪着莫衡的衣领说:“大王爷说过会把人完完整整的交给我,你们食言了。”此刻的穆如海周围都冒着冷气,异常阴森恐怖,揪着莫衡衣领的手渐渐地收紧,勒得莫衡有些透不过气。

    莫衡抓住他的手有些气息不稳地说;“此事是我的疏忽,我只会去向王爷请罪,好在陈姑娘没在马车上。”

    莫衡的最后一句话让穆如海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迫不及待地问:“她在哪里?”“你沿着城南破庙的方向去找她,估计就能找到她了。”莫衡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穆如海放开莫衡向着城南方向跑去。

    “我该怎么办,爹,娘,阿心。”陈芸希此时已经冻得双手通红,双脚麻木,突然想起今天傍晚时分与无心说的话,“你们在城南的破庙等我,我送你们离开。”陈芸希仿佛看到了光亮,她拖着疲惫的身心步履蹒跚地向着城南破庙走去。

    雪还在不停的下,周围没有一个人,陈芸希走在雪地里,厚厚的雪让她的脚步变得越来越慢,突然她被地上的一根破树枝绊倒,摔在了雪地里。

    冻红的双手接触到地面的雪,刺骨的寒冰浸透到她的全身,陈芸希抬头望着天空上皎洁的月亮,用手背擦去脸上的眼泪告诉自己:“陈芸希,你要坚强,你要见到阿心,你要离开这里。”陈芸希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从雪地里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大王爷府

    “郡主,郡主,郡主用力啊,您不用力这孩子生不出来啊。”给暮云接生的稳婆此时满头大汗。

    暮云因为剧烈的奔跑又加上在雪地里冻了一段时间,大王爷发现她的时候就已经见了红,稳婆到的时候暮云还在昏迷,活活灌了两大碗醒神汤才将暮云从昏迷中叫醒,一旁的莲儿哭的梨花带雨抓着暮云的手说:“小姐,小姐,小姐你不是说过孩子是你的希望吗?为了孩子,小姐你要振作。”暮云迷迷糊糊地听见莲儿的哭声,稳婆们的叫喊声,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热闹”,可是她却好累,她好想睡。其中一个稳婆看见暮云根本没有力气生孩子赶紧叫人送来参汤给她服下,自己则退出产房向站在产房外面的大王爷禀明情况:“大王爷,郡主她没有力气生孩子啊,这可如何是好啊,若是郡主一直没有力气生孩子,这孩子便会憋死在肚子里,胎死腹中啊。”

    “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和她的孩子,来人啊,去取最好的药来,救救我的孩子。”大王爷颤抖地手不知道该往何处放,声音沙哑的对着稳婆说。此时的大王爷那还要平时威严的样子,只是一个求人救命的弱者。

    “王爷放心,我们一定尽力而为。”稳婆说完便继续回到产房,喝下参汤的暮云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抓住旁边莲儿地手嘴里微弱地喊着夫君。“在呢,在呢,小姐,都在呢,老爷和姑爷都在外面等着呢,小姐,你用力啊,为了孩子。”莲儿哭喊着,似乎想要唤回暮云的意识。暮云听到莲儿说的孩子,瞬间清醒过来:“孩子,我的孩子。”

    稳婆见暮云来了力气,赶紧喊道:“快,快,快,郡主有力气了,快去换热水。”

    城南破庙

    陈芸希赶到破庙的时候,破庙里空无一人。

    “阿心?”陈芸希试探性的喊了一声,破庙空荡荡的,芸希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阿心是不是还没有到啊?对,肯定是有事耽搁了。”陈芸希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眼泪却不争气地从眼眶中冒了出来。

    她双手环抱着自己蜷缩在墙角,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芸希觉得自己好冷,她似乎等不到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人了,渐渐地陈芸希的意识被寒冷吞没,她倒在了墙角里。

    穆如海赶到破庙的时候,陈芸希已经冻死了过去,一脸苍白的小脸没有丝毫血色,穆如海脱下衣服盖在陈芸希的身上,将她整个人紧紧的抱在怀里,朝着将军府走去。

    穆府

    “将军,你可回来了。”管家已经在将军府门口等了好久,眼巴巴地盼着自家主子回来。

    “怎么了?”因为赶回来的时候穆如海走的急出气不匀的问。

    “是夫人,夫人不知怎么在雪地里晕倒了,现在正在大王爷府生产呢,看起来情况不太好,老夫人已经赶过去了,将军你也赶紧去看看吧。”

    管家说完这才注意到穆如海怀里还抱着一个女子。

    “这是?”管家有些不解,自己的妻子现在正在鬼门关前,生死未卜,可将军怀中却抱着别的女人忍不住开口问。“这是我在大街上遇到的一位姑娘,全身都冻坏了,我看着可怜就带回来了。”穆如海说的急说完就将陈芸希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管家,我先去大王爷府,你替我照顾一下这位姑娘,给她请个大夫,最好是先找几个丫鬟将她放在热水里泡一会儿。”穆如海此刻又急又躁地开口,一边是自己心爱的女子,一边是怀有自己孩子的妻子。

    “将军快去吧,这里交给老奴了,老奴一定将这位姑娘照顾好。”管家说着就拉着穆如海往房间外面走。

    “哇哇哇,哇哇哇……”穆如海刚赶到产房门外,就听到了婴儿的啼哭。

    “恭喜穆将军,恭喜大王爷,郡主生了一对龙凤胎,真是大喜啊。”稳婆抱着其中的一个孩子出来说道。

    “哈哈哈,赏,赏,赏,都有赏。”大王爷喜极而泣。

    “不好了,不好了,暮云郡主血崩了。”产房里面乱成了一团。大王爷再也顾不得什么产房血腥之类的冲进产房抱住自己的女儿,哽咽的说不出话。

    “夫君。”暮云有气无力的叫了声夫君。

    穆如海跟着大王爷一起进了产房,听到暮云唤自己赶紧抓住她的手:“云儿,我在。”这是穆如海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叫着她云儿。可惜她知道她可能再也听不到了。

    “夫君,夫君,你,你不要……”暮云伸出手去想要抚摸穆如海的脸却始终没能摸到。“云儿。”穆如海和大王爷同时喊了一声云儿,奈何暮云再也听不到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此时的钿秋看着穆如海的回忆,不敢相信他就是下毒的人,不敢相信他既然骗了自己那么久,怎么会是他,竟然会是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