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第九章 下毒
    “多谢岳父大人。”穆如海微微点头道了一声谢。便同暮云一起入了席。

    席间倒是其乐融融,大王爷对暮云的身子很是关心,还特意选了几个稳妥的嬷嬷让暮云带回将军府,以便暮云生产的时候可以少受些磨难。

    “贤婿,等会吃完饭,你来我书房一下,我有事相商。”大王爷突然开口说道。

    “是,岳父大人。”穆如海从今天早上开始左眼就一直跳,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句。

    “爹爹,你们要商议什么?”暮云觉察到穆如海有些不对劲,于是开口问大王爷。

    “不过是些男人之间的事,暮云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好好照顾我的孙儿。”大王爷说着拍了拍暮云的脑袋。

    “女儿知道了。”暮云摸摸了自己隆起的肚子双眼含笑地回答。虽然暮云对穆如海失去了信心,但是因为孩子她也要坚强地走下去,孩子是她全部的希望。

    大王爷书房

    “贤婿,为父也不绕弯子了,之前让你伪造兵部尚书通敌叛国的证据不知道完成的怎么样了。”大王爷直接了当的开口似乎是怕耽误了什么时间。“这种事,恕小婿无能为力,您以为皇上是傻子吗?兵部尚书家世代忠烈,且有先帝御赐的免死金牌,即使是陷害与他又有何用。”穆如海有些不屑的开口。

    “的确是无用,但至少可以杀杀兵部尚书罪延的锐气,可如今,罪延的势力越来越大,我想要徐徐图之怕是不行了。”大王爷边说便从衣袖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玉瓶,上面还雕刻这镂空的花纹。

    “给,贤婿。”大王爷将手中的玉瓶递给穆如海,眼里充满阴谋地说。“这是何物。”穆如海接过玉瓶,不解地问道。

    “这是我从灵墟大陆得来的弱水散。”大王爷转了个身走到书桌旁,用手敲着桌子,嘴角露出一丝渗人的笑,继续说道:“此物无色无味,放进水里让人服下,人就会跟睡着了一般死去,没有任何痛苦,此药除了空吟庄,在我们这个地方几乎是没有。”

    “什么,世间还有此等阴毒之物。”说话的穆如海眉头皱成了一团,似乎已经猜到了大王爷的意图。

    但仍然不愿意相信于是故意问道:“您不会是想用此物对付兵部尚书大人吧?”“哈哈哈,贤婿果然聪明。”大王爷笑得格外的阴森恐怖,穆如海此刻就像是在看一个发了疯的妖怪难以置信的开口:“大王爷疯了吗?大王爷难道不怕皇上追查吗?”

    “查,怎么查,这弱水散本就难得,且世间少有,皇上的手也伸不到空吟庄去,到时候就只能不了了之。”大王爷眯着眼睛说,“而且,此事,还得麻烦贤婿走一趟。”大王爷的脸变得异常的恐怖,似乎一定要将穆如海拉下水。

    “开什么玩笑?你让我去下毒?”穆如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声嚷道。“贤婿声音这么大,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毒是你下的吗?”大王爷盯着暴走的穆如海“好心”地提醒道。

    “你……”穆如海被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我是不会去的,还请大王爷另寻高明吧。”

    “哦,贤婿这么肯定吗?听说陈员外的女儿陈芸希温柔可人,我想要娶她为姨娘,三日后就进门不知贤婿你意下如何?嗯?”大王爷知道穆如海不会轻易的妥协不紧不慢地说道。

    “卑鄙。”穆如海眼里布满了红血丝,恶狠狠地看着大王爷嘴里吐出卑鄙两个字。看着穆如海一副要吃了自己的样子,大王爷倒是毫不在意,端起书桌上沏好的茶轻轻地啄了一口。

    “贤婿,好好想想,时间不等人。”大王爷放下茶杯走到穆如海身边靠近穆如海,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句:“还是贤婿自己想要尝尝这弱水散的滋味。”

    穆如海手握着玉瓶,力气之大像要把玉瓶捏碎了一般,绝望地开口:“算你狠。”“哈哈哈,贤婿过奖了。”大王爷拍了拍穆如海的肩笑着说道。

    “事不宜迟,那罪无心此刻不在府中,正是下手的好时机,若等他回来这事便没那么容易了。”大王爷再次开口提醒着犹豫未决的穆如海。

    “小婿告退。”穆如海拿着玉瓶向大王爷拱了一下手便离开了书房。

    突然间,书房外出现了一个惊魂未定的人,不是暮云郡主还能是谁。

    暮云不放心自己夫君一个人,害怕自家爹爹会为难与他,便悄悄跟来看看,没想到竟听到这么可怕的消息。

    暮云此刻除了害怕,心里想的就是要阻止这场阴谋,她提起裙子就跑,她想要追上自己的夫君,她不想自己的夫君去做让自己后悔一生的时候。“夫君,夫君。”暮云跑在雪地里,但是穆如海走的很快,不一会就消失在暮云的视线里。

    暮云不想放弃,继续跑着,奈何她跑得太快,雪地湿滑,又加上自己还有八个月的身孕,终于抵挡不住晕倒在了雪地里。

    穆如海走后,大王爷不放心自家女儿一个人在房里,打算去找暮云。

    却在雪地里发现了晕倒的暮云。

    “云儿,云儿,你怎么了?云儿你醒醒?你睁眼看看爹?你不要吓爹?”大王爷慌乱地喊着暮云,此时的他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仿佛不是刚才那个阴险至极的人,而是一位疼惜女儿的好父亲。

    “来人啊,快来人。”大王爷急的双眼通红,抱起雪地里的暮云,无助地喊着。

    “无心,大王爷说要娶我做姨娘,这可怎么办啊?”陈芸希见到罪无心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大王爷要向自己提亲。

    “哈哈哈 ,小坏蛋,你又玩什么花样啊。”最无心捧起陈芸希急的红扑扑的脸蛋用自己的鼻尖顶着芸希的鼻尖心情大好的问。

    “哎呀,我没有开玩笑,是真的,大王爷亲自派人来说三日后要娶我过门。”陈芸希推开嬉皮笑脸的罪无心满脸严肃的说道。

    “什么?此话当真?”罪无心看着一旁焦急的芸希,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开口追问。

    芸希点了点头说:“我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嘛?”

    “大王爷怎么会突然娶你做姨娘,此时必有什么阴谋,等我回回去查明此事。”

    罪无心说着就要走却被芸希给拉了回来:“不行,来不及了,我跟爹娘商量好了,今晚亥时就离开这里。”

    “也罢,你们且出去躲一段时间,待我查明真相再接你们回来。今晚亥时,你们在城南的破庙等我,我送你们离开。”罪无心握着陈芸希冻得通红的手说。

    “嗯,我等你。”陈芸希深情地望着罪无心回答道。

    “还有,以后你不能再叫芸希了。”罪无心害怕大王爷会派人追查让芸希隐姓埋名。

    “好,那我就改名叫钿秋。”芸希点了点头说。罪无心在陈芸希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后,两人便离开了。

    陈芸希回到府中,陈员外和陈夫人已经准备好了行李。叫好了马车,

    而罪无心并没有立即回府,而是去为陈芸希买了一些她喜欢的糕点想让她带在路上吃。

    就在他打算回府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厮说是陈家小姐让他来送一封信。

    罪无心道了一声谢接过信打算将它揣入怀中回府再看,就在罪无心将信揣入怀中的时候从里面掉出来了一个红色的绳索。

    罪无心抽出来一看是那条他与芸希亲手做的红豆骰。

    顾不了那么多,罪无心打开信封里面写着:

    阿心,你我情投意合,奈何天不遂人愿,我不想连累你,你我今生无缘,只求来世再相依。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不会的。”罪无心嘴里喊着不可能,手却微微的颤抖,因为那条红豆骰芸希从不离身,而且罪无心认识芸希的字迹,这是他的字迹没有错。

    罪无心怎么都不相信芸希会离开自己,丢下手中的糕点,将红豆骰和信揣入怀中,只因走的太急,那封信掉在了地上也未曾察觉。

    陈府

    罪无心赶到的时候,陈府早已没有了人,只剩一个打扫的仆人。

    仆人看到罪无心后主动过来说话:“可是罪公子?”

    “是我,是我,我就是。”罪无心激动的说。

    仆人再次开口却让罪无心如坠冰窖:“罪公子,我家小姐让我转告你,让你不必去送她了,你们此生无缘,她不想连累你。”仆人说完便叹息着离开了。

    罪无心很是失望,跨出陈府的门后,突然出现一个人这不正是莫衡嘛,只见莫衡对着刚才的仆人说:“做的好,这锭金子拿去吧。”“是是是,谢大人。”

    仆人开心地接过金子只是他没有想到下一秒自己的身上就多了一把刀临死前抓住莫衡的衣服说了声:“你……”莫衡将身上的人推倒在地上淡淡地说了句:“不好意思了,王爷说要不留下隐患。”

    罪无心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正好撞到一个卖酒的人。

    “你这人怎么不长眼睛了。”买酒的小哥抓着罪无心就骂。可是定睛一看,罪无心衣着华贵,赶紧赔笑道歉:“哎呀,客官,不好意思撞到您嘞,小的在这给你赔个不是,这坛酒您拿去喝。”说着便从挑着的担子中拿出一坛酒递到罪无心手上。

    罪无心此时正伤情着呢,看到递过来的酒立刻打开喝了起来。边喝边继续往前面走。卖酒的人看着罪无心离去的背影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

    坐在马车的陈芸希,心里一直不安,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却发现自己一直戴着的红豆骰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