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第七章 谜底揭开(四)
    穆如海怒气冲冲地从青楼回到了将军府。一进门就撞见了正准备出门的洛栀伊。

    “怎么回事?这般匆匆忙忙的没个体统。”洛栀伊看着神情混乱,衣衫不整的穆如海,又想到自家儿子一夜未归皱着眉头询问。

    “母亲,去问暮云郡主,别问我。”穆如海正在气头上,丢下这句话便消失在洛栀伊的视线之中。

    事情牵扯到暮云郡主,洛栀伊不得不重视起来。

    转过头问向一旁的仆人:“暮云郡主现在何处?”一旁正在扫地的仆人听到洛栀伊的询问赶紧上前跪在洛栀伊的面前回答道:“暮云郡主,昨日傍晚出去之后便没有回来。”

    “荒唐,混账东西,暮云郡主一夜未归为何无人禀告?”洛栀伊瞬间来了火气。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那扫地的仆人吓得直哆嗦,一个劲的磕头,边磕嘴里边喊着奴才该死。

    洛栀伊不再理会地上的仆人,着急忙慌地向门外走去,刚要踏出将军府的大门,就撞上了从外面跑回来的暮云郡主。

    暮云郡主哭哭啼啼的,居然跟刚回来的穆如海一样衣衫不整,蓬头垢面。洛栀伊一下子慌了神,这是个什么情况。

    洛栀伊还来不及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暮云郡主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哭了起来。暮云公主的贴身丫鬟莲儿也不见了踪迹。

    洛栀伊跟着暮云回了房间,看见床上泣不成声的暮云郡主示意其他人都退下并关好房门。

    洛栀伊走到暮云公主身边坐下,轻轻地抱着她试探性地开口:“好孩子,发生了什么?”暮云公主看到此时的洛栀伊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抱着洛栀伊一阵痛哭,边哭嘴里含糊地说着:“没有,我没有,不是我做的。”

    “好了,好了,不说了。”洛栀伊安抚道。看着暮云激动的样子估计也问不出个什么来,将暮云哄睡下后便去了穆如海的书房。

    洛栀伊到的时候,穆如海已经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而他穿回来的哪件衣服便叫下人拿去外面烧了。

    “海儿,你与暮云郡主到底发生了何事?暮云郡主哭哭啼啼地从外面回来,蓬头垢面的。”一进门洛栀伊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

    “哭,她还好意思哭,我说出来都丢人。”穆如海拍了一下桌子继续说道:“她竟然在酒里下药与我在青楼作出此等不堪之事。”

    “你说什么?”洛栀伊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惊讶了一会觉得此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洛栀伊不相信暮云郡主会作出这种事,若她想要这么做早就可以动手,为何会等到现在,况且还是在青楼这种地方。

    “海儿,此事没有那么简单,你仔细想想你被下药之前发生了什么。”穆如海被愤怒冲昏了头,但洛栀伊却清醒的很,询问着自家儿子。

    “下药之前,我收到大王爷的书信让我去一趟醉仙楼,说是有事相商。”穆如海这才想起是大王爷邀自己去了醉仙楼,“可为何暮云会出现在我的床上。难道不是她与大王爷一起算计于我嘛?”穆如海有些不解地继续开口。

    “暮云若是想算计你,在这将军府里有的是机会,何苦将你骗去青楼,毁自己的声誉,海儿,你糊涂啊。”洛栀伊有些懊恼地看着穆如海。

    穆如海今天这一闹不仅伤了暮云的心,还丢了皇家的脸面。

    “我,我当时没考虑这么多,我只记得大王爷走后我便药力发作,醒来就发现了床上的暮云。”穆如海似乎反应了过来,自己一直以为是暮云算计了自己才对她那般无情。

    “大王爷?大王爷找你所为何事?”洛栀伊疑惑地开口,大王爷手握重兵,且身居高位,虽然与将军府结亲,但一直没把将军府放在眼里,这次为何会邀海儿去醉仙楼。

    “大王爷找我商议罪家之事。”提到罪家,穆如海的眸光深了深。“罪家?兵部尚书罪家?”洛栀伊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喃喃自语道。

    忽然,洛栀伊转过身来对穆如海说:“大王爷为了罪家找你?做什么?”“这……”穆如海有些开不了口凑近洛栀伊的耳边说了什么只见洛栀伊惊讶地张大了嘴。

    “你答应了?”洛栀伊满脸惊恐地看着穆如海,开口问道。“没有,此时事关重大,大王爷想借我的手除掉兵部尚书,这算盘打得实在是好。”穆如海甩了甩衣袖将手背在身后。

    “嗯,此事不可鲁莽,看来,这次你确实是被大王爷算计了,但暮云郡主是怎么回事?”洛栀伊不解。

    “儿子也不知道啊,按理说,大王爷对暮云宠爱有加,是不会将暮云置于这种不堪的地步的啊。”穆如海同样感到疑惑,况且这么做也失了皇家的颜面。

    大王爷府

    “莞香见过王爷。”一美艳女子进入大王爷的书房,声音娇媚,说着就要往大王爷身上靠。

    大王爷一个闪身,莞香扑了个空。“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大王爷冷冷地开口。

    “莞香办事,王爷还信不过嘛,我已将那素云公主送上了穆大将军的床,穆大将军若是不听话,这果子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莞香笑得动人心魄,大王爷伸手一拉将莞香拉入怀中,用手抚摸着莞香的脸,正准备亲上去的时候。

    “王爷,奴才有事禀告。”书房外传来管家的声音。大王爷放下怀中的莞香,回到椅子上。

    莞香有些失落,静静的站在一旁。“进来。”大王爷开口唤屋外的管家进来。

    “何事?”大王爷摆弄着手里的扳指。低着头问。

    “这……”管家看向一旁的莞香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说吧,无妨,莞香是自己人。”

    大王爷觉察到管家的顾忌开口说道。

    一句莞香是自己人让莞香心里乐开了花,可下一秒管家说的话却让她怎么也笑不出来。

    “是,王爷,外界都在传穆将军与暮云郡主昨夜在醉仙楼春风一夜,好不风流快活,真是,真是……”管家看到自己王爷铁青的脸色不敢再往下说。

    “真是什么?”大王爷一手拍在桌子上,气得站起身来。“真是玩出了新花样。”管家吓得赶紧跪下说。

    “真是岂有此理。”大王爷将桌子上砚台一扫,砚台落地溅出许多墨汁,弄脏了干净的地面。

    “滚出去。”大王爷冲着跪在地上的管家吼道。感受到王爷的盛怒,管家赶紧从书房里退了出去,临走时还不忘带上书房的门。

    退出书房的管家这才长舒一口气,自家王爷生气的样子太可怕了。

    “究竟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为何素云会变成了暮云?”大王爷恶狠狠地盯着莞香,似乎要在莞香的身上盯出一个大窟窿。

    “莞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莞香明明将素云公主送到了穆将军床上,不知为何会变成暮云郡主的。”

    莞香也急了,办事一向稳妥的她居然在这里栽了一个跟头。

    “你不知道?嗯?”大王爷不知何时到了莞香的身边掐着她的脖子反问道。

    莞香被掐的透不过气,一张小脸憋得通红,支支吾吾地说:“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王爷松开手将莞香推倒在地满脸冰冷地说:“废物,滚去查。”

    莞香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应了一声是便退了下去。

    大王爷本是打算将素云公主送上穆如海的床,以此为要挟让他为自己做事。

    他若乖乖听话,他便在皇上面前替他求情,让素云公主下嫁与他,这样暮云在将军府中也多了一个人陪伴,他若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他就会落个有毁公主名声,有辱皇家声誉的罪名。

    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安排的素云公主竟然变成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这样的打击他家的暮云怎么受的了啊。大王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醉仙楼

    莲儿这时才从醉仙楼的一个角落里清醒过来。

    “小姐,小姐,小姐……”莲儿一醒来便是寻找自家小姐,昨天傍晚的时候暮云看到自己夫君进了青楼,心里很是难过,原来想跟上去看看,却不想被人打晕了。

    莲儿找不到自家小姐知道肯定出事了,冲出青楼向将军府跑去。一路上却听到不少闲言碎语,都是说自家小姐放荡,与穆将军在青楼玩出了新花样。

    莲儿回到房中,自家小姐还在床上睡着,眼角还有没有风干掉的浅浅的泪痕。小姐肯定是伤心极了,这样的打击谁受的了啊,莲儿心里想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暮云听到自己的身边有人在抽泣,缓缓地睁开了眼。

    “莲儿?你回来了?”说着便要起身坐起来。

    莲儿赶紧上前扶住暮云拉着暮云的手说:“小姐,你受苦了,都是莲儿不好,是莲儿没有保护好小姐。”说完又低下头哭了起来。

    “没事了,莲儿,你可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暮云摸着莲儿的头说。

    “奴婢不知道,奴婢昨天被打晕了。”

    “我知道了,莲儿,你去打两桶水来,我想沐浴更衣。”暮云淡淡地说,此时的暮云眼睛里面似乎失去了光亮。想起早上穆如海对她说的话,顿时觉得心如刀绞。

    “好,奴婢这就去准备。”莲儿将暮云的手放进被子里盖好应了一声便出去了。莲儿出去之后,暮云靠在床头,闭上双眼,流下两行眼泪。

    大王爷府

    “备轿,去将军府。”大王爷叫来管家,说要去将军府看看暮云郡主。

    将军府书房

    “贤婿,你们年轻人喜欢新鲜可以,但请不要把我的女儿带到那种是非之地去。”大王爷满脸怒气的说。

    而大王爷这一波甩锅着实是将穆如海雷的外酥里嫩,堵得穆如海一时说不出话来。

    “噗呲。”穆如海突然发笑让旁边的大王爷黑的像烧焦了的炭一般。

    有些不满地开口问道:“贤婿为何发笑?”穆如海也不绕弯子,有些嘲讽地说道:“今日之事想必大王爷是最清楚不过的,又何必来质问小婿。”“你……”大王爷没想到穆如海竟这么轻易的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接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