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第六章 谜底揭开(三)
    “如海,为何,为何你会对我如此痴情?你救了我,我很感激,只因我心中有人一直在抗拒你,你都没有放弃过。”钿秋的话刚说完就被拉进了另一幕回忆。

    那是多年前她去庙里还愿时情景,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钿秋坐在轿子里,时不时地撩起轿子上的帘子探出头来看看热闹的集市,而穆如海骑着马站在离她不远的路口,钿秋就那样温柔地笑着,她的笑靥是那么的美好,如一缕明媚的晨光照进了穆如海的心里。

    那日之后,穆如海的心已经被这个满眼笑意的女子填满,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人。

    后来,穆如海四处打听钿秋的消息,得知她是一有钱员外家的女儿,本打算满心欢喜的去她家提亲,奈何君主的一道圣旨让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今有大将军穆如海骁勇善战,御敌有功,特赐黄金一万两,良田八百亩,以示嘉奖。兹闻大王爷之女暮云郡主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特将暮云郡主许配给大将军为将军夫人,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宫里来的徐公公念完圣旨满脸笑意地将圣旨递到穆如海的手中,“穆将军恭喜了,这可是双喜临门啊。”

    “公公,这,实不相瞒,公公其实我心中早已……”还没等穆如海将话说完,便被穆家的老夫人洛栀伊也就是穆如海的母亲出言打断:“其实我家海儿早已喜欢上了暮云郡主,暮云郡主温良敦厚,娴熟大方,哪有男人不动心的。”

    “母亲,你……”穆如海没想到自家母亲会这么说,瞬间慌了神。

    “好,好,好,那老奴这就回宫复旨去了。”徐公公听到穆老夫人这么一说一颗悬着的心瞬间落了下来,高高兴兴的回宫复旨去了。

    待徐公公走远,愣在一旁的穆如海觉得自己脚底像是灌了千斤重的铅一般动弹不得。

    洛栀伊看出儿子的为难背对着他说:“你可知,为什么皇上会突然将暮云郡主嫁于你。”

    “为何?皇上向来不关心我的婚事,为何突然将暮云郡主塞给我?”穆如海不解的问道。

    穆如海的一个“塞”字,让洛栀伊的眉头一皱狠狠地剜了自家儿子一眼,有些生气地说道:“如海,为娘告诉你多少次了,谨言慎行,伴君如伴虎,这暮云郡主是太后的心头肉,嫁给你,还委屈了你不成。”

    洛栀伊转过身来看向自家儿子,看到穆如海落寞的神情继续说道:“这暮云郡主自从上次在围场见过你就发誓非你不嫁了,你回来也这么久了,这郡主自然是坐不住了。”

    “这……”穆如海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自己啥时候被郡主给盯上了,哎,没办法没办法,定是那次在围场表现地太过出色,一时有些懊恼。

    “可我喜欢的人是陈芸希,不是什么郡主。”穆如海大声地吼道。

    “那又如何,即使你再喜欢哪个员外之女,你们之间没有缘分,也不能在一起。”洛栀伊有些无奈地说。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我现在就去求皇上取消婚约。”穆如海说着就往外面走。

    “你给我站住,你若是舍得下这将军府上上下下几十余口人?那你就去,且不说大王爷现在手握重兵见不得自家女儿受了此等委屈,就是皇上和太后也不一定能饶了你。”洛栀伊冲着要去求皇上取消婚约的穆如海吼道。

    “母亲,难道我就要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吗?”穆如海满脸的痛苦让洛栀伊忍不住抱住自己的儿子眼角含泪地说道:“儿啊,娘懂你的痛苦,但是人的一生又怎能事事都如意呢。你若去了就是拿整个将军府做赌注啊。至于那个陈家姑娘,等过个一两年,你若还是忘不了她,就迎她做个平妻。”

    穆如海最后还是妥协了,因为洛栀伊告诉他,他若执意退婚,陈家必定也会受到牵连。

    穆如海和暮云郡主大婚那天,街道上挤满了人,声势浩大。皇上亲自到府祝贺,这可是天大的荣耀。将军府也成了人人羡慕的地方。

    入夜,穆如海招待完宾客,就打算回书房,却被洛栀伊叫住了:“海儿,你真是喝醉了,连回自己院子的路都不记得了。”

    “母亲,人我娶回来了,您还要我怎么样啊。”穆如海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回房,你以为宫里派给暮云郡主的嬷嬷单纯是来送亲的吗?”洛栀伊走上前去拦住想要溜回书房的穆如海继续说,“回房去吧,至于接下来要做什么全凭你自己做主,但是今晚你必须回房。”

    洛栀伊的言下之意是回房是做给外人看的,至于会不会真的发生些什么便是由穆如海自己做主。

    穆如海没有办法只能转身朝着婚房走去。

    婚房内

    暮云郡主坐在喜床上,红盖头下的暮云郡主带着淡淡的笑,在房中等着穆如海。

    桌子上的红烛已经燃了一半,却不见穆如海的踪迹。“莲儿,姑爷还没有来吗?”暮云郡主开口询问一旁的贴身丫鬟,声音极其温柔,并没有因为等的时间太久而变得烦躁。

    “还没呢,许是来的人太多,耽误了些时辰。”莲儿害怕自家郡主多想,赶紧说道。

    “嗯。”暮云郡主轻轻地应了一声。仍然在床上安静的坐着。

    旁边的嬷嬷们却有些等不下去了,其中有一个嬷嬷开口道:“这蜡烛都快烧完了,这新郎官还不来,怕是要坏了规矩。”

    “闭嘴,穆将军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岂容你在这里指指点点。”开口的是一位穿着精致的女子,眉宇间带着些英气,头上的发饰也与其他的嬷嬷不同,这是太后身旁的贴身侍女白葭,又因当初宫中暴乱之时替皇上挡了一剑,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虽在宫中当差,身份却很是高贵。不仅如此,白葭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暮云郡主的奶娘。

    白葭盯了一眼刚才讲话的嬷嬷,那嬷嬷吓得一个哆嗦赶紧闭了嘴。

    白葭走到暮云郡主的旁边,弯下身子在她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

    只听到暮云郡主回了一句:“奶娘,我知道的。”

    “来了,来了,穆将军来了。”门口的嬷嬷看见穆如海朝着房间走来,赶紧进来通报。

    白葭拍了拍暮云郡主的手起身去迎穆如海。

    “穆将军来了,时辰不早了,良辰美景不可辜负,穆将军去掀了盖头,与郡主早些歇息吧。”白葭见穆如海进了房门,对着穆如海说。

    穆如海虽没见过白葭,但从白葭的穿着打扮上看出她不同于其他的嬷嬷。于是也不敢怠慢,拱了一下手恭敬地说:“有劳嬷嬷了。”

    “穆将军不必客气,叫我葭姑姑就好。”白葭对穆如海的态度很是满意,点了点头说。

    原来是太后身边的葭姑姑,穆如海对白葭也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太后竟然派了白葭姑姑来送亲,看来母亲说的不错,这暮云郡主背后的势力太大,怕是怠慢不得。

    穆如海虽然心里有些不高兴,但也不敢表现地太明显。

    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称心如意棒,掀起暮云郡主的盖头,感受到有人掀起了自己的盖头,暮云郡主抬起头来,看到了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两人对视了几秒,暮云郡主脸红地低下了头。

    这是穆如海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暮云郡主,暮云郡主本就生的白皙,因为害羞脸颊上的两片红晕将她衬得更加的娇艳迷人。

    若不是因为心里已经有了钿秋,穆如海有可能会喜欢上这样的暮云郡主吧。

    穆如海愣在了原地,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旁边的莲儿赶紧接过穆如海手中的称心如意棒。

    “姑爷,坐吧。”莲儿提醒着穆如海示意穆如海坐到暮云郡主的旁边。

    穆如海这才反应出来,转过身坐在暮云公主旁边。

    白葭为他们端来合衾酒笑着对床上这一对新人说;“奴婢在这里祝郡主,穆将军新婚大喜,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谢谢奶娘。”暮云郡主娇羞地端起白葭递过来的盘子里的合衾酒。

    穆如海听到暮云郡主叫白葭奶娘又愣了一下,直到白葭叫了一声:“穆将军。”

    穆如海回过神来,接过白葭亲自递过来的合衾酒。回了声:“谢谢葭姑姑”。

    两人喝过合衾酒,屋子里的嬷嬷尽数退了出去。莲儿也被葭姑姑带了出去,新房里就只剩下了穆如海和暮云郡主。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暮云公主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夫君?”穆如海淡淡的应了一声。

    “夫君与我成亲不欢喜吗?”暮云心里有些失落,继续问道:“是暮云哪里做的不好吗?暮云自从在围场见过夫君就认定了夫君,想着与夫君琴瑟和鸣。”

    穆如海听到暮云这么说,心里也不是滋味,谁让自己心里早已有了钿秋。

    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并非是郡主的原因,是我自己的原因,是我心中住了其他的人,恐怕难以再装下郡主了。”穆如海也不绕弯子,直接将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暮云没有想到自己要嫁的夫君心里已经住了别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有些伤情地说:“是暮云不好,没有早点走进夫君的世界,没有让夫君早点遇到自己,如果夫君先遇到的人是我,夫君会对暮云动心吗?”

    “感情之事,没有什么对错,不是你不好。”穆如海觉得有些对不起暮云轻轻拍着暮云的肩安慰道。

    “谢谢夫君。”暮云的眸光里含着泪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闪亮,如天上的星星的一般闪进人的心里。却没能闪进穆如海的心中。

    “那你先睡吧。”穆如海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时辰也不早了,就让暮云早点休息。

    “那你呢,你怎么办?奶娘她们可能在门外守着呢。”暮云知道让穆如海接受自己还需要时间也不想为难他于是去柜子里拿来一床被子放在地上对着一旁的穆如海说:“要不,夫君你打地铺将就一晚上吧?”穆如海一时语塞,也不好拒绝,便答应了下来。

    翌日

    白葭从暮云那里拿了白喜帕就回宫去了,那条白喜帕是暮云自己扎破了手指后交给白葭的,白葭看到暮云给她手帕时害羞的神情倒也没有怀疑。

    穆如海的父亲去世的早,将军府就交给了洛栀伊打理。

    两人给洛栀伊敬了茶后就分开忙着自己的事情。

    暮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着穆如海,时不时的变些小花样逗穆如海开心。

    可是穆如海心里仍然放不下钿秋,或许是因为钿秋的笑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感觉。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着,直到有一天的到来,打破了所有的平静。

    “我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手段,暮云,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娴熟大方的女子,没想到也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你之前表现出来的温柔大气都是装出来的吗?”穆如海衣衫不整地从青楼的房里出来,出来的时候嘴里喊着这句话。

    而房间里床上的人不正是暮云嘛,暮云捂着被子泣不成声地叫着冲冲离去的穆如海:“夫君,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夫君,这不是我安排的,夫君你相信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