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剑道长夜 > 第二卷 江湖(超大章) 第一零七章 百花宴
    夏东流也是一惊,四十岁?十一境?还不如面前青童天君。

    “这个我晓得哩……”小姑娘插嘴说道。

    “半个师父,就是那书上记载的王质,都六七八千年了哩……他亲口同我讲的,我没有说谎哩我……”

    夏东流一惊,试探性问道,“山中方两日,世上已千年?”

    小姑娘眉飞色舞,喊到,“是哩……是哩……”

    夏东流被吓的不清,倘若如此说来,这位龙虎山青童天君就很与众不同了。

    少年也是被雷的不清,总是不肯信的。到底是神话古代,从小自啊爷莫老道哪里听来鬼怪故事,如今飘到了这个世界?这也行?

    庄俞不肯信的,有些惊掉了三观。

    脑子快速鼓弄着游龙巷的点点滴滴,不敢信,又小声嘀咕着“王质……”

    牧童神色一冷,自己真名是你这晚辈能叫的?

    “天君,可有逆行光阴长河的手段……”

    牧童一顿,“嗯?你为何如此言语……”

    庄俞摇了摇头。

    牧童别样看了眼少年,“光阴长河那有那么容易干涉,就是龙虎山掌教也只能稍稍截取一段,往事不可逆,就是三清祖师在此,想要重回远古,也根本不能,大道法则根本不许,而现行天下的所谓光阴逆流,多是为了寻找芥子源头,不过须臾而已……当然,也有神灵术法的,只是如今还不晓吧。”

    庄俞没有言语,心中仅存的一思念头,被浇了个干净。

    一众人,久久无声。

    牧童厉声喝道,“还学不学?不学我走了……”

    夏东流赶忙说道,“学,咋个不学,我们几人都要学的。”

    牧童望了眼庄俞,等着他答复,几人中就少年还马马虎虎有些底子,其他都是滥竽充数,学个锤子。

    “学……”庄俞声音很低。

    “学,打起精神来,咋个焉儿了,学剑同样吃苦头,你以为过家家……”

    庄俞面色一正,回了心神,“天君,说的对。”

    “好……那就学。”

    牧童手一挥,那把太合就悬立在少年头顶。

    “分出心神,自己拖着……掉下来可就是戳了你自己……”

    庄俞无语。

    “你元婴未出过窍?分神不会?”

    少年摇了摇头,眉心大开,一个莲花小人探出了脑袋,畏首畏尾,对外面世界很是好奇。

    得了庄俞的念头,莲花小人就飘了出来,身着金丝铠甲,浮在庄俞面门。

    小姑娘尤为稀奇,就要伸手去抓,莲花小人吓了一跳,赶忙跳开。

    “让它自己离去,你们指之间有念头就行,凝出元婴后,必须得进行一次天地傲游,让它更为真切的感受天地大道,回了身,才会晓得你中不足。我在此,无妨……”

    牧童大手一挥扯去整个红邵山境界,百花宫福地第一次真真暴露在天地间,气机外露,百花宫主兰花娘娘再是忍不住,出了百花宫。

    “天君,兴头如此之好,先前从我宫中取酒,后有霍乱的天气,再有大剑乱砍,如今又撤了百花宫结界……”

    牧童一阵脸红,好像是有些过了,赶忙赔笑道。

    “兰花娘娘勿怪,都是为了小辈……半刻钟,我在呢。”

    百花宫主背过身懒得看这位牧童天君。

    半刻钟后。

    红邵山地界结界重启。

    那莲花小人,兴高采烈回了人身天地,想来是打算重塑人身天地。

    “往后,元婴少出体,不然死不知道怎么死的。”

    “……”

    “练习御剑术吧……”

    兰花娘娘见众人无事后,才轻声说道,“今晚我百花宫设宴,一为庆祝新晋的四位花主花仙,二为天君道喜,还请各位亲自做客百花宫。”

    牧童赶忙说道,“那是自然,宫主亲自现身相邀,自然去的。”

    夏东流也是看着这位兰花娘娘,毕竟文章不少了,都入了圣贤书,自然非同凡响,那一句“蕙质兰心”是用的极好的。

    “宫主相邀,晚辈荣幸至极。”

    百花宫主微微一笑,化作一缕飞花,去了山上。

    “该说的都已经讲了,自己学……”

    话罢,青童在所有人心神留下一篇术法后,牧童凭空消失。

    庄俞只觉得这御剑也太难了,就好似扛着千金万担一般,明明只有六十六今的太合,如今却是压弯了他的脊梁。

    实则是庄俞神魂太过孱弱,身体底子太差,元婴又是刚神游归来,本就有些吃力,如今虽是自己汗流浃背,体内那莲花小人,亦是如此。

    所谓的全部力量,同样压在了他身上,莲花小人也是奋力的举着,有朝一日,莲花小人再是觉察不到,这长剑压力,自然神魂就好了,御剑有术。

    ————

    百花宫。

    百花宫主亲自设宴自然琳琅满目,皆是人间少有的山珍海味。

    两位外处小恬的老者,也正是掐好了时间段,直接落在百花宫殿中,早早落座。

    百花宫鲜有如此大宴,庄俞等人如今是沾了大光,同几位龙虎山修士,一同被奉为上宾。反到是少年自己感觉不适别扭几分,单说如今莲青的缘由,多了一花主,其实不算如此了。

    白玉宫殿,各种外处难得一见花草,如今百花宫具有保留,成了现行天下草木之类的祖籍根本。

    百花宫算不得家大业大,如今也只是祁云山附属宗门,只是万年而来的基业,兰花娘娘凭借一册百花谱,得了开山立宗,再到后来引得世俗雅人追捧,再到后面读书人的避世,对百花宫可是最大的打击,原本还有足足三十六位花主,如今凋零至此,龙虎山更是不得不出面护持一二,不然真的凭百花宫自己,只能是越来越差,不论各种意外,还是其他,每一位花主的消失,都意味着天下一类花草的绝种。

    怎不痛心疾首?好在百花谱为世间少有的圣物,每一位花主的晋升都会使得谱牒完善几分,当百花谱花主达到一定数量,则会气机牵引,使得原本殆尽的草木又可凭借谱牒重生,在经过草木化形精魅,将来重入百花谱不是不可。

    莺歌燕舞,百花宫大大小小形形色色化形的草木花泽精魅皆是朝拜,就好似天下水族心驰神往那真龙山之地,只是真龙山自始至终都是修士之地,和万千水裔难得沾上多大边,不过是空欢喜,聚集真龙山吞吐水运罢了,何曾又不是一种水运的聚集。

    真龙山的买卖计算,从来不差,又是上宗,百花宫自是比不了,但百花宫贵在纯粹,唯有精魅一道聚集,还拥有一座福地,三位龙虎山大修士镇守,从实力方面真就半点不差了。

    百花宫正中落座,左手边就是以青童天君,酒鬼老翁,黄紫老者旬霞,石小可,曹即明,夏东流,龙浅月等人一一排开,落座之人皆有讲究。

    尤其是小姑娘如今算了青童天君的半个弟子,地位方面算不得低,少年自然居于其后。

    而兰花娘娘也是细心入微,特地为寻了个高座位,不然小姑娘真要坐下,也就只能看到个脑顶了。

    至于青童天君个头,就不她该去操心的事了。

    “宫主,真是偏哈……”

    兰花娘娘嫣然一笑,“天君折煞小女子了,天君道法高超,自然难不倒的……”

    青童天君落座,明明中规中矩的玉椅,如今看去青童依旧如此,半点不曾因椅子玉椅而矮人一头。

    诸般心相,皆是道法。

    青童天君落座,其后一行人皆是落座,由其他尚未入流的小花仙一一上酒,身后皆一人伺候。

    七坛百花酿被提上玉桌。

    十二位存世依久的花主一一现身,身着姿容各不相似,好似一眼就能望穿知晓根本。

    一主花神:

    兰花娘娘,花中王者,蕙质兰心。

    最前三席是同兰花仙子其名的闺中好友,只是得道资历差了很多,矮了一大截。

    十二花主:

    梅仙子,寒雪。

    金菊仙子,清雪傲寒。

    竹仙子,竹青。

    桂花仙子,金秋。

    牡丹仙子,国色天香。

    水仙仙子,凌波。

    茶花仙子,常青。

    月季仙子,妩媚。

    芍药仙子,五月离草。

    紫薇仙子,清欢。

    杜鹃仙子,霞蔚。

    萱草仙子,忘忧。

    十二位花主皆有坐席之分,依次入百花谱牒区分坐席。

    新晋花主,第十三花主。

    青莲仙子,莲青。

    三位此等花主,勉强入得百花谱。

    芙蓉仙子,吉祥如意。

    凌霄仙子,凌芸。

    紫藤仙子,藤萝。

    皆是由一位天人破镜带来的大道机缘,跨入六境精魅,得以幸存入了谱牒。

    十三位花主皆是八九境修为,主花神兰花娘娘十一境仙人修为,凝的血肉之躯,脱离精魅之属。

    三位次等花主,刚入六境。

    “请百花谱……”

    由竹仙子,竹青任职司仪郎中,行新花主入百花谱之礼。

    “十三花主莲青。”

    “莲青在。”

    “入百花谱牒,坐席十三。”

    “莲青谨遵法旨。”

    …………

    “礼成……”

    由百花宫主加盖百花宫宫印,上方正有那庄俞的那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一语,曙在莲青真名之旁。

    一时间百花谱光芒大作,又一花主被记录在案,本体有了依托之处。

    “芙蓉,凌霄,藤萝……”

    ………………

    …………

    “你等三人暂入百花谱,暂无坐席。”

    “遵法旨……”

    …………

    百花宫起身,满坐于之人皆起身,谱牒化作一道洪流,遮蔽整个红邵山地界。

    停留三日,昭告天下。

    开宴。

    十三位花主按照顺序一一落座,三位次等花主居尾。

    “恭喜百花宫主。”

    青童天君带头行礼,庄俞等人持礼。

    兰花娘娘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天君哪里话,要不是天君破镜,带来的这场金色甘霖,我这百花福地百花宫地界,就不一样喽,那还有芙蓉几个丫头……这次甘霖确实让我等不入流的花草得了大机缘……我单独敬天君一杯。”

    “天君请……”

    兰花娘娘一饮而尽,女中豪杰。

    “芙蓉你等三人单独敬天君一杯……”

    “天君请笑纳。”

    对于对面落座的十六位花主来说,自然感谢这青童天君,但同样怕的,毕竟一句话可能自己就得从整个天地下消失。

    “哪里哪里……”牧童罢了罢手,齐齐望向对面美人,真是容易看花了眼,谁有能消受得了如此多的美人恩。

    “莲青,你单独敬曹公子一杯。”

    “是,宫主。”

    莲青起了身,亲自于少年身前斟酒。

    一时间闹腾着,这两人齐齐红了脸,尤其是庄俞,一个男儿反倒是拘泥的很。

    “公子请……”

    二人对视一饮而尽。

    “十六位花主,齐敬三位龙虎山圣人,感谢龙虎山怜我世间精魅一流……”

    以宫主为首,十六位花主皆起身,敬龙虎山圣人。

    三位龙虎山圣人,正襟危坐,坦然受之,劳苦功高。

    “宫主,不必如此客气,老朽都不知在这红邵山待了多少岁月了,早把这里当成半个家了,感谢宫主多年来的接济,送我等二人好些酒水,不至于太过无趣……”

    嗜酒如命的老翁悠悠到来,确实如此,一个地方时间长了自然有感情。

    “翁老,客气了。”

    百花宫笑道,其实她是最早瞧着老翁、旬霞坐镇此处,岁月无情,两位十境圣人无缘仙人境,来时还是两个生龙活虎的中年圣人,如今已是垂垂老矣。

    守山近两千余年,无怨无悔,未曾找过百花宫任何不是,出了偷偷溜入百花宫酒坊,真的太好。

    “感谢,两位圣人,近两千年的护持……”

    兰花娘娘一饮而尽。

    庄俞也是一惊,两千年……

    看来这两位老者这一辈子都放在百花福地……

    “敬青童天君破境,跻身十三神王境。”

    在场所有人皆是起身,唯独青童落座。

    庄俞被吓的不清,来没来几天,这心脏到是有些不好……一会儿天人巅峰,眨个眼就十三境,真当修行如吃饭喝水?

    也不能等我离开此地,再破镜,真是心里膈应的慌。

    “再祝青童天君收得关门弟子。”

    玉桌上唯独青童和小姑娘落座,吓的小姑娘不知所措,呆了起来,小手偷偷的捏着庄俞的衣角,很慌……

    少年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几个意思,不是半个弟子师父,如今又变成了关门弟子,这可大不一样了……

    意味着青童天君会对小姑娘倾囊相授,只有一个弟子。

    庄俞大着胆子,斜望着青童,不晓得这厮打的什么算盘。

    “好了,大家不必过于拘谨,可以随意起来……芙蓉你等三人,跳支舞给今日贵客助兴……”

    “是……”

    …………

    青童看那庄俞眼神很是不舒服,同他人换了座位,如今小姑娘正好被两人夹在中间。

    “天君,你几个意思?还关门弟子?”庄俞不喜。

    青童嘿嘿一笑,“小友,莫怪,我龙虎山天师每一任天师都只能收一个弟子,那不就是关门弟子……”

    庄俞看着青童,总觉得他不怀好意。

    青童眼睛一斜,“小辈,你这眼神还怀疑我,我先前也当你面立过誓言,你真当过家家……”

    “不敢。”

    小姑娘夹在中间,瞅瞅这边,又瞅瞅这边,不知咋个办哩,当然,倘若打起来来。

    还是要帮哥哥的!

    青童眼珠咕噜一转,说道,“小友你看,如今这丫头都答应我作了半个弟子,就等你应答了……”

    青童满脸笑意,自少年心底又想起,今日你给我些面子,让我完全收了她做徒弟,这福地仙子随你挑,带走我说了算,除了兰花娘娘,当然,你又能耐拐走,我也睁一眼闭一眼,要什么宝贝尽管开口……

    庄俞面无表情,百花宫主似笑非笑。

    小姑娘也仰着头,等着哥哥答复,突然又扑闪扑闪连连眨了几下眼睛。

    庄俞心中了然,坏人只能他来做。

    “天君抬举了,小可年纪尚未,又没什么灵根慧智,就一普通小人,天君能收她做半个弟子,就是天大的福源,断是不能完全做了弟子,辱没没了天君名头……”

    青童目瞪口呆,断是想不到会得到如此一翻答复,灵根慧智,他瞧不出来?还半个弟子师父,真当自己是那便宜货,烂大街,这无知小辈,拐着弯骂人,本事一流。

    青童嘿嘿一笑,却是让庄俞慎得慌,“无知小辈,有意思……”

    庄俞报之一笑。

    然后,整个人莫名其妙的消失,整个人将莲青压在了身下。

    十二位花主一拥而上,早想同这怪异的少年郎,讨些诗词,听那莲青丫头说,还是半个读书人,可不多见。

    莲青见状后,尤为心急,“姐姐们,你们轻些,莫要如此……”

    场面一度混乱,十几位花主围着他坐下,一一讨厌诗词,考量其肚中墨水。

    芙蓉仙子弃了舞蹈,也跑了过来,当日那句“清水出芙蓉”,让她还以为遇到了本命的读书人,却不料话话锋一转,变成莲青仙子,如今到好,自己变成妹妹,莲青做了姐姐。

    自己定要讨个公道,问了那少年郎怎么想的,怎么用别的仙子喻她人?不怕伤了某位仙子的心嘛……如今到好,变成了莲青的本命人,还郎情妾意……

    庄俞满脸发黑,一众群芳环绕,都给她强行喂酒,讨要诗词,咋个办?

    酒喝不得啊,自己那点酒量,真要再喝上一轮不得耍荤?

    庄俞望向小姑娘青童,那知道两个都挂在玉桌上悠哉看着这边,好不悠闲……

    少年瞬间心死,气难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