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卖假货的系统 > 第二卷 幽国臣主斗! 一百七十二 出事了?
    死的?

    看着眼前正不断散发出腐败气息的树木,叶齐天也没有否认这一点。

    毕竟这树看起来,的确不像是活的。

    “看这样子应该是早就死了,而且还是被瞬间夺走了所有生机才会变成这样的。”慕洋说着,便抬手一掌打在了那树木上。

    没有多大力气,那树木就好像是一张被扯破的纸一样,轰然断裂倒地。

    倒在地上就好像被烧干净的木炭一般,直接崩裂四散,一块块的散落在四周。

    “这可不是死了的树木该变成的模样啊。”慕洋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他又不是没有见过那些因为各种原因干枯而死的树木,没有一个会像现在这般模样。

    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知道原因吗?”面对未知的环境,叶齐天也开始谨慎起来。

    “不知道,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是被吸走了所有才会变成这样。”

    吸走所有,这个意思可能说得不太明白。

    所有,包括的不只是灵力,还有赖以生存的一切。

    水,养分,一切供树木成长的东西都被夺走了。

    “那这么说,这些黑色的树木都是这种情况了?”

    这一望无际的荒土之上不知有多少树木,如果它们都像现在眼前这颗一样,那代表的意思可就有些让人细思极恐了。

    是什么东西造成了它们现在这种情况?那东西还有什么作用?会不会对人也造成伤害?

    那东西又在哪里?

    这些问题紧紧的困扰着两人。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到了这个时候,每走一步都有可能会离那个恐怖的深渊更近一步。

    现在单一的决定已经不行了。

    两人必须要征求好对方的意见。

    现在他们必须同舟共济,才能多一丝走出去的希望。

    那些小矛盾,到了现在也是时候放在一边了。

    “继续走吧,现在只有这么一点情报什么也分析不出来。”慕洋蹲下身子,用手捏起那树木的残骸看了看,随后就收了起来。

    “你干嘛?”

    这破木头有什么好拿的?

    “等出了秘境给宗主和长老看看这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种情况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慕洋心中一直存在这一种荒谬感,就好像高达与灰太狼这两种不可能同时出现的生物在他面前蹦跶的正欢。

    “长老们应该知道这里的情况吧,这么多年了,他们不可能不会进入秘境。”

    两人一边谈论着,一边继续向着远方走去。

    …………

    “这是怎么回事?”秘境外围,盘腿坐在地上的凌晨睁开了双眼。

    刚才他突然感觉自己和交给叶齐天的保命法器失去了联系。

    虽然只是一瞬间,时间短到几乎让人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但凌晨明白,刚才的联系绝对断了。

    “出了什么事吗?”凌晨站起身来,双眼看着那茂密的树林,脸色有些难看。

    随即他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里是灵月宗秘境,在这里是绝对不会出现能瞒过他探测的东西存在的。

    这一点是所有长老们共同探索后认定的事实。

    这秘境中灵兽虽然强,但顶天也就是金丹五层的存在,如果他们对自己的徒儿出手,虽然徒儿无法阻挡,但保命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是自己刚才感觉错了吗?

    不可能!

    换作任何长老在这里,可能都会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唯独他凌晨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是金丹九层的存在,但他凌晨真实的境界却远远超出了众人。

    他的神念告诉他,刚才那一瞬间的联系断开绝对是真的。

    “这地方还有没探索的地方?”

    想到这个可能,凌晨脸色当即阴沉下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徒弟和慕洋可就危险了!

    秘境之所以不算危险,那是因为他们长老早就清理掉了那些危险的东西。

    而现在突然出现些未知的东西,那事情可就超出掌控了。

    这秘境是灵月宗大能留下的,谁也说不好会不会有什么变态的危险。

    想到这一点,凌晨立刻向着自己感应到方向冲了过去。

    这秘境不能在探了!

    这不是他小题大做,而是理应如此,金丹境界对于现在的灵月宗来说那可是高端战力,少一个都不行!

    更何况还有一个天赋逆天的徒弟也在里面呢!

    凌晨可不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

    “这是边界?”

    叶齐天与慕洋正大眼瞪小眼互相对视着。

    两人不知自己走了多久。

    而且他们的眼睛很好,没有眼花。

    “就这么走出来了?”叶齐天看着那黑色的荒土与茂盛草地的交接处惊讶的问道。

    “嗯。”慕洋也有些无语,两人一直以来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放松。

    可没想到这一路上什么危险都没有遇到,就这么平淡的走了出来。

    虽然这是个好事情,但两人先前的警惕不就是白费功夫了嘛。

    “这样也好,不出危险那不是最理想的结果嘛。”慕洋很快便调整好心态说道。

    “也是。”叶齐天可不是受虐狂,能轻松快乐当然是最好了。

    随后两人便踏出了那荒土所在的范围,只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脚下的荒土在他们走出去的那一刹那好像有了些许变化。

    好像比他们看到的扩大了一点。

    而且叶齐天脖子上那凌晨给的保命法器好像也微微闪烁了一下。

    “走了这么久肚子也饿了,要不要吃些东西?”刚刚踏出边界,慕洋的肚子便发出咕咕的声音。

    慕洋脸色一红,随即咳嗦了一声来掩盖自己的尴尬。

    随手掏出了干粮叼在了嘴里,又拿出一块十分自然的递给了叶齐天。

    “从进来就没有吃过东西,一直到现在你应该也饿吧,我这里正好多带来些干粮,将就着吃点吧。”

    可慕洋却没有想到,叶齐天摇头拒绝了自己的好意。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不行,怎么?还在生气?气我当时怀疑你是奸细?”慕洋理所当然的以为是叶齐天还在责怪自己。

    而叶齐天又摇了摇头,随后在慕洋震惊的目光中拿出了两只已经宰杀好的鸡。

    “我带了食物,一会儿找个地方烤了吧。”

    “…………”

    随后两人又走了一段距离,便停了下来,垒起了篝火,架上了鸡。

    “你说,那两位前辈这样值得吗?”

    …………

    凌晨正在极速的赶向叶齐天所在的地方。

    “应该就是这里了。”停下脚步,凌晨四处看了看,他能感应到叶齐天离自己不远了。

    随后,凌晨便闻到了一丝香气。

    那味道,好像是肉被烧烤的味道。

    凌晨闻着香味,开始寻找叶齐天。

    能在这秘境中烤东西吃的,除了自己那个徒弟和慕洋也没有其他人了。

    跟着气味走准没错。

    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

    凌晨走到一处草丛旁停了下来,香气就是从那草丛后传来的,想必叶齐天就在这草丛后面了。

    轻轻扒开挡住视线的草丛,凌晨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一点点靠近那香气传来的地方。

    终于,草丛到了尽头,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篝火之上被烤的直冒油的烤鸡。

    随后便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动的两个人。

    果然是在这里。

    凌晨微微一笑,随后便打算走出去。

    可脚刚刚挪动,便听到叶齐天说了句他们值得吗。

    这话直接让凌晨定住了要迈出草丛的身体。

    现在凌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他们是谁?

    这次秘境中只有叶齐天两个参加了,根本就没有其他人。

    就算有,也绝对不会瞒过他。

    那叶齐天口中说的他们是谁?

    凌晨不打算出去了,他想要听听叶齐天口中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可惜两位老前辈了。”叶齐天接过慕洋递过来的烤鸡,没有丝毫犹豫张嘴便咬了上去。

    “算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想这么多还不如自己手里的烤鸡香呢。”随后叶齐天便专心致志的开始对付手中的烤鸡来。

    而这,可就苦了凌晨了。

    他本来想要听一下叶齐天说的到底是谁,可现在叶齐天不说了那可怎么办?

    出去问?这也是个办法。

    这般想着凌晨便走出了草丛。

    “师父?”

    “凌老?”

    看到凌晨出现在自己面前,叶齐天与慕洋有些诧异。

    凌晨明明是端坐在秘境外围修行呢,怎么现在出现在这里?”

    “嗯。”凌晨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

    “你们遇到什么古怪的事情了吗?”

    “古怪的事情倒是真的有。”慕洋听了这话,眼前一亮,随后便掏出了自己当时拿走的树木残渣。

    “这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接过慕洋递上来的树木残骸,凌晨眯着眼睛看着那与众不同的模样陷入了沉思。

    “秘境我也来过好几次了,怎么从来没有发现这么古怪的东西。”

    “这东西你们是从哪里捡到的?”凌晨脸色凝重的问道。

    未知便代表了风险。

    “秘境最中心。”慕洋老实的回答。

    “秘境最中心?那地方我去过,哪里有这种东西?”凌晨有些惊讶的说道。

    “不知道,但我们发现那里都是这样,而且土地都是黑色的。”

    慕洋告诉了凌晨所有他看到的情况。

    “黑色的土地?”

    他们说的究竟是哪里?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见过就更别想了。

    “我也不知道,当初我历练的时候还没有发现这种情况,可能就是最近发生的变化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