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卖假货的系统 > 第二卷 幽国臣主斗! 一百六十六 不用在意!
    如果把广安与广元两个人放在一起对比的话,显而易见的,广安看起来要难对付许多。

    那一身如同爆炸般的肌肉,只一眼就让人感觉充满了无尽的力量。

    可事实却不是如此。

    广安的弟弟广元才是真正恐怖的存在。

    广元,第七代长老,与第七代宗主广元是亲兄弟,听起来或许会觉得广元要比广安弱许多。

    可真正了解他们的人就知道,广元才是真正恐怖的存在。

    别看广元高高瘦瘦的,看上去没有几把力气,可他真正的力量是人们想象不到的。

    广元与广安这两兄弟平时也没少较量,可都是以广安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为结局惨淡收场。

    曾经有人为广元做过一个测试。

    举重。

    广元自身有一个法器,那法器会根据使用者注入的灵力增加重量。

    当时人们让广安与广元分别拿着测试,由其他长老注入灵力。

    结果广安只是在长老注入一半灵力后便坚持不住了。

    而广元,却生生把长老的灵力给耗了个一干二净!

    仅仅是肉身的力量,便可以达到同阶无敌。

    这非常不可思议。

    因为人们修炼主要提升的境界,而不是肉身,虽然肉身在提升修为后也会得到相应的增强,但增强的幅度几乎是低到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广元的力量居然可以做到同阶无敌。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当时所有人都在想尽办法寻找广元如此强大的秘密,可找寻半天,始终没有找到。

    到最后也只能认为广元是天生神力。

    现在两兄弟虽然只是一道精神意念,但归根结底那也是按照本尊的一切来对照的。

    所以,广元还是像他活着的时候一样,力量大到不可思议!

    在广安看来如果眼前这两个小家伙以外貌和名号来区分两人的实力挑选。

    那等待他们的将是无比惊讶的事实。

    想到年,发现他们的那两个小家伙不就是因为这样吃的亏嘛。

    “好了,来选吧。”广安摊开双手一脸坏笑的看着两人。

    “我不选。”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叶齐天居然倒退了两步摇头说不选择。

    “怎么?你怕了?”广元上下打量叶齐天一眼,语气有些失望的说道。

    天赋重要吗?重要。

    但天赋在怎么重要也不如勇气重要。

    能被长老在融合九层就弄进秘境考验的人,天赋绝对远远超出常人。

    广元本以为是来了个天才,可现在一看,也就那样吧。

    虽然脑子的确好使,但实在是有些懦弱了。

    面对敌人连出手都不敢,就算有再强的天赋又能怎么样?

    没有动手的勇气,再高的修为也如同空中楼阁一般。

    本对叶齐天有些许好感的广元感觉自己可能看错人了。

    就连慕洋也是疑惑的看向叶齐天。

    他可不认为叶齐天不敢动手,叶齐天都敢不给他面子顶撞自己,怎么可能会不敢动手?

    连金丹五层的师兄都敢不计后果的顶撞,现在换成压制修为的早已经死去的前辈又有什么不敢?

    慕洋相信,叶齐天绝对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这么说的。

    “两位是我灵月宗的前辈,我怎么可能对两位出手。”

    叶齐天从来就没有怕过,他只是担心这两位不知多古老的两位前辈而已。

    这两个,一个是宗门的宗主,一个是宗门的大长老,不说对死人应该有的尊敬,就说这职位,叶齐天也不能对两位出手。

    “哈哈哈,我还以为什么呢,没事,我们两个老梆子不在乎这么多,都是已经死了的人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广元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对叶齐天那消失的好感又重新出现了,不仅出现,还以飞快的速度上升着。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尊敬他的人,就算在他活着的时候都没有见过这种人。

    其实这也是因为叶齐天那被地球上的风气所影响的性格造就的。

    在地球上,有一句话可以说是从古流传至今。

    死者为大,不管先前有什么仇怨,人死了,那仇怨也就应该如同一缕清烟一般消散。

    人死如灯灭,对于死去的人是要保持敬意的。

    这句话是刻在了叶齐天的骨子里伴随着他长大的,现在要他对两个没有丝毫仇怨的晚以死去的人出手。

    他的心理上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就更不要说,他是灵月宗的弟子了。

    眼前这两位前辈可是灵月宗曾经的长老与宗主,就这辈分放在这里,叶齐天也决不想动手。

    “小子,不用在意,就像老弟说的那样,我们还存在着的意义就是考验你们啊。

    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直接打过来就好了。”

    广安也是一脸笑意。

    他能不笑嘛!

    广安从来就没有想过,他死了居然还有人如此尊敬他。

    对于这种后辈他又怎么可能不高兴啊!

    就算人死了,但意念也勉强算是半个人啊。

    只要是人就没有人会讨厌尊敬自己的人。

    “晚辈想的不只是如此。”叶齐天继续说道。

    “虽然不知道两位前辈到底是以什么我无法理解的形式存在的。

    但,如果我们战斗的话,两位也会有所消耗吧。

    如果只是消耗些许灵气也就罢了,在这秘境灵气充足的很。可如果消耗的是两位存在的根本呢?

    那样。我们两个不就是罪人了嘛。”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叶齐天从地球上看的那些中知道,在这种意念状态下对战消耗的是存在的本身根基。

    如果根基被耗尽,那广安与广元两兄弟说不定就会烟消云散。

    虽然叶齐天也无法确定这些话到底是真是假,但大概率应该是真的。

    他可不想让两个前辈因为和自己对战然后烟消云散。

    这番话说的两人有些沉默。

    叶齐天说的一点都没错,两人如果要出手的话,需要消耗的就是他们那所剩无几的精神力量。

    虽然可以用极少数的精神力量来调动灵力对战。

    但他们的力量本来就所剩不多。

    如果真打起来,绝对会加快两人消失的速度。

    呵呵呵呵呵………

    广元突然笑了起来。

    笑的是那么无奈,是那么悲凉。

    随后他开口说道:“你们知道吗?

    人死如灯灭,人一旦死亡,那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

    但有些人却可以用特殊的办法来减缓自己被世人遗忘的速度。”说着广元右手指了指自己。

    “就想现在我们这样。

    但这种办法也只是减缓,因为我们是一道意念,一道灵魂的力量。

    时间一长,我们就会慢慢消散。

    等到我们彻底消失了,那我们就是真正的死亡了。

    直到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记得我们为止。”

    广元苦涩一笑说道:“就是这样。

    但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件事情。”说着广元与广安便带着一种落寞的神情看着两人。

    “在这个不大的秘境里两个人需要把所有的地方都看全,需要多长时间?

    我和老哥在这里起码有二百年了吧。

    你觉得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还有活下去的动力吗?

    还有必要活下去吗?

    两百年是什么概念?是一个十分空虚的让人看到绝望的时间。

    我和老哥早就腻了现在的生活。

    说是消散,不如说是我们自愿接受真正的死亡。”

    把一个人关在一个狭小空间里,那个人能撑住多久?

    答案是最多三天。

    而广元与广安在这里待了多少年了。

    哪怕他们的心再大,这秘境在怎么有趣,他们也会待腻的。

    刚开始的他们,就如同重获新生的人一样高兴。

    可这几百年过去了,当初的庆幸已经表为了麻木,变成了那深不见底的绝望。

    两人已经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活着,明明那么想自我了断,可心中那一丝念想却限制了他们。

    “前辈。”叶齐天有些悲凉的看着眼前这两位嘻嘻哈哈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两人,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他不知道这两位到底是犯了错还是因为什么呆在这里,但心中的同情是不会被束缚的。

    “我知道了,前辈。”慕洋对着两人鞠了一躬,神色恭敬的说道。

    随后他便举起手中长剑对准了广安。

    慕洋撇了叶齐天说道:“师弟,这是两位前辈的考验,出手吧。”

    “嗯,我知道了。”叶齐天点了点头,也是举起了手中的匕首满脸严肃的看着广元。

    见状,广安两兄弟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知道,叶齐天两人已经想明白了到底为什么要有这种考验了。

    …………

    “喂,你说我们这么做真的对吗?”一片茂盛的树丛之中,慕洋与叶齐天正盘膝坐在地上。

    面前是一堆篝火,篝火之上架着两只拔了毛的鸡。

    在火焰的烘烤下,勾人的香气慢慢散发出来。

    而叶齐天却双眼无神的盯着眼前的烤鸡,思绪不知已经飘向了何方。

    “还在意吗?”慕洋伸手把他那鬓角的一缕长发撩到了耳后,语气有些关切的问道。

    “我只是有些难受而已。”叶齐天还是那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慕洋拿起已经烤好的鸡,递到了叶齐天面前。

    “吃吧,吃完了或许心情能好一点。”

    “你说,他们到底图什么呢?明明都已经死了,却还要说为宗门贡献出最后的力量这些荒唐的话。

    怎么就不能消停一下呢?”

    广安这两兄弟让叶齐天想起地球上那些为了祖国牺牲的老战士了。

    多么相似啊,为了自己的家可以舍弃生命,舍弃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