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卖假货的系统 > 一百三十六 真正的凶手!
    “这事情闹的,还真是个笑话啊。”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人,凌晨已经无话可说。

    修行就是这样,因为什么事道心可能就会破碎,而破碎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将消失,化作泡影。

    人们都说,修行最不能碰的就是感情!

    现在看来果真如此,当年风华正茂,心比天高的两个天才,因为一个情字落得个如此下场,还真的让人唏嘘。

    都是可怜人啊,他凌晨又何尝不是可怜人啊!

    只不过他比起现在这二位要幸运许多了。

    “谁!给我出来!”凌晨正看着两人感叹,突然转过身来对着一处空空如也的地方看去,怒目相视!

    “凌老不亏是凌老啊!我都隐藏的这么好了,居然还能被你发现!”声音传来,本来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仔细看去,那人正式逍遥宗宗主郑平!

    “你来干什么?现在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看到郑平,凌晨脸色冰寒的看着他。

    “我只是看看,又不会做什么,凌老不至于要赶我走吧?”听到凌晨的呵斥,郑平不怒反笑说道:“怎么说这两个人也是我一手促成的杰作,我来看看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嗯?”凌晨瞳孔一缩,凝重的看向郑平!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凌老想的那个意思。”郑平好像听到了凌晨心中所想,乐呵呵的说道。

    “当年那个杀手,是我的手下!”郑平慢条斯理的说出让人惊怒的话。

    “也是我指示他对那就女人下手的,不过我当时只是想挑起他们之间的怒火,让他们内斗。

    而且我也没想要死了那个女人,可没想到那什么散灵液居然可以那样使用,也算是给我开了眼界了”

    说着,郑平用食指点了点脑袋。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女人对他们两个那么重要,他们居然也没有开战,这一点倒是也让我惊讶了许久呢。

    不过,现在这个结果也算是完美吧,虽然比我预想的要晚来这么久,不过总算是发生了嘛,而且效果比我想得还好。

    这一点倒是没让我的辛苦和这么多年的等待白费。”

    看着面带微笑的郑平,凌晨突然感觉身体发寒。

    眼前的这个真的是人吗?居然在几十年前就算计了所有人!

    “咻!”突然凌晨从地上捡起两块石子对着王历和鬼羽打了过去。

    石子击打在两人的脖子上,随后两人晕了过去。

    看到两人晕倒凌晨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郑平。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你不会。”郑平好像知晓一切。

    “你有没有那个实力先不说,就算你有,你敢出手吗?”郑平笑着,但他的眼睛之中却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凌晨一阵沉默。

    郑平说的话很有道理。

    他虽然能杀掉郑平,但那样他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且打起来他也没办法保证鬼羽与王历的安全。

    而且他还知道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郑平身后站着的可能是幽国中的那位皇子,如果他今天在这里杀了郑平,估计明天灵月宗和他都会被安上逆贼的名头。

    “你知道的,皇子是支持我的,我死了,你们灵月宗可就要玩完了。

    我知道,你不会放弃灵月宗的。”郑平做在地上,无所谓的说道。

    “至于为什么要说这些?可能是想找个人显摆一下我的丰功伟绩吧。

    我凭借一己之力坑害了两个宗门的宗主,就这一点,我可比其他人强出太多了!

    你说是不是啊?凌晨?”

    看着郑平那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凌晨第一次感觉到了愤怒。

    天知道他有多想一巴掌甩在郑平的脸上!

    “没想到啊,最不起眼,与世无争的你,才是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你这小人当得可真好啊!这么多年我们居然没有丝毫怀疑过你!”

    说道最后凌晨几乎是从牙齿中挤出这些字。

    “多谢称赞!我最喜欢别人称呼我为小人了!

    因为小人活的久,活的滋润啊!

    哦,对了!我刚刚才想起来,当初那杀手的匕首上可不只是抹了散灵液,还有狂暴巨蜥的血呢!

    那个什么王思语是吧?她现在是不是一但使用灵力过多就会发狂啊?

    如果是,那就说明当时的血是起作用…………”

    “啪!”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直接打断了郑平的话。

    “别这么激动,容易伤身体的,人老了,就多休息一下嘛,动手动脚的有些不太礼貌了。”郑平脑袋歪向一边,脸上多出了一个巴掌,十分清晰。

    但他却一点没有在乎,反而笑的更加让人厌恶!

    “凌老,你说你为了这两个废物操这么多心干嘛?不如跟着我干,到时候灵石随便花!”

    “滚!”凌晨不打算在听下去了!

    他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和郑平交流!

    他怕自己一会儿忍不住一巴掌拍死他!

    “好好好!我马上就滚,就不在此扰乱您了。”郑平到底还是示了弱。

    他能看出来现在的凌晨正在气头上,而且刚才那让他都反应不过来的一巴掌也告诉了他凌晨如果想要杀他易如反掌。

    他现在可不敢在挑衅凌晨了,万一凌晨真的忍不住一掌毙了他,那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现在他炫耀也炫耀够了,玩也玩腻了,没有必要冒着生命危险还留在这里了。

    “那凌老,我们下次见。”郑平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

    “师父!你终于回来了!”叶齐天与刘芒正在屋中看着王思语生怕她做什么傻事,结果一回头就发现凌晨肩膀上扛着两个人正站在他们身后。

    “嗯。”凌晨只是应了一声,便把鬼羽与王历扔在了床上。

    “父亲!”王思语看到自己的父亲昏迷,赶忙凑上前来查看。

    等发现王历只是受了些皮外伤也服用过疗伤丹药后这才放下心来。

    随即看向王历身边昏迷中的鬼羽,杀意在眼睛中流转。

    她伸出手去,灵力在手中流转,打算趁这个机会直接干掉鬼羽。

    虽然她不知道凌晨为什么要带鬼羽回来,但这并不影响她报仇,不去说凌晨这是给了她亲手报仇的机会。

    在王思语手离鬼羽胸膛还有半寸,马上就可以杀掉他时,一只手突然出现抓住了她。

    王思语疑惑的看向凌晨,她不明白凌晨为什么要阻止她。

    只见凌晨对着王思语摇了摇头,把她的手给强行拽了回来。

    “鬼羽现在还不能死!”

    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凌晨便不在解释。

    这样苍白无力的解释当然不会让王思语满意,但凌晨却没有任何说下去的表示,王思语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只能僵硬的站在那里看着凌晨。

    “你们几个先出去吧,等会儿有事我会叫你们回来的。”凌晨捏着眉头心烦意乱的说道,随即像是赶苍蝇一般向着几人挥手。

    …………

    三人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乖乖的走了出去。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凌晨这幅模样,不管怎么想,绝对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们留在这里只能添乱。

    还不如给凌晨腾出空间,让他自己去操作呢。

    …………

    “给我醒过来!”凌晨看着昏迷中的二人,轻声喝道。

    明明声音只是正常人说话的音量,但听在耳中却如洪雷滚滚一般。

    一下就把两人从昏迷中强行给惊醒了!

    “凌老?”王历迷迷糊糊的看着凌晨,随即想起了昏迷之前发生的一切。

    王历笑了,但却没有发出声音,而且那笑怎么看怎么心酸。

    “没想到,我恨了这么多年的人居然也不是凶手!还真是可笑啊!”王历低声自语道。

    “我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么早就算计你们两个。

    他是我见过心性最重的人。”凌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着精神恍惚的王历他心中也有些许难受。

    两人毕竟相处了这么多年,早就是很好的朋友了,看着朋友这么难受,凌晨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凌老,有办法能让我在短时间内杀了郑平吗?”王历面无表情的看着凌晨。

    “没有。”凌晨无奈摇头。“你们境界差距太大,短时间内根本就没有办法,而且他身后有皇子撑腰,我们也不能动他,不然灵月宗会被灭门的。”

    “师弟。”这时早已醒过来的鬼羽突然开口说话了。

    他的声音很沙哑,就像是沙粒互相摩擦一般。

    “这是这么多年后我第一次叫你师弟。

    帮我,帮我恢复实力!”

    看着鬼羽脸色苍白着叫着自己师弟,王历心中突然一酸。

    鬼羽多久没有叫过他师弟了?忘记了,当现在鬼羽突然叫他师弟,他不由得想起了当年两人意气风发一起闯荡世间的时候。

    当时的两人是多么的要好啊,结果现在却沦落到这般田地。

    可悲,可叹。

    “只要我恢复了实力我就能杀了郑平为语儿报仇!”鬼羽的眼中满是仇恨。

    “怎么帮你恢复?”凌晨疑惑的看着鬼羽。

    “我和师弟修炼的功法是宗主精心挑选的,两个功法是可以相辅相成,互补互给的。

    只要师弟把灵力输送到我的体内,那就可以激发我的潜力,会恢复我的修为不说,还能让我更进一步!

    只要我能达到元婴三层,我就能杀掉郑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