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卖假货的系统 > 一百零四章 狗血的进展!
    凌晨又掏出一个储物袋扔给了叶齐天,却因为叶齐天的愣神砸到了他的头上。

    吃痛下叶齐天才反应过来,赶忙手忙脚乱的接住那掉落的袋子。

    “师父,这里面有你的一丝神念?”叶齐天之所以愣神完全是因为听到了凌晨的这句话。

    这话听起来很通顺,也没有什么很难理解的地方,但其中的意思却有很大的差别。

    叶齐天不是小白,他知道境界是如何划分的。

    神念这东西是要元婴境界的大能才可以使用的,金丹境界根本就不行!

    哪怕是在强的金丹境界也不行!

    那凌晨为什么会有自己神念加持的法器?

    只有一种解释,凌晨是元婴境界的大能!

    但这样问题也就随之而来了,叶齐天曾经扫描过凌晨,他的境界明明是金丹九层啊!

    系统可不会骗人,出错也几乎不可能,那凌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很奇怪?”凌晨明白叶齐天想要问的是什么。“谁告诉你境界只能往上走不能往下降的啊?”

    凌晨十分自然的说出这让人难以理解的话。

    “人在遭受到重创后身体不稳定境界是会跌落的,又或者是心境出了问题,驾驭不了当前的境界,那也会让境界跌落的。

    这么说你明白吧。”

    “那师父你…………”叶齐天欲言又止。

    “你想这么多关于我这个糟老头子的事干嘛?做好自己的事去!”

    凌晨没打算告诉叶齐天原因,只是说出因为什么情况才会掉落境界后,便闭口不言了。

    这样叶齐天也不好在问了。

    只能把这事记在心底。

    “那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吧。”

    …………

    “人总是有不能把握的事情的,等你以后真正的成长起来你就会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与无情的。

    就算我现在告诉你,你也不会真正的明白,以后自己去感受吧。”

    叶齐天走后,凌晨瘫坐在椅子上,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一般,连容貌都好像老了几岁。

    他眼中满是无法言语的悲痛与凄苦。

    …………

    啪!

    “我只是去叫你盯着叶齐天他们的,谁叫你去参加那什么宗门大比?参加也就算了,你居然还得了个第三名?

    你是活得久腻味了,想要早点死吗?

    如果是的话你就直说,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屋内,青年十分愤怒,那清秀的脸此刻都变得有些扭曲。

    他一脚就把李龙龙踹倒在地上,嘴里不时的叫骂着,可见他对李龙龙有多么不满。

    “对不起!柳师兄!

    是我大意了,请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在犯的!”

    “你还想有下次?!!”柳云看着跪趴在地上的李龙龙就气不打一处来。

    宗门大比近在眼前,现在正是宗门长老最紧张关注的时候,任何可能暴露出他们的行动都不能有!

    上次报仇也只不过是小打小闹,可这回李龙龙却是犯了个大错误!

    如果不是顾及往日情分,他现在可能真的会一掌毙了李龙龙。

    “请柳师兄饶了我吧。”李龙龙现在很紧张,他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他刚一来到宗门时就是这个柳云接待他的。

    当时的柳云看上去人畜无害,因为长相问题他还曾经爱慕过柳云,还是后来知道真相后才放下了这个心思。后来一点点的接触中两人才互相确定了双方奸细的身份。

    从那以后,李龙龙心中那个温文尔雅柔柔弱弱的柳师兄就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个残暴不仁,脾气古怪的柳云。

    而这柳云正是叶齐天当时在路上遇到过的那个可能喜好男色的柳师兄!

    李龙龙知道,柳云在外那一副模样全部是装出来的。

    自己曾经亲眼看到过柳云报复其他的师兄。

    那是在他正式依附柳云的时候,当时柳云接到了外出任务,而一同前往的便是曾经因为柳云相貌欺负过他的师兄。

    那师兄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人,当时看到柳云长得漂亮便起了色心,结果发现柳云是男子身后,便嘲讽柳云,还时不时的拉着他去比武场去较量一番。

    柳云当然不是那个师兄的对手,每次那师兄都朝着柳云的脸打,不打到鼻青脸肿是不会罢手。

    结果那次出任务师兄还是嘲笑柳云说他这个娘娘腔去是送死的。

    柳云没有在继续忍受了,他是奸细不错,但他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在完成任务回来的前一天晚上,柳云交给了李龙龙一瓶毒药,让他在晚饭里下毒。

    当时的李龙龙就是给两人跑腿的,平时做饭什么的都是由他负责,那师兄当然不会对他有戒心。

    李龙龙是看着那师兄把放了毒药的饭吃下去的。

    随后毒发,师兄却没死,或者说柳云的毒药本来就不致命。

    师兄灵气被压制,身体用不出一丝力气,只能任由柳云折磨。

    把头发硬生生揪下来,指甲盖用竹棍撬下来,把人绑在树上用鞭子抽打,把皮肤割开一个口子用烧好的滚烫的热油从伤口处直接浇进去。

    一撕,一大块皮肤就会脱落,而因为热油的原因被撕下的部分不会流血直接被烫熟了。

    残忍,毫无人性!

    师兄从刚开始的怒骂变成哀嚎,一直到最后的求饶,这些声音传入李龙龙的耳中,他感觉他快要疯了,他做不到这么狠心。

    他想要离开,但却被柳云强行抓住留了下来。

    看着他一点点的把师兄折磨至死。

    随后,柳云亲手把师兄的尸体丢给你灵兽,看着灵兽撕咬啃食。

    当时他笑得是那么开心。

    李龙龙也在场,他吓尿裤子了。

    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违抗柳云的命令。

    哪怕是想都不敢想。

    …………

    “过几天就是宗门大比了,到时候该怎么表现你应该明白吧。”发泄一番后柳云冷静下来冷眼看着李龙龙。

    “我知道,到时候我会输给他们的。”李龙龙连忙说道。

    生怕说晚了又要惹柳云生气。

    “滚吧。”柳云捏捏眉心,挥手示意李龙龙离开。

    “是。”李龙龙滚了。

    是真的像一个球一样蜷缩在地上艰难的滚动着。

    滚出一段距离后李龙龙便站起身来,他这幅狼狈的样子是不能让别人看到的。

    …………

    可事情总是发生的出人意料,十分狗血的,叶齐天看到了这一幕。

    他从凌晨那里回来,正好路过这里,便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当然,在看到李龙龙的时候叶齐天就一个闪身躲在了树后面。

    看着李龙龙鬼鬼祟祟的溜走,叶齐天只能感叹世事无常。

    你说他费劲心思都找不到的奸细,结果出来走走就发现了,这不就是造化弄人嘛!

    …………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谁啊?”李龙龙开口问道。

    他不记得有人要来找自己啊?

    要去宗门大比?

    还差几天呢!

    柳云?

    他可没这么有礼貌!

    “咚咚咚!”门外没有人回应,只是在一直敲门。

    “来了!”不管是谁先把门打开吧,在这宗门里又不会有人想要对他不利,门开了也无大碍。

    门一打开,便看到叶齐天站在门外一脸的笑意。

    “怎么是你?”李龙龙开口问道。

    叶齐天怎么会有时间来自己这里?

    或者说他为什么要来自己这里?

    李龙龙想不明白。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叶齐天还是继续微笑。

    “屋里乱,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我说的事可是很重要的,你确定不让我进去?”

    既然李龙龙不给面子叶齐天也就没必要好言好语的往上贴了。

    当即冷笑着说道。

    “进来吧。”打开门放了叶齐天进屋。

    李龙龙不敢赌,他说不好叶齐天说的重要是事是什么。

    “屋里明明挺干净的嘛。”叶齐天看着屋内随口说了句。

    “我还要修炼,有什么事赶紧说,说完就走吧。”李龙龙有些不耐烦。

    “你还挺着急?”叶齐天意味深长的说道。“刚才你从那间屋子里滚出来怎么没见你着急啊?”

    唰!

    利剑出鞘声响起,叶齐天只感觉眼前一花,一把剑便搁在了他的脖子上!

    利剑离他的脖子很近,近到他能感受到剑身上的冰冷,在这种距离下李龙龙可以让他的脑袋瞬间搬家!

    声音都来不及喊的那种!

    “你为什么会知道的?!!”李龙龙一脸杀意的看着叶齐天。

    那扭曲的面孔如同野兽一般。

    这其实很正常,上一个奸细的死状他也看到了,如果叶齐天把他捅出来,那他也会成那个样子。

    没有人能坦然接受死亡。

    “我碰巧路过那里而已。”叶齐天知道自己猜测是对的“我其实没想到你是奸细,本来想吓吓你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结果你也知道了。”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李龙龙双眼之中泛着血丝,他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自己的举动才彻底暴露出自己来。

    “行了!你要是敢杀我,就不会和我废话了,刚才直接就动手了。”叶齐天伸出手指,轻轻向外推着剑刃。

    “放下吧,你不敢!”叶齐天一边推着剑刃一边嘲笑着李龙龙。

    李龙龙敢吗?他不敢!

    眼前的人可是凌晨的徒弟,如果他这一剑划下去了,那凌晨一定会狠狠折磨他的。

    他也绝对没有活着的可能了。

    “你的手在抖什么?”叶齐天感觉到了剑刃在颤抖。

    随即看向李龙龙,只见他握住剑的右手在细微的颤抖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