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英雄联盟之无双大盗 > 第五十八章 最近火法师有点多啊
    最近火法师有点多啊

    “他便是杀害我哥哥的那个凶手?”

    面前的火法师面色苍白,穿着一身火红色的法袍,双眼凹陷,眼周有一圈黑眼圈,两只纵欲过度的眼睛即便是在正常看人的时候,也有种**裸的贪婪欲望充斥其中。

    爱莲娜很不明白,队长何等英雄人物,怎么就会有这么一个酒色财气样样都沾的垃圾弟弟。

    可就是这个废物弟弟,在现在也是自己要联络的人员之一,昨天联系的那个大人物,并没有给她打足够的保票,而她对那个大人物所能提供的最大的帮助,便是告诉了他李琦的真实实力。

    初级剑士?或者更高,能够一剑斩杀身为高级剑仆的中年剑士,还是在他连用两次火燎原之后,毫发无损地击杀了他,这种实力,可不是一般的初级剑士能够拥有的。

    可即便是告诉了那位大人物李琦的真实实力,那又能怎么样呢,最多也只是让那位大人物在李琦的手下不会吃暗亏,自己这个消息的价值还并没有能够达到让那位大人物不惜一切代价除掉李琦的地步。

    初级剑士,那可是四级职业者了,放在哪里都不可小觑。她看着面前贪婪地打量着自己的中年法师,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他叫李琦,是风系魔剑士,他会在个人赛大比上出战。”

    “能够斩杀我哥哥,那你凭什么认为我能够打败他!我那个哥哥虽然为人做事有些蠢,但是一身实力可不是假的。”中年魔法师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里面包含着贪婪,包含着欲望,却独独没有失去亲人的悲痛。

    “他的强,强在他的剑术修为之上,据我所知,他在魔法师的实力上,仅仅止步于初级魔法学徒而已。”爱莲娜在努力解释道。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有些血缘关系的骨肉兄弟完全没有报仇的欲望,反倒是自己这个外人,对这件事这么上心,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她努力抛弃自己杂乱的思绪,恰到好处地掩藏住自己心中的悲凉。

    “学院大比上面可不准随便伤人。”中年法师的脸都快要贴在了爱莲娜精致的鼻尖上面:“这可是城主大人亲自下的令。”

    “可是也没有说过不能失手伤人!”爱莲娜带着一丝气愤,她感觉到自己情绪的不对,定了定神,继续说道:“这是魔法学院的个人赛,如果他敢在比赛中用出自己的剑士实力,毋庸置疑,他将会被城主严惩,如果他不使用出自己的剑士修为,我相信以阁下高级魔法学徒的实力,怎么也不会给他投降的机会,不是么?”

    “况且他只是一个人而已,就算是折鹤团的人,但他和折鹤团众人非亲非故,到时候,木已成舟,一个活着的高级魔法学徒和一个死去的初级魔法学徒谁更有价值,不是显而易见的么。”爱莲娜在心中暗骂面前的中年法师,嘴上依旧在努力解释。

    “可是……”中年法师的鼻尖在爱莲娜的脖颈处游走,整个身体都快要贴在爱莲娜玲珑有致的身躯之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他可是你的哥哥啊!”爱莲娜猛地退后两步,厌恶地看着他,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可是他已经死了啊,按照你的说法,他只是一个死去的哥哥,凭什么让我冒着得罪折鹤团的风险,哦,不对,也许是冒着得罪折鹤团身后站着的两大世家的风险去杀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呢?”中年法师张开双臂,以更加不可思议地表情看着面前的爱莲娜。

    “你!”爱莲娜眼中满是厌恶与失望。

    她点开地上的光门,想要转身就走:“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真替队长感觉羞耻。”

    “可我怎么觉得你为了替我哥哥报仇好像有些不遗余力呢?”中年法师在她身后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什么意思!”爱莲娜转身怒气冲冲地看向中年法师。

    “我的意思是……”中年法师再一次贴过来,贪婪地看着爱莲娜镂空皮甲处隐现的白皙深沟:“你都已经这么不遗余力了,再加一点筹码会怎么样呢?没准我就同意了呢?”

    “就比如说……你?”中年法师的手指掠过爱莲娜的耳边,急不可耐地抚摸着爱莲娜的头发。

    爱莲娜柔软的身躯猛地僵住,她猛地呆在了原地,面前的法师即便是高级魔法学徒,但终究也是法师,法师的羸弱众所周知,自己柔软身躯内,隐藏着的,是猎豹般的速度与力量,只要自己轻轻一个勾手,面前的这个讨厌的家伙便会被自己掀翻在地。

    可是……自己恨他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为什么会提不起揍他的兴致?难道,想要报仇,真的有这么难么……

    屈辱的泪水顺着爱莲娜姣好的面颊珍珠一般无声地滴落,雪白的肌肤失去了防具的保护,**裸地暴露在空气之中……

    中年法师就像是发了情的野兽,急不可耐地将自己埋入那一堆粉腻之中,观战室内的幻境渐渐熄灭,很快,整个室内便响起了野兽般的嘶吼声与压抑着的痛苦**……“今天谁上啊?”小白躺在观战室内,一边无聊地看着手上的法杖,一边问身边的常德明。

    “不知道,你问赫连!”常德明头都没抬,继续鼓捣着昨天搞到手的黄卷轴,像是对待情人一样温柔地抚摸着。

    “得了吧你,一个破卷轴有什么好炫耀的,哥哥回家一趟,找一堆给你!”小白实在受不了常德明那个态度了,忍不住出言鄙视道。

    “不是让你去找赫连了么,别来烦我!老子忙着呢!”常德明依旧头都没抬,仔细整理着卷轴上面系着的黄色丝带。

    “赫连师兄?没工夫搭理我,他和李师弟两个修炼狂人,从昨天修炼到现在了,这会儿还在冥想呢。”小白就像是没看见常德明的不耐烦,凑过来继续骚扰他。

    “这什么卷轴?把你宝贝成这个样子?”小白压低声音,朝着常德明手上的卷轴扬了扬下巴。

    “干嘛?”常德明警惕地将卷轴藏到身后:“告诉你也无妨,这个!好东西!”

    “哦?”这下子小白是真有些好奇了,常德明虽然不是世家子弟,但是眼光一项挑剔得很,连他都要说一声好东西,这该是什么样的好东西?

    “到底是什么?”就连一边拭剑的布鲁都被吸引了过来。

    “四阶金属性镜反术卷轴!”常德明把卷轴收到自己的禁断之戒里,这才好整以暇地开口道。

    “镜反术!”小白惊呼一声:“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会让你碰见?我长这么大还没碰见过镜反术的卷轴呢!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不给!”常德明眼睛一瞪:“一边玩去,我花了大工夫,欠了一屁股债才买下来的,得亏下手快,这要是下手慢了,连毛都捞不着。”

    “花了多少金币?”文涛在一边看得好奇,探过头来问道。

    常德明没有说话,伸出一个巴掌,晃了晃。

    “五千?”文涛瞪大了眼睛。

    “对滴!”常德明点了点头,看他洋洋得意的样子,五千金币买到这个卷轴,反而像是捡了大便宜一样。

    “这么贵!”文涛一下子被吓住了,在心里默算这么一张卷轴得抵得上自己做多少张极致风刃术的卷轴出来,算了半天泪流满面,原来自己一个月的功夫也就抵得上人家一张卷轴而已。

    小白朝着常德明鄙视道:“你是把自己卖出去了么?买了这么个玩意回来!”“今天谁上啊?”小白躺在观战室内,一边无聊地看着手上的法杖,一边问身边的常德明。

    “不知道,你问赫连!”常德明头都没抬,继续鼓捣着昨天搞到手的黄卷轴,像是对待情人一样温柔地抚摸着。

    “得了吧你,一个破卷轴有什么好炫耀的,哥哥回家一趟,找一堆给你!”小白实在受不了常德明那个态度了,忍不住出言鄙视道。

    “不是让你去找赫连了么,别来烦我!老子忙着呢!”常德明依旧头都没抬,仔细整理着卷轴上面系着的黄色丝带。

    “赫连师兄?没工夫搭理我,他和李师弟两个修炼狂人,从昨天修炼到现在了,这会儿还在冥想呢。”小白就像是没看见常德明的不耐烦,凑过来继续骚扰他。

    “这什么卷轴?把你宝贝成这个样子?”小白压低声音,朝着常德明手上的卷轴扬了扬下巴。

    “干嘛?”常德明警惕地将卷轴藏到身后:“告诉你也无妨,这个!好东西!”

    “哦?”这下子小白是真有些好奇了,常德明虽然不是世家子弟,但是眼光一项挑剔得很,连他都要说一声好东西,这该是什么样的好东西?

    “到底是什么?”就连一边拭剑的布鲁都被吸引了过来。

    “四阶金属性镜反术卷轴!”常德明把卷轴收到自己的禁断之戒里,这才好整以暇地开口道。

    “镜反术!”小白惊呼一声:“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会让你碰见?我长这么大还没碰见过镜反术的卷轴呢!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不给!”常德明眼睛一瞪:“一边玩去,我花了大工夫,欠了一屁股债才买下来的,得亏下手快,这要是下手慢了,连毛都捞不着。”

    “花了多少金币?”文涛在一边看得好奇,探过头来问道。

    常德明没有说话,伸出一个巴掌,晃了晃。

    “五千?”文涛瞪大了眼睛。

    “对滴!”常德明点了点头,看他洋洋得意的样子,五千金币买到这个卷轴,反而像是捡了大便宜一样。

    “这么贵!”文涛一下子被吓住了,在心里默算这么一张卷轴得抵得上自己做多少张极致风刃术的卷轴出来,算了半天泪流满面,原来自己一个月的功夫也就抵得上人家一张卷轴而已。

    小白朝着常德明鄙视道:“你是把自己卖出去了么?买了这么个玩意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