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十一章 亲自出手 (4200)
    虽然说,来到一个世界,就要学会适应一个世界的风土人情,苏昼本已经做好要吃上一餐黑暗料理的觉悟,但奈瑟尔家族的小大公为他准备的早饭却是意料之外的丰盛。

    烤蘑菇,烤肉,一盆炸虾和葡萄酒——非常健康和高蛋白的一餐,他吃的十分满意,连续吃了八次。

    说来也怪,烤蘑菇和炸虾也就罢了,毕竟奈瑟尔城周边的确潮湿且有湖泊,但是葡萄酒这奢侈品居然在末世还有,当真是有些古怪。

    “大人,迷宫中有一些地区比较适宜种植作物。”一位正擦着冷汗,看着苏昼大口侵吞庇护所资产的侍女低声回答道:“再加上一些德鲁伊的法术辅助,至少食物是不愁的。”

    根据她所说,不仅仅是农作物,迷宫中的超凡魔兽繁殖速度也远比末日将临前在地表的繁衍速度快,所以城市中甚至不缺超凡材料和魔兽肉。

    埃利亚斯现在正在密室中观看奈瑟尔家族的一些日志和记录,用以把握如今庇护所城市的现状,故而没有和苏昼一起吃早饭。

    “这么说来,倘若不是世界末日,你们这个世界都快靠迷宫抵达世界大同,至少是全民不愁吃穿的地步了啊。”

    苏昼的调侃,异世界本地人自然是听不懂的,看见对方一脸困惑的表情,苏昼也感觉有些无趣,他开始怀念起手机和网络起来:“哎,什么时候我能有个可以在异世界也能联网的手机啊,到时候遇到不懂的东西,还能顺手去查个千度,去道乎上面提问,来个‘在线等,急!’……”

    如此想到,他也没有继续吃饭的性质,挥挥手,示意侍女可以开始收拾餐具,而自己回书房继续看魔法书。

    但是,就在苏昼离开餐室之后,这位侍女的表情就微微一变,她先是吐出一口气,然后紧张的环视周围,从胸口中摸出一张无色半透明,类似水晶薄片般的魔法装备。

    紧接着,她便将这张水晶薄片放在苏昼之前坐着的位置……仅仅是一瞬间,原本无色的水晶便化作紫青色。

    做完这些,感觉这一系列行动似乎没被人发现后,这位侍女又深呼吸了一次,冷静下来,开始正常的收拾餐具餐盘。

    依照正常的流程,她结束了相应的工作,稍后又在管事那里请假,声称自己身体不适,需要去见医生,很快便得到许可。

    接下来,这位侍女就离开了大公府,前往奈瑟尔城一处偏僻的区域。

    “希望信使大人给的这个通讯祭坛能正常使用吧……”

    躲在无人的小巷中,她从隐蔽的砖瓦废墟中翻出一个造型颇为精致的水晶小祭坛,在定了定神后,侍女便开始以一种奇异,哪怕是奈瑟尔城本地人也不懂的语调开始咏唱,然后郑重的将紫青色的水晶薄片放在了祭坛之上。

    一阵阵魔力的光芒闪动,祭坛上的法阵启动了。

    “信使大人,这便是那位杀死了三位使者的荒野行者的魔力波动,我已经将其储存在您所给予的晶片中了……”

    随着咏唱,原本体内并没有魔力的侍女,周身也开始荡漾起整整水纹一般的波动,而她也将自己的思维灌入祭坛中:“新上任的大公是一位十四岁的小男孩,实力只有正式低阶,并无威胁,但是那位被他雇佣的荒野行者,实力却不下于前任大公,而且在得到奈瑟尔家族的魔法传承后,他的实力肯定会更进一步。”

    “如果想要消灭他,一定要派遣足够数量的使者,不然的话,很可能……”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因为出现在她身后的苏昼,已经干脆利落的将其打晕。

    “之前我就觉得奇怪,怎么会有人把法器藏在胸口的,害得我还疑惑的多看了两眼,估计会被误认为喜欢大胸,风评被害。”

    将昏迷过去的侍女扔到一旁,苏昼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小型水晶祭坛:“有意思,居然是可以传递信息和魔力的复合法器?这上面就是我故意留下的那一点残留灵力吧,可惜了,本来还以为能顺藤摸瓜,抓到其他潜伏的叛徒,没想到只是通讯。”

    如此想到,他将上面放置的水晶薄片抽出,随手捏成粉末,随风飘散。

    此时,法阵的另外一头,通讯接通了。

    “是奈瑟尔城的同胞吗?前段时间有三位使者陨落在那里,大部分同胞也被清缴,寻找父神神殿的进度再一次停滞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能听见,通讯的彼端,传来急促的男声,他很迫切的想要知道这边的消息。

    他说的语言,并非是奈瑟尔城本地的语言,甚至不是千湖之国时代的语言,而是更早的年代,更加古老的语系——当然,无论他说的是什么语,苏昼都是听不懂的。

    所以,嘴臭青年只是思虑了片刻,就便用前段时间刚刚学会的异世界脏话来了一个素质三连:“CNM,NMSL,WSND。”

    众所周知,人类学习一门母语外的新语言时,率先学会的便是脏话。

    很明显,祭坛另一头,被侍女称呼为‘信使大人’的存在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而等到他搞明白自己被骂了的时候,苏昼已经干脆利落的一法雷击,将那水晶祭坛炸的粉碎。

    半个小时后,匆匆赶来的埃利亚斯便在大公府的大厅中,看见了被苏昼囚禁在水牢中的侍女。

    水牢,听起来很帅,实际上就是苏昼凝聚出了大量水系灵力,将人禁锢在其中而已,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苏昼可以随意调控自己控制范围内的水压和流速,故而用于囚禁某些不想杀死的目标还是非常有用的。

    “没想到,居然还有间谍吗。”

    埃利亚斯倒是不奇怪,毕竟奈瑟尔家族最忠心的那些侍从侍女早就在这么半年内被杀光了,现在在府内的都是新招收的,只是他想不出,明明被发现的风险这么大,那些水之神的信徒究竟是如何蛊惑这些侍女背叛的。

    “很简单啊,因为这位侍女,也是他们的一员。”

    苏昼倒是半点也不奇怪,他将手伸入水牢之中,掀开被禁锢的侍女耳后的头发,可以看见,在那里有着腮和些许不起眼的鳞片:“反正末世日都要来了,死也没啥可怕的,拼一把就拼一把——对于有希望的人来说,这种想法也不奇怪。”

    “是吗……我还以为大家的想法都是‘反正末日都要来了,有啥可努力的,没必要那么辛苦,干脆等死吧’。”

    灰瞳少年苦笑一声,也算是开了一个玩笑,而苏昼也笑着回复道:“这就是人类的矛盾性啊。”

    塔尔塔迪斯世界的众生大多都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半等死的心态,哪怕是荒野外的盗匪,本质上也不过是游荡在尘世之外,享受自由的那一类人,打劫是他们找刺激的生活方式……但那只不过是因为没有希望的自暴自弃而已,倘若有一线生机,无论是什么人,都不会放弃,并会因此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动力。

    很明显,这位侍女是一位鱼人。苏昼用水牢囚禁一位鱼人,这件事虽然听上去有点搞笑,很类似用毒气拷问亡灵,用火刑审判火元素,把德鲁伊放逐进无人荒野那样,根本就是行为艺术,但实际上却不然。

    根据‘没什么卵用的生活小常识’便可得知,鱼,也是会被淹死的。只要水压足够大,哪怕是深海鱼都能被深深‘淹死’,而苏昼如今给自己水牢加持的水压,堪比两千米的深海,这位侍女单单是呼吸就很困难,更别说发力挣脱了。

    但是,明明之前只是一个普通人,如今却能承受两千米的水压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对方已经不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水之神的族裔。

    此时,苏昼放缓了水压,他对终于缓上一口气的侍女问道:“说吧,为什么背叛奈瑟尔城,和那些暴徒为伍?”

    虽然理由无比明显,但还是要对方亲口说一次。

    而那位侍女在咳嗽一声后,便恨恨地看向苏昼,她冷笑道:“我们是,神选的后裔!和你们这些新神的信徒不一样,只要父神取回了自己的力量,我们就能度过末世,至少,有一部分人可以存活至下一个纪元……就像是上一个纪元末期那样。”

    “哪怕是死亡,也不过是回归父神的怀抱,我的灵魂是不灭……”

    啪嚓。苏昼用雷法杀了她,狂暴的雷光将其化作焦炭,连带灵魂。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水之神看上去真的存在,而且他们的组织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庞大。”

    苏昼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杀女人的奇怪道德洁癖,他可是最标准的性别平等主义者,什么性别在他眼中都一样,别说是这位侍女了,哪怕是迦楼罗那种非人级的美人,他一样能下死手。

    和雅拉这种颜控可不一样,他苏昼打人,可从不看人好不好看!

    埃利亚斯明显被苏昼过于果断的出手吓到了,不禁向后缩了一缩——不过他也很明白,这个侍女的态度很坚决,有种被洗脑的倾向,问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消息,不如干脆杀了:“的确……而且,他们很清楚‘纪元’的信息。而我们却对此一无所知。”

    “从这点可以看出来,敌人并没有放弃对奈瑟尔城的窥探。”将焦炭扔出窗外,吃饱喝足的苏昼如此建议道:“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抓紧时间——比如说,我们现在就去迷宫看看情况。”

    “好的,苏先生。”觉得很是心累的埃利亚斯叹了口气,回答道:“我这就带您去。”

    奈瑟尔城的迷宫,距离主城并不远。

    倘若说,苏昼当初进城的地方,是南城门的话,那么迷宫就位于主城城外三公里的一处小丘陵地带。在那里,有一道菱形的裂缝,通向幽邃的地底深处。

    这么点距离,对于苏昼而言,哪怕是慢点飞,也就几分钟便到了。

    迷宫周边有很多营地,一般来说,大部分冒险者平日都在营地中生活,只有有了收获时才会回主城喝酒享受。

    只是最近这段时间,奈瑟尔城很乱,以至于冒险者对迷宫的探索都出现了极大的影响,整个营地中并无多少人流,显得很是萧条。

    苏昼与埃利亚斯一齐降临迷宫入口处,这里还有一个登记进出,判断死亡失踪的冒险者记录处,原本属于大公的记录官已经被水神信徒杀死,而水神信徒安置的记录官也早就在昨天的混乱中逃离,如今在这里空无一人,需要冒险者们自己登记。

    随手在登记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时间,苏昼便进入其中,而埃利亚斯因为自身实力和安全问题,只能选择跟着苏昼,不然的话,倘若水神信徒派出一位菁英阶的刺客,他哪怕用出‘底牌’,恐怕也就多活个几分钟而已。

    而就在苏昼等人进入迷宫之时。

    远方,某不知名迷宫深处,隐蔽的冰晶洞窟之中。

    之前被挂断了通讯,又被人用半生不熟的脏话问候了全家的‘信使’,已经从恼羞成怒中冷静了下来。

    “看来,那位潜伏在奈瑟尔城的同胞已经被发现了。”

    他看上去,像是一种奇特的独角鲸拟人,有着可以行走,也可以在水中游动的奇特六肢,而头顶有着一根长长的白色长角。

    他凝视着眼前的祭坛,沉思道:“父神复苏未久,实力还未恢复全盛,的确不能随意出手,镇压一位菁英巅峰,甚至即将突破至近神的强者,奈瑟尔大公意外身亡,本应该是最好的机会,但结果意外频出,不仅三位使者身亡,就连敌人的具体消息都不清楚。”

    “但不管怎么说,敌人的实力,应当也不下于前任奈瑟尔大公。”

    即便自视为神之后裔,有着选民的高傲,但信使也绝不至于轻视敌人,他轻声地自言自语:“而我们至少也知道,奈瑟尔城周边的迷宫下层,的确有着父神的一处主要神殿,可以大量回复父神的力量。”

    这就足够了——单单是这一点,便足够让他们倾尽全力去将其攻打下来。

    “之前只派出三位菁英阶的使者,本以为绰绰有余,但现在看来,是我们判断失误——可这一次不会了!”

    巨大的鲸口,扯出一个狰狞的弧度,独角鲸信使的视线转移到地图上的奈瑟尔城所在:“等着吧,狂妄的家伙!”

    独角指出,按在地图之上。信使微微发力,尖锐的独角便刺穿地图,将其背后的冰晶也彻底刺穿,粉碎为雪尘。

    “我会直接申报父神,请祂亲自出手,赋予神力!”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