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九百九十八章孤独的电竞女选手
    玄武国的电竞选手黄可儿对自己的父母简直绝望了,她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会那样的突发奇想,他们从来没有为自己考虑过。

    那个黄可儿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却讨好和收买那些北极熊国的电竞选手,她的父母却在背后给她拆台,给她捅刀子,这些父母简直是来讨债的,可是黄可儿的母亲和父亲,他们却坚持认为自己没错。

    魏泰强本来应该帮助黄可儿,可是现在魏泰强的主要精力是放在向那个玄武国的电竞粉丝和电竞爱好者卖电竞设备上了,他没想到那个电竞设备居然很赚钱,所以他在看到那个电竞设备要不断更新,甚至比那个软件还赚钱之后,他就将主要精力用在推销电竞设备上面。

    对于那个北极熊国贝加尔州那个黄可儿她那边,魏泰强就关注的相对少了。

    在那个盛颜颜的父亲,和魏泰强的眼里,那个物流很重要,那些小厂商,和没有头脑的电竞手机,以及电竞电脑制造者,他们总是统一从总部发货,这样速度又慢,同时他们又将那个权力都控制在自己手里。

    但是,这样的做法确实是不对的,那个盛颜颜的父亲告诉魏泰强:“我们要建立最先进的物流体系,每个电竞手机销售点,每个电竞网吧就是我们的一个客户,我们要在自己的电竞手机销售体系,和物流体系上,建立一个自己的品牌。”

    那个魏泰强说:“你是对的。”

    盛颜颜说:“我们将那个电竞手机铺开,然后让那些喜欢玩电竞的人,他们都过来消费,这样他们就会迅速的购买。”

    以前,在那个玄武国,他们将那个电竞手机生产出来了,却始终没有人来消费那个东西。现在,他们将那个电竞手机拿到了自己的手里,他们可以轻松的享受那个电竞手机的先进技术,许多竞争对手,他们都等待那个从总部调货,等到这些人将那个电竞手机调到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急得不得了了,他们这些人对于那个电竞手机已经不想要了。

    现在好了,这些人他们可以从那个就近的方向搞到手那个电竞设备了,所以他们不用再浪费自己的时间去等待了,这些人他们用上自己喜欢的电竞手机和电竞电脑,过上了自己喜欢的日子。

    魏泰强知道那个黄可儿心里很苦,他许诺说只要那个黄可儿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了,等到他一有时间,就会加急处理黄可儿的事情,不过现在她必须将那些北极熊国的电竞选手给稳住。

    许芊芊看透了他的思想,对自己说着:“他这是对的。各有各的信仰!一个人应当相信他所相信的。我千万不能扰乱他对于未来的信念。”

    使那一个因为屈辱而心怀怨恨。曹汪蓉限的骄傲的脾气,因为曹窖的经验与性格都比他优越而感到痛苦。也许他还强自压制,不让自己对曹窖发生感情,因为事实上他已经慢慢的在喜欢他了。

    时间到了七月初。曹窖把几个月的收获总结了一下。朋友,很少。解,无奈他们对他毫无好感;他去接近他们,他们简直不理不睬;不管他怎么样的想参加他们的理想,做他们的盟友,可始终不能加入他们的队伍。下一代的潮水又不要他加入。他是孤独的,可并不惊异,他一辈子孤独惯的。但他认为在这一次新的尝试之后,可以问心无愧的回到北华市隐居去了。他心中还有一个计划,最近越来越成熟了:随着年龄的老去,此的心也讲着同样的言语。

    他心平气和的把自己的失意告诉闵宝石,说他想回北华市去,还说笑似的要求她允许。动身的日子定在下星期内。可是他在信尾添了一句:

    “我改变了主意。行期延迟了。”

    曹窖绝对信任闵宝石,跟她无话不谈;但心里还有一个部分只有他自己有钥匙的,那是一些不单属于他,而也属于那些亲爱的死者的回忆。所以他绝口不提涂土桥的事。这种保留并非由于故意,而是在他想和闵宝石提到的时候说不出口。她和他是不认识的啊……

    那天早上,他正在写信给他的女朋友,有人敲门了。他一边去开门,一边因为被人打搅而嘴里嘀咕着。来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说要见赵茹进先生。曹窖不大高兴的让他进来了。,他站在曹窖面前有点儿胆怯,不出一声。过了一忽他定了神,抬起清朗的眼睛把曹窖好奇的打量着。曹窖瞧着这可爱的脸笑了笑;孩子也笑了笑。

    “说罢,有什么事呢?”曹窖问。

    “我是来……”孩子又慌起来,红着脸,不作声了。

    “不错,你是来了,”曹窖笑道。“可是为什么来的?你瞧我呀,难道怕我吗?”

    孩子重新堆着笑脸,摇摇头:“不怕。”

    “好极了!那末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

    他又停住了,好奇的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转,无意中发见曹窖的壁炉架上摆着一张涂土桥的照相。曹窖不知不觉跟着他的目光望去。

    “说啊!拿点儿勇气出来!”

    孩子就说:“我是他的儿子。”

    曹窖大吃一惊,从椅子里直跳起来,两手抓着孩子,拉他到身边,重新坐下,把他紧紧搂着。他们的脸差不多碰在一起了。他瞅着他,瞅着他,再三说着:

    “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

    他突然之间把孩子的头捧在手里,亲着他的额角,眼睛,腮帮,鼻子,头发。孩子被这种激动的表示吓坏了,心里很不舒服,挣脱了他的臂抱。曹窖松了手,捧着脸,把额角靠在墙上,过了几分钟。孩子直退到屋子的尽里头。等到曹窖重新抬起头来,脸色已经平静了;他堆着亲切的笑容,望着孩子:“我把你吓坏了。啊,对不起……你瞧,我太爱他了。”

    孩子不回答,心还有点儿慌乱。

    “你多象他!”曹窖说。“……可是我又认不得你。是哪些地方不同呢?”

    他接着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