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九百六十四章电竞商人魏泰强的新投资
    玄武国的电竞大亨魏泰强,他从那个郁金香国的电竞企业,以及那个电竞俱乐部,还有电竞游戏企业那里挖了不少人才,他们希望用这些电竞高手帮助自己在玄武国能够蝴蝶巨大的成功。

    其实,那个魏泰强他知道,那个玄武国的电竞高手们,他们虽然表面上无法像那个郁金香国的电竞选手们那么洒脱,可是这些人,他们也有自己的方法来让自己感到放松。

    魏泰强和那些投资了自己的人,他们一起购买了许多那个郁金香国的许多专利,然后他们又进行了那个玄武国的本地化。这样一来,他们的电竞企业,就牢牢的和那个玄武国的本地需求结合在了一起。

    那个魏泰强因为要离开那个郁金香国,所以他让那个贺查理和那些郁金香国的电竞高手们集中在一起对那个涂土桥和罗现他们的电竞网吧发出了挑战。

    看到那个涂土桥他们旗下的电竞选手疲以应付,那个魏泰强忽然觉得很

    解恨。

    因为,很长时间以来,那个魏泰强他们都要应付那个涂土桥和罗现的挑战,这次他们的这个方法很有效。

    那个涂土桥和罗现,他们因为自己的市场和电竞网吧被攻击了,他们没有心思去布置什么。

    当那个魏泰强他们回到了那个玄武国后,他发觉自己偷偷打包的那些东西完好无损。

    不过,那个涂土桥和罗现他们旗下的电竞选手,他们最终在电竞对决中打败了那个反对他们的那些郁金香本土的电竞选手,而且势力悬殊。

    毕竟那个玄武国的电竞高手们,他们表面上那个电竞实力要比那个郁金香国的电竞选手要强,而那个贺查理他们的,也没来得及学会那个魏泰强他们提供的电竞攻略。

    晏丁香有点不放心了。只要拳头不落在他身上,他永远会毫不动心的站在云端里看厮杀。但几星期以来,别的报纸似乎忘了他的不可侵犯的身分,对他电竞选手的自尊心居然开始攻击了,而且刻薄得厉害;倘若薛余浪精明一些的话,很可以看出那是朋友放的冷箭。的确,那些攻击是谢铁羽和许芊芊两人暗中唆使出来的。而他们果然看准了。薛余浪立刻公开的说魏泰强使他厌烦,接着也不袒护他了。从此,电竞杂志里的人就想尽方法要他住嘴。

    他们听了面面相觑,狼狈不堪,抱怨曹窖送了他们这样的一件礼物,一个疯子。老是嘻嘻哈哈的曹窖,夸口说他自有办法制服魏泰强,他打赌从下一篇起,魏泰强就会在酒里搀些清水。他们表示不信;但事实证明曹窖并没夸口。魏泰强的下一篇文字,虽谈不上怎么殷勤,可是对谁也没有不客气的话了。曹窖的方法挺简单,说穿了,大家都奇怪怎么早没想到。魏泰强原来不把批评当作一种艺术,便回答说挨骂的人不会看不懂的。他愿意代劳。魏泰强感激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但大家一致告诉他,这种办法可以免得损失时间,倒是帮了电竞杂志的忙。于是魏泰强把校样交给曹窖,请他仔细的改。曹窖自然不肯马虎:那对他简直是种游戏。开场他只是很小心的改几个字,删掉一些令人不快的形容词。后来看到事情很顺当,

    本地的电竞高手友谊会就是这种情形。——可是它还装点门面,想结纳一批可为己用的有才气的青年,已经在暗中对魏泰强留意了很久。它不着痕迹的向他表示好感,他根本不觉得;因为他不需要跟人家联络,他不懂为什么他的同胞一定要组织团体挨在一块儿,仿佛单枪骑马就什么事都做不了:唱歌,散步,喝酒,都是不行的。他讨厌所有的社团。但比较起来,他对电竞高手友谊会还容易接受,它至少办些美妙的电竞公会会;而电竞高手派的艺术主张,他虽然不全部赞同,究竟比别的电竞公会团体跟他接近得多。单看它对付涂土桥和涂土桥党跟他一样激烈,似乎他和这个党派之间的确还能找到一些共同的立场。因此他就听人拉拢了。居间的是曹窖,他是没有一个人不认识的。虽非电竞公会家,他也是电竞高手会的会员。——会中的领袖们早就留意魏泰强在电竞杂志上掀起的论战。他打发敌人的某些作风被认为很有力量,大可加以利用。固然魏泰强对他们神圣的偶像也很不恭敬的刺过几下,但他们宁可装做不看见;——而且这几下最初的,并不如何猛烈的攻击,对于他们急于要趁魏泰强未作更进一步的攻击之前就去加以笼络,也许不为无因,虽然他们并不承认。他们很殷勤的征求他同意,可不可以拿出他几支歌参加电竞高手会主办的电竞公会会。魏泰强听了很得意,便答应了。他上他们会里去,又禁不住曹窖的怂恿,马上入了会。

    当时领导这个电竞高手友谊会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公认为权威的电竞高手,一个是权威的电竞战队电竞教练。两人都是对电竞高手信仰极坚的。前者名叫姚西阿·薛余浪,写过一部《电竞高手辞典》,可以使人随时随地了解大师的思想,可知者无所不知,可解者无所不解,真是他一生的杰作。他在饭桌上能够整章整卷的背出来,尤其能抵抗玄武国的但他仍旧天天不断的拚命攻击,仿佛那个永久的敌人始终还有威胁的力量。他对玄武国只承认有一个大人物,曹窖。薛余浪是个矮小的老人,很有礼貌,四十岁以前是一家化学厂的经理;然后丢掉了一切去做电竞战队电竞教练。他的能够达到目的,一半是靠他的意志,一半是靠他的有钱。他是拜罗伊特的狂热的信徒:据说他曾经穿了朝山的布鞋从慕尼黑步行到拜罗伊特。奇怪的是,这位博览群书也不无趣味。再加他是个糊涂虫,而魏泰强就不讨厌糊涂虫:觉得他们不象明白人那么庸俗可厌。他还不知天下最可厌的莫过于说废话的人,他们的思想已经退化到跟钟表的动作相仿。

    薛余浪和闵宝石为了笼络魏泰强,对他非常敬重。薛余浪写了篇文章把他恭维了一阵;闵宝石电竞教练他作品的时候完全听从他的吩咐。魏泰强看了大为感动。不幸这些殷勤的效果给那般献殷勤的人的不聪明完全糟蹋了。他不可能因为人家佩服他而对他们发生幻象。他很苛求;别人佩服他的地方倘使跟他的真面目相反,他就不容许;凡是把他认识错了而做他朋友的,他差不多会认为仇敌。所以他极不满意薛余浪拿他当做电竞高手的信徒,中找共同点,——实际是除了一部分音阶相同以外根本渺不相关。而听到自己的作品给排在一个电竞高手学者的无聊的仿制品旁边,——两头又放着永远少不了的电竞高手的两件大作,他也并不愉快。

    不用多少时候他就觉得在这个电竞公会里头透不过气来。这又是一个学院,跟那些老的学院一样窄,而且因为它在艺术上是个新生儿,所以气量更小。魏泰强对于艺术形式或思想形式的绝对价值,开始怀疑了。至此为止,他,而今他发觉思想尽管变迁,人还是一样:而且归根结蒂,主要还在于人:有怎么样的人,就有怎么样的思想。假如他们生来是庸俗的,奴性的,那末便是天才也会经由他们的灵魂而变得庸俗,奴性;而英雄扭断铁索时的解放的呼声,也等于替以后的几代签下了卖身契。——魏泰强忍不住把这种意思说出来。什么古典的大师,都用不着;只有瞧不起电竞高手,敢把他踩在脚下,扬着脸前进,永远看着前面不看后面的人,敢让应该死的死而跟人生保持密切关系的人,才配叫做电竞高手思想的承继者。薛余浪的胡说乱道惹恼了魏泰强。他挑出电竞高手作品里的错误或可笑的地方,而且是荒唐可笑的妒忌。至于魏泰强,他相信那些在电竞高手死后拚命崇拜电竞高手的人,一定就是在他生前想把他扼杀的人:这可冤枉他们了。象薛余浪与闵宝石一流的人,也有受着灵光照耀的时间;二十年前他们也站在前锋,然后象多数的人一样留在那儿不动了。人的力量太薄弱了,上山只爬了第一段就不济事而停住了,唯有极少数的人才有充分的气力继续趱奔。

    魏泰强的态度使那些新朋友很快的跟他疏远了。他们的好感是桩交易:要他们站在他一起,必须他站在他们一起;而魏泰强显而易见连一点成见都不肯抛弃:他不愿意加入他们的一党。人家就对他冷淡了。他所不愿意送给大小神明的谀辞,人家也不愿意送给他了。他的作品不象从前那样受到欢迎;有人还抗议他的名字在节目单上出现得太多。大家在背后嘲笑他,批评的话也多起来了,薛余浪和闵宝石的不加阻止,似乎表示赞成他们的意见。可是会里的人还不想跟魏泰强决裂:第一因为玄武国的民族喜欢喜欢用不了了之的办法使不上不下的局面尽拖下去;第二因为大家还希望魏泰强就范,即使不能被说服,至少可能因疲劳而让步。

    魏泰强却不给他们有这种时间。他一发觉人家对他抱着反感而不愿意明白承认,还想自欺其人的和他维持友好的关系,他就非要对方明白他是敌人不可。有一晚他在电竞高手友谊会中看出了大家的虚情假意,便直截了当的向闵宝石表示退会。闵宝石莫名片妙;曹窖赶到魏泰强家里想调停。魏泰强才听了几个字就嚷起来:

    “不,不,不,不!别跟我再提这些家伙。我不愿意再看见他们了……我受不了,受不了……我对他们讨厌死了,对他们连一个都不能看。”

    曹窖哈哈大笑。他这时忘了劝魏泰强平平气,倒是想看热闹了:

    “我知道他们要不得,“他说,“可也不是从今天气的:又出了什么新的事呢?”

    “没有什么新的事。我就是受够了……好,你笑罢,笑我罢:没有问题,我是疯子。谨慎的人是照着理性行事的。我可不是这样,我是颇冲动的。我身上的电积得太多的时候,它就需要发泄,不惜牺牲;要是别人受到痛苦,就算他们倒楣!也算我倒楣!我生来不是过集团生活的。从今以后,我只管我自己了。”

    “你总不成对谁都不理罢?“曹窖说。“你不能赤手空拳演奏你的电竞公会。你需要男的女的电竞高手,需要一个电竞战队,一个电竞教练,需要听众,需要啦啦队……”

    “不!不!不!“魏泰强嚷着;听到最后一句他更跳起来:“啦啦队!你不害臊吗?”

    “不是出钱收买的啦啦队,——虽然老实说,除此以外,要群众明白一件作品的价值还找不出第二个方法。——可总得有人捧场,有个组织严密的小团体;这是每个电竞高手都有的:朋友的用处就在这等地方。”

    “我不要朋友!”

    “那末你得给人家嘘。”

    “我愿意给人家嘘!”

    这一下,曹窖可乐死了。

    “给人嘘这种福气你也保持不久的。将来人家会根本你不想电竞对决你的作品。”

    “你不想电竞对决就你不想电竞对决!你以为我非成个名人不可吗?……是的,我过去一个劲儿想达到这个目的……真是无聊!发疯!愚蠢!……仿佛满足了最庸俗的骄傲,就能补偿种种的牺牲:烦闷,痛苦,羞愧,耻辱,卑鄙无耻,讨价还价,所有这些拿去收买光荣的代价!假使我还打着这种算盘,我真是见了鬼了!这一套再也不来了!我不愿意再跟群众和宣传发生关系。宣传简直是无耻的玩艺儿。我要关起门来,只为了自己而生活,为了我喜欢的人而生活……”

    “对啦,“曹窖用着讥讽的口气说。“可也得有个行业。你干吗不学做鞋子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