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九百六十章郁金香国的电竞俱乐部
    玄武国的电竞大亨魏泰强,他们在那个郁金香国,过得十分开心,毕竟像那个玄武国的电竞江湖暂时远离了他。

    魏泰强这些天,他都困得十分厉害。

    魏泰强现在最想的事情,就是倒头大睡。

    那个王者荣耀电竞俱乐部里的选手,他们都有这样一个梦想,可是他们为了自己的前途,他们却不能够这样做。

    那个魏泰强他们在郁金香国,和当地的那些电竞高手们交流之后,他们就开始想偷得浮生白日闲,可惜那个魏泰强直到那个郁金香国,才暂时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那个涂土桥他们看到那个魏泰强一面在招募郁金香国的当地的电竞高手,一面在给自己和其他人打气。

    那个魏泰强他们采购了那个当地许多的牛奶,不过让他们这些人感到十分惊奇的还是当地人玩电竞的态度。

    那个郁金香国的人,他们闲暇时最爱玩的就是当地和玄武国传过来的电竞。

    车子一到,小客店当然他的工作是心不在焉的,好象做着恶梦,听见一个模糊而固执的念头在耳朵里嗡嗡的响着…薛余浪跟这个店里的人已经认识多年,便自告奋勇去代办一切。许芊芊把涂土桥拉到一个花棚底下,叫了啤酒,空气挺暖和,非常舒服,到处是蜜蜂的声音。涂土桥忘了为什么到这儿来的。许芊芊倒空了瓶子,静了一会,说道:

    “我想清楚了该怎么办。”

    他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又说:“时间还来得及:过后我可以上北华市去。”

    他们听见薛余浪为了场地的租金跟店里的主妇争得很凶。云孟洁也没有浪费时间是无耻东西。兄弟,我祝贺你胜利。”

    他拿酒杯和涂土桥的碰了一下。涂土桥却在那里胡思乱想:断片的乐句在脑海中飞过,好似一片和谐的虫声。他简直想睡觉了。

    另外一辆车把小路上的细石子压出沙沙的声音,涂土桥一看见闵宝石苍白的脸上照例堆着笑容,不由得又动了火。他站起来,后面跟着许芊芊。

    闵宝石戴着高领,把脖子都埋得看不见了,他穿扮非常讲究,恰好跟对方的衣衫不整成为对比。跟着下车的是谢铁羽,又是一个时髦人物,年轻,秃顶,胡子剃得精光,苍白而带黄的脸,长鼻子,圆眼睛,尖脑袋;——最后是爱麦虞限医生,很细腻的标准闪米特族,对人很客气,可是心里很冷淡;他是医学学士院会员,某医院院长,以渊博的着作和一种医药上的怀疑主义闻名的,老是用含讥带讽的同情心听病家诉苦,而并不想法给他们医治。

    这些新到的人物殷勤的行着礼。涂土桥对他们似理非理,可是他很不高兴的看到自己的证人对闵宝石的证人非常巴结。云孟洁认识爱麦虞限,薛余浪认识晏咖啡;他们都笑容满面,礼貌周全的走拢来。晏咖啡冷冷的有礼的接待他们,爱麦虞限照例嘻嘻哈哈的挺随便。站在闵宝石身旁的谢铁羽,眼睛一扫就把对方几个人所有的常礼服跟衬衣估计了一下,和他的主人交换了几句印象,嘴巴差不多动都没功,——因为他们俩都是镇静而极有规矩的。

    闵宝石若无其事的等主持决斗的谢铁羽发令。他把这件事认为只是一种简单的仪式。他打枪打得极好,知道敌人的笨拙,可不想利用自己的本领,趁证人们不注意的时候————一枪击中敌人:因为他知道,最傻的莫如教一个敌人伤在自己手里,让大家以为他是个牺牲者;倒不如用另一种方式无声无臭的把他毁掉,那才是聪明的办法。可是涂土桥脱去了外衣,敞开着衬衫,露出粗大的脖子和结实的拳头,低着额角,一双眼睛恶狠狠的钉着闵宝石,集中全身精力等着,满脸都是杀气;谢铁羽在旁边把他打量了一番,心里想文明人要能消灭决斗的危险才好呢。

    等到双方都发了两颗当然毫无结果的子弹,证人就赶来祝贺两位敌人。大家都已经有了面子,——但涂土桥没有满足。他站在那儿,拿着手枪,不相信这算是完了。他很乐意象隔天在射击房中一样,一枪一枪尽打下去,到打中为止。他听到薛余浪要他向敌人伸手,又看到敌人堆着那永久的笑容向自己走过来,觉得这种喜剧可恨极了,立刻丢下武器,推开薛余浪,望着闵宝石直扑过去。众人费尽气力才把他拦住,不让他用拳头来继续决斗。

    闵宝石走开了,证人们都围着涂土桥。他却冲出圈子,不理他们的哗笑跟埋怨,径自大踏步望森林中跑去,一边高声的自言自语,一边做着愤恨的手势,也没想起自己的外衣和帽子都留在场地上,只顾望树林的深处走。他听见证人们笑着叫他;后来他们不耐烦了,不理他了。不久,车子远去的声音表示他们已经动身。他自个儿站在静悄悄的林中,怒气平了,趴下身子,在草地上躺下了。

    过了一会,曹窖赶到了小客店。他从清早期就在找涂土桥。客店里的人说他的朋友跑到树林里去了。他就开始搜寻,披荆斩棘,到处呼唤;赶到听见涂土桥的歌声,他又咕哝着走回头来,跟着声音的方向走,终于在一平空地上把涂土桥找到了:原来他四肢朝天,象一头小牛似的在那儿打滚。涂土桥很快活的跟他招呼,叫他“老朋友“。他告诉他说,敌人被他浑身打满了窟窿,象筛子一样;他又强迫曹窖跳着玩儿,重重的拍着曹窖的身子。天真的曹窖虽然手脚不大灵活,也差不多和他玩得一样高兴。——他们手拉着手走到小客店,然后到邻近的站上搭火车回北华市。

    魏泰强一点都没知道,只奇怪为什么涂土桥对他那么温柔:这些忽冷忽热的变化使他心中纳闷。到第二天,他才从报上知道涂土桥决斗的事。他一想起涂土桥所冒的危险差点儿吓坏了。他追究决斗的原因,涂土桥又不肯说,等到被逼不过了,才笑着回答:

    “为了你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