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623章 友情岁月
    当然,那个陈金钩是有人在他背后撑腰的,要是没有人撑腰,那就没有人敢于做出巨大的投资决定。

    那个涂土桥对于那个陈金钩到哪个灯塔国的第五十一区,为自己解套感到高兴,可是那个陈金钩同时又对那些从那个玄武国哭着喊着要到这个灯塔国的玄武国国民感到虚伪和难堪。

    在那个陈金钩,在花费了数量巨大的金钱后,他开始对玄武国的国民感到绝望了。

    所以,那个陈金钩就来到了那个灯塔国,那个陈金钩以为灯塔国会有什么不同。

    其实,这个世界完全一样,在哪里都是弱肉强食,没有任何人会逃出这个规律。

    在玄武国的时候,那些人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吃不饱饭的人,他们也喜欢养狗。

    其实,那个陈金钩有一个开狗场的朋友,这个人有三个爱好,一个是做狗生意,这个家伙真的将养狗当做事业来做,二个就是抽雪茄,三个就打电竞,这个三样爱好和那个陈金钩一样。

    这家伙叫做作向前。

    这个人是一个女中豪杰,此女人有两个凶器,每个都有十厘米的碗那么大。

    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羡慕,有这样一个女人,做朋友,那些想找陈金钩麻烦的人也要掂掂自己的分量。

    向前出身在那个齐鲁省的好运油田,那个女人靠着一对凶器,行走江湖,是个人都要给她三分面子。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这样一个美女,虽然做着那个狗场的生意,这个女人却搞了一个无狗电竞小区。

    那个陈金钩对那个美女向前说:“你还真有一手,你左手卖狗,右手搞无狗电竞小区,要是还有那个狗肉餐馆,这天底下的钱就被你一个人给赚了。”

    那个向前玩起了房地产,才知道这个房地产不是人人都能玩的。

    更何况,那个狗粉是很厉害的,这些人他们掌握了舆论,这些人明明只占那个百分之三不到,他们的嗓门却很大。

    这些人靠着自己的大嗓门,将那些普通百姓都给吓到了。

    那些人他们知道向前的房地产生意不断顺利,所以这些人他们就让那个向前取消那个无狗社区的禁令。

    美女向前坚决不肯妥协,她说:“我这个人就这么一点爱好,就这么一点理想,我不想妥协,我不想让步,以后的事情爱谁谁?我反正就这样了,我就是不让步,以后怎么办我不知道,可是我就想这样继续过下去,我们的日子就这样过了。如果,我们和那些爱狗人士发生什么冲突,我们和他们有什么矛盾,我相信总有人会来帮我的。”

    那个向前和陈彪子取得了联系,她想让那个陈彪子帮她。

    陈彪子和那个向前取得了联系,他们这些人决定联合做那个炸鸡的生意。

    陈金钩对向前说:“你们的鸡排是小生意,一斤鸡排不过赚五块钱。”

    向前说:“鸡排确实是一个辛苦活,我们卖鸡排,可以赚到一点点钱。当当我们这些人靠这些鸡排获得现金流。”

    那个陈彪子帮助向前他们办了炸鸡店,那个何伯格与魏泰强特地帮助他们去搞了一个电竞网吧。

    在那个电竞网吧里,那些人纷纷商量【】着如何将自己的炸鸡店办成玄武国的头牌。

    那个向前,不断的对那个何伯格放电,因为何伯格对这个漂亮女人很喜欢,所以他们用了许多心思来帮助这几个向前,他们想让那个向前将自己的公司做大。

    那个向前已经开始随遇而安了,她的脾气没有那么暴躁。

    遇到了何伯格之后,那个向前希望自己能够和何伯格成为情人。

    因为,何伯格太优秀了。所以,那个向前觉得何伯格是自己理想的爱人。

    自从,何伯格帮助向前做了许多事情。

    向前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那个向前以前其实很可怜。

    小时候,那个向前所就读的小学,他们的老师嫌贫爱富。

    虽然,那个向前的数学成绩不错,可是她从来没有参加过竞赛。

    那个向前的班上,都是当地的市长,以及当地的元老会会长,以及那个当地税务局的局长子女。

    那个向前的班主任老师,她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她的名字叫做吴包金。

    当这个吴包金想靠着那个班上的学生将自己的孩子阶层向上流动的时候,她将所有的好机会都给了这些人。

    当然,这些人的智力其实一般。

    当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和他们的子女,将一切机会都拿到了自己的手中之后,他们就成为了所谓的精英。

    当然,这些人弄不出什么成绩来,这些人不过是白白的浪费资源而已,不过这些人有着优势的地位,一般的人不敢说他们。

    可是,那个向前明明文章写的不错,那个她的班主任居然一翻白眼,说:“你一个小学生为什么写出那个高中生水平的文章,这不科学,你肯定是抄袭的。”就因为这个原因,那个向前的班主任就将那个向前硬是按住了,她不愿意让那个向前获得成功的机会。

    那一群拥有资源和好处的人,却白白浪费了机会。

    可是,那个向前的数学老师蒋若枝更是一个蠢货。

    蒋若枝经常忙着做一些让人觉得提不起筷子的事情,那个向前经常可以回答超纲的问题。

    而且,那个向前完全是依靠自己的天赋,可是那个蒋若枝将那个向前训的像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学生。

    其实,那个蒋若枝的儿子倒是智力真的有问题。

    可是,那个蒋若枝的脑子里却好像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智力有问题这回事。这个家伙只知道去捞取一点小的好处,当这个蒋若枝和自己的儿子出现在那个学校里的时候,大家发觉那个蒋若枝的儿子四则运算都搞不清楚。

    大家觉得好笑,那个蒋若枝总是在忙碌着。

    但是,那个蒋若枝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了自己的学校,但是她却培养不好自己的孩子。

    所以,当地的家长早就看出了这个家伙是一个马屁精。

    那些当地人,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被那个蒋若枝教育。

    当地的家长们让学校的校长换了一个叫做沈白郢的人当教师,这个教师对教学还比较上心。

    后来,那个吴包金和这个老师还算合作愉快。

    虽然,那个沈白郢依然没有给那个向前什么机会,但是这个人好歹没有像那个蒋若枝那样去有意找岔了。

    沈白郢这个人他一门心思的就想为自己的创造一点收益,好在这个人还不像那个蒋若枝一样,那个蒋若枝

    完全是一个杂碎。

    吴包金非常得意,这个人得到了那些权贵们的赞赏。

    当那个吴包金因为那些人给了她一些残羹冷炙,所以她非常得意。

    向前在看透了那些人的所作所为之后,知道了这个世界是如何冷酷。

    所以,她开始靠着自我奋斗,许多人都说什么寒门难出贵子,其实寒门连吃碗饭都不容易。

    那个向前知道,那些学校的机会,十有仈Jiǔ就是为那些权贵子弟们准备的。

    那些人在吴包金的培养下,他们急乎乎得到了一切的机会。

    吴包金培养的是当地权贵的子女,那些人都被那个吴包金推荐到了那个顶级的出头露面的机会。

    当地市长的儿子章乌斌,当地元老会会长的儿子柳董松,当地税务局局长的女儿羊展展,他们这些人被那个吴包金推了出来。

    那个章乌斌和柳董松,他们后来赚到了许多钱。

    这些人也喜欢玩电竞,他们成为了那个涂土桥的承包商。

    当然,那个羊展展的工作也和电竞有关系。

    后来,那个向前靠着自己的能力打下了一片天地之后,那个向前总是在忙碌着。

    当那个向前因为自己的努力,而打下了一片天地后,她跟随那个何伯格与魏泰强他们来到了第五十一区。

    那个向前相信在那个灯塔国,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安宁。

    其实,在那个灯塔国的第五十一区,竞争要远比平常的地方强烈许多。

    这个地方,并没有让向前他们所期待的那个安宁。

    相反,无数的人只因为想获取一点点的成绩,却丧失了属于自己的尊严。

    当向前那些人被那个灯塔国的人愚弄,而感到自己心里不快的时候,黑暗公爵那些人却开始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感到得意。

    那个黑暗公爵说:“我早就说过,天下乌鸦一般黑,在哪里都是强者享福,而弱者流泪。偏偏有些人不相信,结果他们这些人,却为了心里中所谓的理想来到了那个灯塔国,结果他们失望了。这个世界上,很难给那些理想主义者一片净土。”

    查悦然说:“我忽然觉得那个何伯格与魏泰强真的很不容易。”不用经过任何穿堂过道,我们径直进了这家的起坐间:他们颇有见地索性把这里叫作“屋子”。一般所谓屋子是把厨房和大厅都包括在内的;但是我认为在呼啸山庄里,厨房是被迫撤退到另一个角落里去了;至少我辨别出在顶里面有喋喋的说话声和厨房用具的磕碰声;而且在大壁炉里我并没看出烧煮或烘烤食物的痕迹,墙上也没有铜锅和锡滤锅之类在闪闪发光。倒是在屋子的一头,在一个大橡木橱柜上摆着一叠叠的白盘子;以及一些银壶和银杯散置着,一排排,垒得高高的直到屋顶,的确它们射出的光线和热气映照得灿烂夺目。

    橱柜从未上过漆;它的整个构造任凭人去研究。只是有一处,被摆满了麦饼、牛羊腿和火腿之类的木架遮盖住了。壁炉台上有杂七杂八的老式难看的枪,还有一对马枪;并且,为了装饰起见,还有三个画得俗气的茶叶罐靠边排列着。地是平滑的白石铺砌的;椅子是高背的,老式的结构,涂着绿色;一两把笨重的黑椅子藏在暗处。橱柜下面的圆拱里,躺着一条好大的、猪肝色的母猎狗,一窝唧唧叫着的小狗围着它,还有些狗在别的空地走动。

    要是这屋子和家具属于一个质朴的北方农民,他有着顽强的面貌,以及穿短裤和绑腿套挺方便的粗壮的腿,那倒没有什么稀奇。这样的人,坐在他的扶手椅上,一大杯啤酒在面前的圆桌上冒着白沫,只要你在饭后适当的时间,在这山中方圆五六英里区域内走一趟,总可以看得到的。但是何伯格先生和他的住宅,以及生活方式,却形成一种古怪的对比。在外貌上他像一个黑皮肤的吉普赛人,在衣着和风度上他又像个绅士也就是,像乡绅那样的绅士:也许有点邋遢,可是懒拖拖的并不难看,因为他有一个挺拔、漂亮的身材;而且有点郁郁不乐的样子。可能有人会怀疑,他因某种程度的缺乏教养而傲慢无礼;我内心深处却产生了同情之感,认为他并不是这类人。我直觉地知道他的冷淡是由于对矫揉造作对互相表示亲热感到厌恶。他把爱和恨都掩盖起来,至于被人爱或恨,他又认为是一种鲁莽的事。不,我这样下判断可太早了:我把自己的特性慷慨地施与他了。何伯格先生遇见一个算是熟人时,便把手藏起来,也许另有和我所想的完全不同的原因。但愿我这天性可称得上是特别的吧。我亲爱的母亲总说我永远不会有个舒服的家。直到去年夏天我自己才证实了真是完全不配有那样一个家。

    我正在海边享受着一个月的好天气的当儿,一下子认识了一个迷人的人儿在她还没注意到我的时候,在我眼中她就是一个真正的女神。我从来没有把我的爱情说出口;可是,如果神色可以传情的话,连傻子也猜得出我在没命地爱她。后来她懂得我的意思了,就回送我一个秋波一切可以想象得到的顾盼中最甜蜜的秋波。我怎么办呢?我羞愧地忏悔了冷冰冰地退缩,像个蜗牛似的;她越看我,我就缩得越冷越远。直到最后这可怜的天真的孩子不得不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