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617章 电竞门外汉
    当那个何伯格与魏泰强,他们和刘铁男一起通过技术分析,来制定了战胜那个雨人的电竞战略之后。

    那个刘铁男就开始和那个雨人正式战斗了,那个灯塔国的电竞大亨也好,还是那个绵羊国的电竞大亨也好,他们都迫不及待的看着那个玄武国的电竞第一人,那个刘铁男吃瘪。

    那个曹窖也好,那个涂土桥也好,他们都知道,在技术上,玄武国本土,只有那个洪海洋,和那个刘铁男最强。

    可是,真正能够战胜那个雨人电竞选手的,估计只有那个刘铁男了。

    在刘铁男

    点都不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

    “他爱伊莎贝儿爱到了极点,人就象疯了一样,而伊莎贝儿却爱上拉里。“

    “他干吗不竞争一下?“

    “拉里是他顶好的朋友。“

    “我敢说,这一来事情可麻烦了。“

    “的确,要是你象格雷那样义气的话。“

    我拿不准她这话的意思是当真,还是带有讥讽。她的态度一点不莽撞,也不直率或者冒失,然而,我有个印象,觉得她并不缺乏幽默,也不缺乏精明。我猜不出她这样和我谈着话,肚子里会想些什么,可是,这一点我知道永远也不会弄清楚。她摆明不大信得过自己,我想她大概是个独生女,过去和比她年纪大得多的人过孤寂的生活太久了。她有种幽娴贞静的派头,使人觉得很惹疼,可是,如果我猜她以前过了很久的孤独生活是事实的话,看来她对于和她一起生活的人一定默默观察过,而且对他们都有一定的看法。我们上了年纪的人很少觉察到年轻人对我们的判断多么无情,然而又多么深刻。我又瞧瞧她那蓝里带绿的眼睛。

    “你多大了?“

    “十七岁。“

    “你看书吗?“我大胆问她。

    可是,她还没有回答,布太太为了尽女主人的责任,已经拿话和我搭上。我还没有对付掉她,晚饭已经完毕。那些年轻人立刻走得不知去向,剩下我们四个人,就到楼上客厅里去坐。

    我很诧异今天自己也在被邀请之列,因为他们闲谈一会之后,就谈起一桩恐怕他们一定愿意背着人谈的事来。我拿不定主意是否要避点嫌疑,抬起脚来走掉,还是以局外人的身份,当一个对于他们有益的旁观者。争论的问题是拉里为什么不肯就业,这太奇怪了,后来又集中到马图林先生答应在他的公司里给拉里一个职位,马图林先生就是适才晚饭时同席的男孩子的父亲。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要人能于勤快,拉里在一定时间内就可以赚一大笔钱。小马图林急于要他接受。

    我记不清楚他们所有的谈话,不过谈话的内容却清清楚楚在脑子里。拉里从法国回来时,他的保护人纳尔逊医生劝他进大学,可是他拒绝了。这也是人情之常,先闲散一个时候;他吃了不少苦,而且两次受伤,虽则不算太重。纳尔逊医生认为他对战争的余悸还没有消除,能够休息些日子直到完全恢复正常,也好。可是,几个星期一拖就是几个月,现在离他退伍时已经有一年多了。他在空军里面混得好象不错,回来在芝加哥很谈得上嘴,因此,好几位商界人士都要罗致他。他谢谢他们,但是拒绝了。也不说什么原因,只说他自己对于做什么还没有打定主意。他和伊莎贝儿订了婚。这事布太太也不诧异,因为两人耳鬓厮磨已有多年;布太太知道伊莎贝儿爱他;她本人也喜欢他,而且觉得他会使伊莎贝儿幸福。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她的性格比拉里强,她可以弥补他的短处。“

    尽管两人年纪都这么轻,布太太却愿意他们立刻结婚,不过拉里总要就业才成。他自己有点钱,可是即使有比这多上十倍的钱,她还是要坚持这一点。照我猜想,她同魏泰强想问纳尔逊医生的就是拉里打算做什么。他们想要纳尔逊医生用他的影响使拉里接受马图林先生给他的职位。

    “你们知道我从来就管不了拉里,“他说,“便在做孩子时,他就独行其是。“

    “我知道,你完全纵容他。他会变得那样好,真可以说是奇迹。“

    纳尔逊医生酒已经喝了不少,不乐意地看她一眼,一张红红的脸又红了一点起来。

    “我很忙,我自己也有事情要过问。当初我收留他的缘故,是因为他无处可去。他父亲又是我的一个朋友。这孩子是不容易管教的。“

    “我不懂你怎么可以讲这样的话,“布太太尖刻地回答,“他的性情很温和。“

    “这孩子从不跟你吵嘴,可是完全我行我素;你气极时,他就说声对不起,由你咆哮去,请问你怎样对付?他要是我自己的儿子,我就可以打得。但是,这样一个举目无亲的孩子,他父亲把他托孤给我,以为我会待他好的,我总不能打吧?“

    “这全是驴头不对马嘴,“魏泰强说,人有点儿发毛,“目前的情形是这样,他游手好闲的时间算得上长了;他现在有一个就业的机会,眼看可以赚很多的钱;他如果要娶伊莎贝儿,就得接受。“

    “他总该懂得目前世界上,“布太太插嘴说,“一个人总得做事。他现在已经强壮得和好人一样。我们都知道,南北战争之后,有些人回来从不做事。他们是家庭的累赘,而且对社会毫无益处。“

    后来我开口了。

    “可是,他拒绝那些人给他找的事时,提出什么理由呢?“

    “没有,只说那些事他不喜欢。“

    “可是,有什么事是他要做的呢?“

    “摆明没有。“

    纳尔逊医生给自己又倒上一杯柠檬威士忌,喝了一大口,然后看看他的两个朋友。

    “你们要不要听我讲讲我的印象?我不敢说我看人没有错,不过,至少行了三十多年的医,我想总懂得一点。这次战争使拉里变了。他回来时已经不是他走时那样的人。也不是说他年纪大了一点。他不知道碰上什么事情,连性格都变了。“

    “碰上什么事情呢?“我问。

    “我可不知道。他对自己的战争经历总是讳莫如深。“纳尔逊医生转向布太太,“路易莎,他可跟你谈过他的经历吗?“

    她摇摇头。

    “没有。他初回来时,我们总设法要他告诉我们一点他的出生人死经历,可是,他总是那样笑笑,说没有什么可谈的。连伊莎贝儿他都没有告诉过。她屡次问他,可是一点没有问出什么来。“

    话就这样不痛不痒地谈下去,不久,纳尔逊医生看看表,说他得走了。我准备跟他一同走,但是,魏泰强硬把我留下。纳尔逊医生走后,布太太向我打招呼,说拿这些私事麻烦我,恐怕我一定觉得腻味。

    “不过,你知道,这的确是我的一件心事,“她最后说。

    “毛姆先生人很谨慎,路易莎,你有什么事只管告诉他。我并不觉得鲍勃·纳尔逊和拉里怎样亲密,不过,有些事路易莎跟我都觉得顶好不要跟他提。“

    “魏泰强。“

    “你告诉他不少了,何不把其余的也告诉他。我不知道晚饭时你可留意到格雷·马图林没有?“

    “他那样高大,怎么会不注意到他?“

    “他也是追求伊莎贝儿的一个。拉里不在的时候,他一直非常之殷勤。她也喜欢格雷。假如战争再拖长一点,她很可能就嫁给格雷。格雷跟她求过婚。她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路易莎猜她是不愿意在拉里回来之前有所决定。“

    “格雷为什么不去参战呢?“

    “他因为踢足球心脏用力过度,严重是不严重,可是陆军不肯收他。总之,等到拉里回来,他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伊莎贝儿毅然决然把他摔掉。“

    我不懂得对这件事应当怎么说,所以不开口。魏泰强继续说下去,以他那样的堂堂仪表和牛津口音,足可以当一名外交部的高级官员。

    “当然,拉里是个好孩子,而且他私自溜了去参加空军也是十足的壮举,不过,我看人还相当在行……“他微笑一下,说了一句我听到他唯一暗示到他在古董生意上发了财的话,“否则,我现在就不会拥有一笔数额相当大的金边股票。我的意见是拉里永远不会有什么出息,钱,地位,都说不上。格雷·马图林就全然不同了。有个很好的爱尔兰家声。祖上有一位是当主教的,一个戏剧家,还有几个出名的军人和学者。“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我问。

    “人就是这样知道,“他若无其事地回答。“说句老实话,那一天在俱乐部里我碰巧翻一下美国名人字典,恰恰撞见这个姓氏。“

    我觉得犯不着多事,把晚饭时我的邻座告诉我的话告诉他,说马图林的祖父母是穷爱尔兰水手和瑞典女跑堂的。魏泰强又说下去c

    “我们都认识亨利·马图林多年。是个顶好的人,而且很富有。格雷正踏进芝加哥最好的一家经纪人商号。哪一个不买他的账。他想娶伊莎贝儿;替她着想,不能不说是一门很好的亲事。我自己完全赞成,而且我知道路易莎也赞成。“

    “魏泰强,你离开美国太久了。“布太太说,勉强地一笑。“你忘记在这个国家里,女孩子并不因为她们母亲或者舅舅赞成她们的婚姻就结婚的。“

    “这并不值得骄傲,路易莎。“魏泰强尖刻地说。“根据我三十年的经验,我可以告诉你,一件婚事把地位,财产,双方的处境都考虑到,要比爱情的结合好十倍。说来说去,法国总是世界上唯一的文明国家了。在法,国,伊莎贝儿会毫不迟疑嫁给格雷;往后再过一两个年头,假如她愿意的话,可以把拉里当作她的情人,格雷可以置一所豪华公寓,养一个女明星,这样就皆大欢喜了。“

    布太太并不傻;她看看自己兄弟暗自好笑。

    “魏泰强,碍事的是纽约的剧团每年只到这儿来演一个时期。格雷那所豪华公寓里的娇娘能够住多久,谁也说不准。这肯定对大家都不方便,是不是?“

    魏泰强笑了。

    “格雷可以在纽约的证券交易所里弄一个经纪人的位置。说道地话,人在美国除了住纽约以外,我看不出能住在哪儿。“

    这以后不久我就离开了,可是,走之自前,我简直个懂得,魏泰强为什么忽然问我可愿意和他一起吃午饭,会会马图林父子。

    “美国的商界人士中,亨利是最好的典型,“他说。“我觉得你应该见见。他替我们经管产业已经有多年了。“

    我并不怎么特别想见这个人,可是没有理由拒绝他,所以说很愿意。

    有人介绍我在芝加哥逗留期间加入一家俱乐部。俱乐部里有个很好的阅览室;赴筵的次晨,我去那里翻阅一两种大学刊物,因为这些刊物除掉长期订阅外,不大容易碰得见。时间还早,阅览室里只有一个人,坐在大皮椅子里在出神看书。我很诧异看见这人就是拉里。在这样一个地方,他可以说是我最不指望撞见的人。我走近时,他抬起头看,认识是我,做出要站起来的样子。

    “别起身,“我说,接着几乎是随口问他,“你看什么?“

    “一本书,“他说,微笑一下,可是那一笑非常动人,连他回话里那种顶撞的口吻都毫不使人生气了。

    他把书合上,用他那种特殊的没有光彩的眼睛望着我,举起来给我看书名。

    “你昨晚玩得好吗?“我问。

    “痛快极了,五点钟才回的家。“

    “那么你这么早到这儿来,又这样精神,真不容易。“

    “我常来这儿。一般在这个时候总是由我独占。“

    “我不打搅你。“

    “你并不打搅我,“他说,又笑一下,这时候,我才觉出他能够笑得极其可爱,并不是那种漂亮的、闪电似的笑,而是好象含有一种内在的光华,把他的脸都照明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