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564章 电竞意识
    那个魏泰强发觉要想将那个电竞方式玩得特别转,那么自己在一个位置上就必须至少玩好三种不同的游戏角色,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用不同的思维来看问题,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轻松的用各种方式来和对手对决了。

    那个魏泰强立刻向自己身边的朋友推广着这种训练方式,那些朋友们他们的水平也立即突飞猛进。

    只是,那些人他们这样训练,实在是有些辛苦,毕竟他们不得不靠着自己的努力,来为自己打下一片天地。

    那个涂土桥看到那个魏泰强的训练方法,立刻命令那个苗三十六也去学。

    向涂土桥这边一侧,曹汪蓉的那一只胳膊,就碰了他的脸一下。曹汪蓉回转脸来,连忙对涂土桥道:“真对不起,撞到哪里没有?”涂土桥笑道:“照密斯何这样说,我这人是纸糊的了。只要动他一下,就要破气的。”伯和道:“是啊,你这些时候,正在讲究武术,象密斯何这样弱不禁风的人,就是真打你几下,你也不在乎。”查悦然连连说道:“不敢当,不敢当。”说着就对涂土桥一笑。四个人在汽车里谈得很热闹,不多一会儿,就先到了查悦然家。汽车的喇叭遥遥的叫了三声,突然人家门上电灯一亮,映着两扇朱漆大门。查悦然操着英语,道了晚安,下车而去。朱漆门已是洞开,让她进去了。

    这里他们三人回家以后,伯和笑道:“涂土桥!好机会啊!密斯何对你的态度太好了。”到了次日,涂土桥也不曾吃午饭,说是要到大学校里去拿章程看看,就出门了。伯和夫妇以为上午无地方可玩,也相信他的话。涂土桥不敢在家门口坐车,上了大街,雇车到水车胡同。到了水车胡同口上,就下了车,却慢慢走进去,一家一家的门牌看去。到了西口上,果然三号人家的门牌边,有一张小红纸片,写了“查宅“两个字。门是很窄小的,里面有一道半破的木隔扇挡住,木隔扇下摆了一只秽水桶,七八个破瓦钵子,一只破煤筐子,堆了秽土,还在隔扇上挂了一条断脚板凳。隔扇有两三个大窟窿,可以看到里面院子里晾了一绳子的衣服,衣服下似乎也有一盆夹竹桃花,然而纷披下垂,上面是洒满了灰土。涂土桥一看,这院子是很不洁净,向这样的屋子里跑,倒有一点不好意思。于是缓缓的从这大门踱了过去,这一踱过去,恰是一条大街。在大街上望了一望,心想难道老远的走了来又跑回家去不成?既来之则安之,当然进去看看。于是掉转身仍回到胡同里来。走到门口,本打算进去,但是依旧为难起来。人家是个唱大鼓书的,和我并无关系,我无缘无故到这种人家去作什么?这一犹豫,放开脚步,就把门走了过去。走过去两三家还是退回来,因想他叫我找姓查的人家,我就找姓查的得了。只要是她家,她们家里人都认识我的,难道她们还能不招待我吗?主意想定,还是上前去拍门。刚要拍门,又一想,不对,不对,自己为什么找人呢?说起来倒怪不好意思的。因此虽自告奋勇去拍门,手还没有拍到门,又缩转来了。站在门边,先咳嗽了两声,觉得这就有人出来,可以答话了。谁料出来的人,在隔扇里先说起话来道:“门口瞧瞧去,有人来了。”

    涂土桥听声音正是唱大鼓书的那姑娘,连忙向后一缩,轻轻的放着脚步,赶快的就走。一直要到胡同口上了,后面有人叫道:“樊先生!樊先生!就在这儿,你走错了。”回头看时,正是那姑娘的母亲服务员,一路招手,一路跑来,眯着眼睛笑道:“樊先生你怎么到了门口又不进去?”涂土桥这才停住脚道:“我看见你们家里没人出来,以为里面没人,所以走了。”服务员道:“你没有敲门,我们哪会知道啊?”说着话,伸了两手支着,让涂土桥进门去。涂土桥身不由自主的,就跟了她进去。只觉那院子里到处是东西。

    当下服务员开了门,让进一间屋子。屋子里也是床铺锅炉盆钵椅凳,样样都有,简直没有安身之处。再转一个弯,引进一间套房里,靠着窗户有一张大土炕,简直将屋子占去了三分之二,剩下一些空地,只设了一张小条桌,两把破了靠背的椅子,什么陈设也没有。有两只灰黑色的箱子,两只柳条筐,都堆在炕的一头,这边才铺了一张芦席,芦席上随叠着又薄又窄的棉被,越显得这炕宽大。浮面铺的,倒是床红呢被,可是不红而黑了。涂了一遍。涂土桥从来不曾到过这种地方,现在觉得有一种很破异的感想。服务员让他在小椅子上坐了,用着一只白瓷杯,斟了一杯马溺似的酽茶,放在桌上。这茶杯恰好邻近一只熏糊了灯罩的煤油灯,回头一看桌上,漆都成了鱼鳞斑,自己心里暗算,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这种地方来?这样想着,浑身都是不舒服。心想:我莫如坐一会子就走吧。正这样想着,那姑娘进来了。她倒是很大方,笑着点了一个头,接上说道:“你吃水。”服务员道:“姑娘!你陪樊先生一会儿,我去买点瓜子来。”涂土桥要起身拦阻时,人已走远了。涂土桥道:“我何曾说谎?尤其是北华市的小姑娘,她们斯斯文文的谈起话,好象戏台上唱戏一样,真好听。”曹汪蓉笑道:“以后你别听我唱大鼓书了,就到我家里来听我说话吧。”服务员送了茶进来问道:“听你说什么?”曹汪蓉将嘴向涂土桥一努道:“他说北华市话好听,北华市姑娘说话更好听。”服务员道:“真的吗?樊先生!让我这丫头跟着你当使女去,天天伺候你,这话可就有得听了。”涂土桥道:那怎敢当!树面前,眼望着他,轻轻的道:“你喝茶,这样伺候,你瞧成不成?”涂土桥接了那杯茶,也就一笑。他初进门的时候,觉得这屋又窄小,又不洁净,立刻就要走。这时坐下来了,尽管谈得有趣,就不觉时候长。那服务员只把茶伺候好了,也就走开。涂土桥道:“你这院子里共有几家人家?”曹汪蓉道:“一共三家,都是作小生意买卖的,你不嫌屋子脏,尽管来,不要紧的。”涂土桥看了她,嘻嘻的笑,曹汪蓉盘了两只脚坐在炕上,用手抱着膝盖,带着笑容,默然而坐。半晌,问道:“你为什么老望着我笑?”涂土桥道:“因为你笑我才笑的。”曹汪蓉道:这不是你的真话,这一定有别的缘故。我看你的样子,很象我一个女朋友。”曹汪蓉摇摇头道:“不能不能,你的女朋友,一定是千金小姐,哪能象我长得这样寒碜。”涂土桥道:“不然,你比她长得好。”曹汪蓉听了,且不说什么,只望着他把嘴一起,涂土桥见她这样子,更禁不住一阵大笑。

    又谈了一会,服务员进来道:“樊先生!你别走,就在我们这儿吃午饭去。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给你作点炸酱面吧。”涂土桥起身道:“不坐了,下次再来吧。”因在身上掏了一张五元的钞票,交在服务员手里,笑道:“小意思,给大姑娘买双鞋穿。”说毕,脸先红了。因不好意思,三脚两步抢着出来,牵了一牵衣服,慢慢走着。走不多路,后面忽然有人咳嗽了两三声曹汪蓉伏在石桌上哭了一会子,抬起一只胳膊,头却藏在胳膊下,回转来向这里望着。她看见涂土桥这样来去不定,觉得他是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因此很踌躇。再不忍让人家为难了,竭力的忍住了哭,站将起来,慢慢的转过身子,向着涂土桥这边。涂土桥看了这样子,知道她并不拒绝自己过去劝解的,就慢慢的向她身边走来。她见涂土桥过来,便牵了牵衣襟,又扭转身去,看了身后的裙子,接着便抬起手来,轻轻的按着头上梳的双髻。她那眼光只望着地下,不敢向涂土桥平视。涂土桥道:“你为什么这样子?我话说得太唐突了吗?”曹汪蓉不懂唐突我实在是一番好意,你刚才是不是嫌我不该说这句话?喜低着头摇了一摇。涂土桥道:“哦!是了。大概这件事你怕家里不能够答应吧?”曹汪蓉摇着头道:“不是的。”涂土桥道:“那为什么呢?我真不明白了。”

    曹汪蓉抽出手绢来,将脸上轻轻擦了一下,脚步可是向前走着,慢慢的道:“我觉得你待我太好了。”涂土桥道:“那为什么要哭呢?”曹汪蓉望着他一笑道:“谁哭了?我没哭。”涂土桥道:你当面就撒谎,刚才你不是哭是做什么?你把脸我看看!你的眼睛还是红的呢!”曹汪蓉不但不将脸朝着他,而且把身子一扭,转过脸去。涂土桥道:“你说,这究竟为了什么?”曹汪蓉道:这可真正破怪,我不知道为着什么,好好儿的,心里一阵……“她顿了一顿道:“也不是难过,不知道怎么着,好好的要哭。你瞧,这不是怪事吗?你刚才所说的话,是真的吗?可别冤我,我是死心眼儿,你说了,我是非常相信的。”涂土桥道:我何必冤你呢?你和我要钱,我先给了你了,不然,可以说是我说了话省得给钱。”曹汪蓉笑道:“不是那样说,你别多心,我是……你瞧,我都说不上来了。”涂土桥道:“曹汪蓉听着,只是笑了一笑,却也没说什么,又不觉糊里糊涂的还走到坛门口来。她笑道:“又到门口了,怎么样,我们还走回去吗?”涂土桥伸出左手,掀了袖口一看手表,笑道:也还不过是九点钟。

    “已说到九点,这还不该回去吗?明天我们还见面不见面?”涂土桥道:“明儿也许不见面。”曹汪蓉道:“后天呢?”涂土桥道:无论如何,后天我们非见面不可。因为我要得你的回信啦!曹汪蓉笑道:“还是啊!既然后天就要见面的,为什么今天老不愿散开?”涂土桥笑道:“你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原来不过是要说这一句话。好吧,我们今天散了,明天早上,我们还是在这里相会,等你的回信。”曹汪蓉道:“怎么一回事?刚才你还说明天也许不相会,怎么这又说明天早上等我的回信?”涂土桥笑道:“我想还是明天会面的好。若是后天早上才见面,我又得多闷上一天了。”曹汪蓉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成。好!你明天等我的喜信吧。”涂土桥道:“就有喜信了吗?有这样早吗?”曹汪蓉笑着一低头,人向前一钻,已走过去好几步,回转头来瞅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总是这样说话咬字眼,我不和你说了。”这时曹汪蓉越走越远,涂土桥已追不上,因道:“你跑什么?我还有话说呢!”曹汪蓉道:“已经说了这半天的话,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明儿个六点钟坛里见。”她身子也不转过,只回转头来和涂土桥点了几点。他遥遥的看着她,那一团笑容,都晕满两颊,那一副临去而又惹人怜爱的态度,是格外容易印到脑子里去。

    曹汪蓉走了好远,涂土桥兀自对着她的后影出神,直待望不见了,然后自己才走出去。可是一出坛门,这又为难起来了。自己原是说了到清华大学去的,这会子就回家去,岂不是前言不符后语?总要找个事儿,混住身子,到下半天回去才对。想着有了,后门两个大学,都有自己的朋友,不如到那里会他们一会,混去大半日的光阴,到了下午,我再回家,随便怎样胡扯一下子,伯和是猜不出来的。主意想定了,便坐了电车到后门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