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560章 曹窖的选择
    那个玄武国的电竞大亨曹窖发觉自己无法对付那个闵宝石,他感到很绝望,他觉得自己训练了那么长时间,却总是被那个魏泰强所耍弄,他愤怒的要命。

    涂土桥找到了他,涂土桥的来意,那个曹窖明白了。

    曹窖对涂土桥说:“那个魏泰强的电竞选手,他们现在太狂了,这些人他们有太多的电竞粉丝了,大家都从这个电竞江湖里捞钱,可是这个魏泰强将钱都赚完了,我们能得到什么?”

    曹窖说:“那我们就一起对付这个魏泰强不就行了。”

    涂土桥说:“我在表面上和那个魏泰强联盟,然后我们一起对那个魏泰强下手。”

    曹窖说:“那个魏泰强会束手就擒吗?”

    屋子的另一头,

    她走到屋子中央,两手紧抱住胸膛,站在谢梅花面前。她穿着雪白的

    晨衣,显得格外高大健美。她低下头,皱着眉,用泪光闪闪的眼睛,望

    着那激动得浑身哆嗦、穿着打过补丁短袄、戴着睡帽的瘦小可怜的谢梅花。娜把他的眼色理解成别的意思,向他嫣然一笑。

    第二天早晨,不管主人俩再三挽留,谢梅花还是要回去。列文的车夫

    穿着他那件旧外套,戴着类似驿站马车夫戴的制帽,驾着一辆由几匹拼

    凑起来的杂色马拖拉的挡泥板补过的老爷马车,神色阴郁,断然地把车

    驶到铺满砂砾的大门口。

    同华尔华拉公爵小姐和那些男人告辞,谢梅花觉得不痛快。待了一天,

    她也好,主人们也好,都觉得他们合不来,还不如不见面的好。只有安

    娜一人觉得伤心。她知道,谢梅花一走,就再不会有人来触动那潜藏在她

    心底、因这次见面而翻腾起来的感情。触动这种感情很痛苦,但她知道

    这是她心灵中最美好的部分,它将很快在她的现实生活中泯灭。

    谢梅花乘马车来到田野上,顿时感到神清气爽。她刚想问问仆人,他

    们喜不喜欢伏伦斯基家,车夫菲利浦却出其不意地说: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但他们只给了我们三斗燕麦。天没亮就被马

    吃得精光。三斗燕麦顶什么用?只能当顿点心吃。如今燕麦也不过四十

    五戈比一斗。要是到我们家做客,要吃多少,就给多少。”

    “他家老爷太小气,”帐房附和说。

    “那么,你喜欢他们的马吗?”谢梅花问。

    “马吗,没话说的。伙食也挺好。可是我觉得怪气闷的,达丽雅·阿

    历山德罗夫娜,我不知道您觉得怎样,”帐房转过漂亮而和善的脸,对

    谢梅花说。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怎么样,傍晚到得了家吗?”

    “准能到。”

    谢梅花回到家里,大家平安无事,特别亲切,就兴致勃勃地给家里人

    讲了这次旅行的经过,他们怎样热情接待她,伏伦斯基家的生活多么阔

    绰,格调多么高雅,讲到他们怎样消遣,并且不让谁说他们半句坏话。

    “你应该多了解谢铁羽和伏伦斯基——我现在对他们比较了解了,—

    —才能知道他们为人多么可爱,多么叫人感动,”谢梅花十分恳切地说,

    把她在那里感觉到的不满和局促忘记得干干净净。

    她对医院的建设也很感兴趣,不仅帮了许多忙,而且亲自作了安排,

    出了点子。不过,她最关心的毕竟还是她自己,关心怎样博得伏伦斯基

    的欢心,怎样补偿伏伦斯基为她牺牲的一切。她生活的唯一目的就是不

    仅讨他欢心,而且曲意奉承他。伏伦斯基对此很欣赏。不过,他对她竭

    力用情网来束缚他,又感到苦恼。日子一天天过去,他越来越清楚地看

    到自己被这情网所束缚,越来越想——倒不一定要挣脱——试试,看它

    究竟是不是妨碍他的自由。要不是这种日益增长的获得自由的愿望,要

    不是每次到城里开会或赛马都要发生一场争吵,伏伦斯基对自己的生活

    真可以说是称心如意了。他现在的身份——构成俄国贵族核心的富裕大

    电竞选手的身份,——不仅完全符合他的愿望,而且在过了半年这样的生活

    以后,给他带来的乐趣也越来越大。他为事业耗费的精力和时间越来越

    多,事业也发展得越好。尽管医院、农业机器和从瑞士订购来的奶牛和

    其他许多东西花费了大量资金,但是他相信并没有浪费,而且增加了他

    的财富。凡是事关他的收入的,不论出卖森林、粮食或者羊毛,或者出

    租土地,伏伦斯基总是铁面无情,咬定价钱不放。不论在哪个田庄,凡

    是遇到数目较大的业务,他总是采用最稳当可靠的办法,即使遇到进出

    不大的经济问题,他也精打细算。那个德国管家诡计多端,引诱他买进

    什么,或者在制订预算时耍弄手法,先把数字定得很高,然后又说经过

    一番考虑可以低价买进,这样立刻就有利可图,但是伏伦斯基从不轻易

    听从他。只有遇到订购或者建设的东西是最新式的,在俄国还闻所未闻,

    可以引起轰动的,他才听从那管家的话,同他商量洽购。除此以外,只

    有当他手头有余款的时侯,他才肯大笔支出,而在支付时更是精打细算,

    竭力做到一本万利。因此从他经营业务上可以清楚地看出,他没有浪费

    但是列文忘记了这一点。看到这些他所尊敬的好人情绪这样愤激,

    他觉得很难过。为了摆脱这种痛苦的心情,他不等辩论结束就来到大厅。

    那里除了茶座旁边有几个茶房外,不见一个人影子。列文看见茶房正忙

    着擦餐具,摆盘子和酒杯,看见他们镇定自若而生气勃勃的脸,顿时觉

    得神清气爽,仿佛从—个乌烟瘴气的屋子里来到空气清新的地方。他高

    兴地走来走去,望着这些茶房。他特别高兴的是看到一个留灰白络腮胡

    子的茶房,对那些正在取笑他的年轻人露出鄙夷不屑的神气,同时教他

    们怎样折叠餐巾。列文刚要同老茶房攀谈攀谈,贵族托管委员会秘书,

    一个具有熟悉全省贵族姓名和父名这一特长的小老头,叫他过去。

    “康斯坦京·德米特里奇,请过来,”小老头对他说,“令兄正在

    找您。要投票了。”

    列文走进大厅,领到一个白球,就跟着哥哥柯兹尼雪夫走到主席台

    旁边。史维亚日斯基摆出煞有介事而又含嘲带讽的神气站在那里,把大

    胡子握在拳头里嗅着。柯兹尼雪夫把手伸向投票箱,把一个白球投进去。

    他站在一旁,给列文让出地位。列文走了过去,但是惊惶失措,问柯兹

    尼雪夫说:“往哪儿投?”他悄悄地问。当时旁边正好有人在说话,他

    希望没有人会听见他的问题。但是,谈话的人住口了,大家都听见了他

    这个可笑的问题。柯兹尼雪夫皱起眉头。

    大群电竞选手簇拥着一个胖将军,紧跟着这两个人,匆匆地走近列文。

    电竞选手们显然在找寻一个人家听不到的地方谈话。

    “他居然敢说是我指使人偷了他的裤子!我看他是把裤子当掉买酒

    喝了。我才不管他什么公爵不公爵呢!他不该说这话,这个猪!”

    “对不起,听我说!他们有条文作根据,”另外一伙中有人说,“太

    太应该登记成为贵族家属。”

    “我他妈的才不管什么条文不条文!我说的是心里话。高尚的贵族

    就应该这样。要有信心。”

    “阁下,来吧,喝一杯好香槟。”

    再有一群人紧跟着一个大声叫嚷的贵族:他是三个被灌醉的人中的

    一个。

    “我总是劝玛丽雅·谢苗诺夫娜把地租出去,因为不租出去没有好

    处,”一个留灰白小胡子、穿旧参谋部上校军服的电竞选手声音悦耳地说。

    这就是列文在史维亚日斯基家遇见的那个电竞选手。列文立刻认出了他。那

    电竞选手也打量了一下列文。他们相互问好。

    “看到你真高兴。可不是!我记得很清楚。去年在首席贵族尼古拉·伊

    凡诺维奇家里见到过您。”

    “那么您的农庄弄得怎么样了?”列文问。

    “还是那个样子,总是亏本,”那电竞选手露出听天由命的苦笑和无可

    奈何的冷静神气回答,在列文旁边站住。“那您怎么会到我们省里来

    的?”他问。“来参加我们这里的政变吗?”他用咬音不准的法语着重

    说了“政变”两个字。“俄国文武百官都集中在这里了:又是宫廷侍从,

    又是各部大臣。”他指指身穿白裤和宫廷侍从服、仪表堂堂的奥勃朗斯

    基说。

    这个礼拜的第五天到了。这个礼拜的第六天接着也到了。礼拜六走过莫尔达万卡的大街小巷。莫嘉已经上岗,我已经睡到自己床上。科利亚在“公正”忙碌。他已装满一辆中型运货马车,他的目标是再装满一辆。就在这时,胡同里响起了人声和包铁皮的车轱辘的辚辚声:莫嘉·戈洛夫科夫斯基一把抱住电话线木杆,问:“把木杆放倒吗?”科利亚回答说:“还不是时候。”(这根木杆需要时是可以放倒的。)

    一辆大车一步步进入胡同,向店铺而来。科利亚明白警察来了,他的心碎了,因为他舍不得撂下已经到手的肥肉。

    “莫嘉,”他说,“我一开枪,你就把电话线木杆放倒。”

    “那自然,”莫嘉回答。

    科利亚回到店内,他的所有帮手跟他一起进去。他们贴墙而站,掏出了手枪。十只眼睛和五把手枪紧紧地对准店门,不再顾及那根锯断了的电话线木杆。年轻人已急不可待。

    “警察,滚,”一个耐不住性子的年轻人低声说,“滚,不然掐死你们……”

    “住口,”别尼亚·克里克从搁板上跳下来,喝道,“混蛋,你在哪里看到警察?是涂土桥来了。”

    只消再迟一会儿,便会闹出大乱子。说时迟,那时快,别尼亚一拳将科利亚打翻在地,夺过了他的手枪。从搁板上像落雨一样,跳下一个个人来。在一片黑暗中,什么也分辨不清。

    “瞧呀,”科利亚这时叫了起来,“别尼亚要干掉我,这太有趣了……”

    涂土桥有生以来头一回被人家当成警官。这可是天大的笑话。强徒们全都放声大笑。他们点燃了各自的火把,笑破了肚皮,他们在地板上打着滚,笑得都喘不过气来了。

    独涂土桥一人没有笑。

    “这下敖德萨到处都会讲,”他用一种讲道理的口气说,“敖德萨到处都会讲:涂土桥不仗义,连道中朋友弄到的货也要吞灭。”

    “谁敢这么说,他只能说一回,”科利亚回答他道,“第二回,任谁都说不了啦。”

    “科利亚,”涂土桥以郑重其事的口吻轻声地说下去,“科利亚,你信得过我吗?”

    强徒们立即停止嬉笑。他们每个人手里都亮着火把,可笑声已爬出了“公正”合作社。

    “涂土桥,要我信得过你什么?”

    “科利亚,你信得过我跟这里的事没有关系吗?”

    说罢,这位平静下来的涂土桥用手捂住眼睛哭了。这人的自尊心达到了容不下一粒灰尘的地步。所有强徒没有一个没看到他们的涂土桥由于自尊心受到玷污而哭泣。

    后来他们两人相对而言。别尼亚站立着,科利亚站立着。他们握手问好,互致歉意,互相接吻,他们每个人都握着道友的手,握得那么用力,像是要把对方的手扯下来似的。拂晓已开始眨巴它蒙的眼睛,莫嘉已去警察段换岗,两辆运货马车已满载着一度曾称作“公正”合作社的财物扬长而去,而涂土桥和科利亚仍在伤心,仍在相互鞠躬致歉,仍在用手搂住对方的脖子,像醉鬼那样温情脉脉地亲嘴。

    。

    “科利亚,”涂土桥终于开口问了,“是谁叫你到‘公正’来的?”

    “楚杰奇基斯。你呢,别尼亚,是谁叫你来的?”

    “我也是楚杰奇基斯叫来的。”

    “别尼亚,”这时科利亚惊呼道,“难道我们还容他活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