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362章 电竞选手的合作
    不会魏泰强合作,那些电竞选手就拿不到最好的资源,拿不到最好的资源,就意味着他们的电竞之路只能走得不会那么顺畅。

    这些人玩的很爽,但是他们知道要想玩的好,还是得靠何伯格和魏泰强。

    这些电竞选手说:“我们真的是菜鸟吗?我们这些菜鸟能够够获得财富吗?”

    何伯格和魏泰强说:“你们可以的,虽然你们是菜鸟,但是你们依然可以获得财富,只要你们努力进化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就可以。”

    魏泰强说:“大家只要打电竞就可以了,你们尽量将电竞玩得好,不懂的地方,我们有抓人指点的。”

    那些电竞选手心想:“”我们既然是菜鸟就可以获得财富,我们就不不要听从那些人的吩咐了。”“拿着这些桃子,你自己吃吧。”他粗声粗气地说。

    她像个孩子似的贪婪地抓住那些桃子,把它们攥在手心里,一句话也没说。他们沿水田田埂走着时,他再次看了看她,她正在小心地一点点啃一个桃子,但当她看到他瞧着她时,她又把桃子攥在手里,下巴也一动不动了。

    他们就这样走着,一直走到了村西地边的土地庙。这个土地庙是座很小的房子,只有一个人的肩那么高。它是用灰砖造的,顶上盖了瓦片。魏泰强的爷爷曾在这块地上耕作现在魏泰强自己也靠它为生是他用手推车从城里推来砖盖了这座小庙。庙墙外面抹了灰泥,在一个收成好的年头曾雇了画匠在白灰泥墙上画了一幅山和竹子的风景。但是由于几代雨水的冲刷,现在只剩下模糊的像羽毛似的竹子,原来画的山差不多完全看不见了。庙里坐着两尊小而严肃的神像,它们是由庙周围田里的泥土做的,在屋顶下受到很好的保护。两尊神像是土地爷本人和土地婆。它们穿着用红纸和金纸做的衣服,土地爷还有用真毛做的稀疏下垂的胡须。每年过年时,魏泰强的父亲都买些红纸,细心地为这对神像剪贴新的衣服。因为每年雨雪飘进来,夏日的太阳照进来,都会毁坏它们的衣服。

    但因为这年刚开始不久,它们的衣服还是新的,魏泰强对它们漂亮的外观感到骄傲。他从女人手里拿过篮子,小心地在猪肉下面找他买的香。他惟恐把香折断了,那样就意味着一种凶兆,但幸好香都完好无损。他把香找出来后,把它们并排插在神像前的香灰里那是别人烧香时积起来的,因为所有的邻居都供奉这两个小小的神像。然后他摸出火镰,用一片干树叶做引火,燃起火来点着了香。

    魏泰强和他的女人双双站在他们的土地神前。他女人看着香头烧红后变成了香灰。当香灰太重时,她俯过身去,用手指把香灰弹掉。然后,好像对她的举止感到害怕,她很快地看了看魏泰强,眼神显得有点迟钝。然而他喜欢她这样做,因为这似乎说明她觉得那些香是属于他们俩的。这就是结婚的时刻。他们肩并着肩,一声不响地站在那里,看着香烧成了灰烬。随后,因为太阳渐渐沉下去,魏泰强又扛起箱子,他们向家里走去。

    在家门口,老人站在那里,让最后一缕阳光晒到他的身上。魏泰强和那个女人走近时,他站着没动。他要是注意她就失了他的身份。因此,他假装兴致勃勃地看云彩,大声说:“那块挂在新月左角的云是下雨的征兆。最迟明天夜里就会下。”然后,当他看见魏泰强从女人手里接过篮子的时候,他又喊道,“你花钱了。”

    魏泰强把篮子放到桌上。“今晚有客人。”他简短地说,然后把箱子扛进他睡觉的屋子,放在他自己放衣服的箱子旁边。他好奇地望着它。但老人走到门口,又叨叨地说道:“成个家就没完没了地花钱!”

    虽然他暗暗高兴他的儿子请了客人,但他觉得在新儿媳妇面前花了钱不埋怨几句不行,不然的话,她可能一开头就会乱花钱。魏泰强没有说话,但他走出去把篮子拿进了厨房,那女人也跟了进去。他把吃的一样样从篮子里拿出来,放在冷冷的锅台上,对她说:“这是猪肉,这是牛肉和鱼,一共有七样吃的。你会做菜吗?”他对女人说话时并没有望着她,那样是不合适的。那女人用呆板的声音回答说:“自从进了黄家,我就做厨房里的丫头。黄家每顿饭都有肉。”

    魏泰强点点头,把她留在厨房里,直到客人们拥进来才重新见她。客人当中有他的叔叔,人虽精神却奸猾贪嘴;他叔叔的儿子,一个蛮横无礼的十五岁的少年;还有一些老实巴交羞怯地笑着的农民。有两个村里的人魏泰强经常与他们交换种子,收割时互相帮忙,其中一个是他的紧邻,这人姓秦,是个身材矮小沉静的人,除了万不得已总不愿开口讲话。

    出于礼貌,客人们为座次让来让去,等他们在堂屋里坐定之后,魏泰强走进厨房,叫女人上菜。那时他很高兴,因为她对他说:“最好我把碗递给你,你把它们放到桌上。我不愿在男人们跟前抛头露面。”

    魏泰强心里非常得意,因为这女人是他自己的,她不怕见他,但却不愿见其他男人。他在厨房门口从她手里把碗接过来,把它们放在堂屋的桌上,然后大声招呼说:“吃吧,叔、伯、兄弟们。”当他爱开玩笑的叔叔说:“不让我们看看娥眉新娘吗?”魏泰强坚定地答道:“我们还没有成婚。在完婚之前别的男人看她是不合适的。”

    他诚心地劝客人们吃饭,他们便欣然吃起那些好吃的东西,他们吃得很开心,不怎么讲话,但有人赞扬红烧鱼做得好,也有人称赞肉做得好吃,而魏泰强则一遍又一遍地回答说:“东西不多做得也不好。”

    不过他心里却对那些菜感到满意,因为那女人只用手边的肉,配上糖、醋、一点酒和酱油,便巧妙地调出了食物的所有滋味,而魏泰强在朋友家的酒席上,还从来没有尝过这样的菜肴。

    那天晚上,客人们喝着茶,又说又笑地呆了很久,而那个女人一直挨在锅台后面。当魏泰强送走最后一个客人走进厨房时,她已经畏缩在牛旁边的草堆里睡着了。魏泰强叫醒她时她头上粘着草棍儿,而且魏泰强喊她时她突然举起了胳膊,仿佛是怕挨打似的。她终于睁开眼睛,用陌生无语的眼神望望他,他觉得在他面前的好像是个孩子。他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到那天早晨他为她洗身子的房间,然后点燃了桌子上的一支红蜡烛。在灯光下,当他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和那女人在一起时,他突然觉得有些羞涩,于是他不得不提醒自己:“这是我自己的女人。总得干那种事的。”

    于是他开始硬着头皮脱自己的衣服。至于那个女人,她围着帐子角爬着,开始不声不响地铺床。魏泰强粗声粗气地说:“你躺下时先把灯吹灭。”

    然后,他躺下来,把棉被拉过来盖住肩头,假装睡觉,但他并没有睡着。过了好长一会,。

    生活中有这样的享受。第二天早晨,魏泰强躺在床上,望着这个现在完全属于他自己的女人。她坐起身,披上她的宽大的衣服,围紧脖子和腰,慢慢扭动着身子把衣服穿好。然后她把双脚伸进自己的布鞋,用缝在后面的鞋袢把鞋提上。小窗孔里射进的一道光照在她身上,他朦朦胧胧看见了她的脸。她的脸并没有变化。这使魏泰强感到惊奇,他觉得那一夜一定使他自己变了样,然而这个女人就在身边,从他的床上起来,好像她有生以来每天都是从这床上起来一样。在清晨的黑暗里,老人的咳嗽声高了起来,不停地叫苦,于是他对她说:“先拿一碗开水给我爹,让他润润肺。”

    她用和昨天说话时一模一样的声音问:“水里要不要茶叶?”

    这个简单的问题使魏泰强费神犯难。他本想说,“当然要有茶叶。你以为我们是叫花子吗?”他本想让这女人觉得茶叶在他们家算不了什么。因为在黄家,肯定每天喝的都是泡了茶叶的绿莹莹的茶水。或许甚至那里的丫头也不喝白水。但他知道,如果这女人头一天给他父亲端的是茶而不是白开水,他父亲一定会生气的。何况,他们也真的不富裕。因此他若无其事地答道:“茶叶?不不这会使他的咳嗽更厉害。”

    门开了,她不声不响地走了进来,双手捧着个冒着热气的水碗。他在床上坐起身,把碗接了过来。水面上漂浮着一些茶叶。他很快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她立刻感到有些害怕,对他说:“我给公公的水里没有茶叶我照你说的做的但给你的这碗我…-.”

    魏泰强看到她有些怕他,觉得很高兴。没等她说完他就回答说:“我喜欢茶水我喜欢茶水。”他高兴地咕噜咕噜地把茶水喝了下去。

    他心里充满了这种新的欢乐,他甚至对自己也羞于承认,“我这个女人真够喜欢我的!”

    此后一连好几个月,他觉得好像除了看自己这个女人之外什么事都没干。其实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干活。他扛了锄到他的地里,耘出一行行庄稼;他把牛套在耕犁上,耕好村西栽种蒜和葱的土地。他干活非常高兴,因为中午他一回到家里,他吃的饭就准备好了,桌子擦得干干净净,碗筷整齐地摆在上面。以前,他回到家里,虽然很累,还得自己做饭,除非老人早早就饿了,自己拌点玉米粥或做一些死面的烙饼卷蒜苗。

    现在,不论有什么吃的都给他准备好了,他可以坐在桌边的板凳上马上吃饭。屋里的泥地扫过了,柴禾也堆了起来。早上他到田里去了以后,女人便拿上竹耙和一条绳子到田野去捡柴禾,这里捡一些草,那里捡一根树枝或一把树叶,到中午回来时,便背回足够做饭的柴草。这使魏泰强感到高兴,他们用不着再买柴烧了。

    下午,她将一把铁锹和粪筐背到肩上,去到通往城里的大路上,那里有载货的骡子驴马来往。她在路上捡牲口粪,把粪背回家堆在门外的墙根处,用作田地的肥料。她干这些活不声不响,而且并没有人要求她这样去干。到了晚上,她一直要到把厨房里的牛喂饱饮足以后才休息。

    她拿出他们的破衣服,用自己在竹锭上用棉花纺的线来缝补,补好他们冬棉衣上的破洞。她把他们的被褥拿到门口的太阳底下,拆下里表洗干净挂在竹竿上晒干,把被褥里面多年来变得又硬又黑的棉絮重新絮过,杀死藏在被褥缝里的虱子跳蚤,然后放在太阳底下曝晒。一天又一天,她不停地做这做那,直到把三间屋子都搞得干干净净,差不多有了生气。老人的咳嗽也渐渐见好,他背靠房子的南墙坐着晒太阳,常常半醒半睡,感到温暖而满足。

    但这个女人,除了生活中非说不可的话以外,她从不讲话。魏泰强看着她的大脚慢慢稳稳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暗暗地注视着她那无表情的方脸和有些害怕的眼神,对她毫不理解。夜晚,他知道她的身体柔滑结实。但在白天,她的衣服,她的朴素的蓝布衣裤遮住了他所知道的一切,她像一个忠诚的、沉默寡言的女仆,一个只有女仆身份的女人。然而他不应该对她说:“为什么你不说话?”那是不合适的。她做了她该做的一切,这已经足够了。

    有时,他在田里干活时,也常常想关于她的事情。她在黄家那上百个院子里见过些什么?没有与他共同生活以前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他想不明白。然后他又因为自己对她的好奇心和兴趣而觉得不好意思。她毕竟只是一个女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