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261章 曹窖争夺乌木
    曹窖在争夺青花瓷的竞争中,大家都看到这个家伙像是占了上风似的。

    那个新近出头的曹窖确实是气焰很嚣张,这个家伙通过自己的关系,弄到了玄武国古董拍卖会的门票。

    所以,这个家伙非常嚣张,虽然是曹窖自己对不起大家,特别是对不起曾经救了他命的晏紫丁香。

    可是,当这个曹窖让那个晏紫丁香的哥哥晏咖啡当了自己的狗之后,他觉得是晏紫咖啡对不起他了。

    所以,这个曹窖非常嚣张,他对何伯格说:“你行呀!你和这个鱼雅丽一起到古董拍卖会,你知道不知道这个鱼雅丽是魏泰强的马子。你和她出来,我觉得那个魏泰强的头上帽子都变绿了。”

    鱼雅丽气得要命,何伯格却只当那是疯狗在咬人。

    何伯格对鱼雅丽说:“那个乌木不错,咱们买下来如何?”

    曹窖说:“正好,我也喜欢乌木,可能我们会有竞争喔!”

    当那些人开始为乌木报价的时候,大家都在争夺这个乌木。

    其实,以前这种乌木是不值钱的,因为乌木是阴沉木的一种,这些木头由于洪水或者特殊的原因埋在水底,开始碳化,不过又远远没到成为化石的地步,这些木头的价格本来很便宜,可是一些手里有闲钱的玩家,看中了这个乌木的价值,他们开始疯狂的炒作那个乌木,这些乌木子这轮炒作之前,根本卖不上价钱。

    其实,大家都觉得这个乌木未必值那么多钱,可实际上大家都身不由己,都开始追捧着这些乌木。

    鱼雅丽见到那个曹窖十分嚣张,她说:“既然这个人这么厉害,那咱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何伯格说:“咱们不要去主动招惹曹窖这个混蛋,但是当这杂碎真的欺负我们的时候,我们也不要害怕什么。”

    鱼雅丽说:“我们的惊心动魄,在有些人看来不过是云淡风轻而已。”

    何伯格说:“你说的有道理,你真是一个睿智的女人。”

    曹窖的嚣张,引起了涂土桥的反感,他对苗三十六说:“你看看,那个曹窖真是一个大傻逼。”

    苗三十六说:“大佬,你这样骂了他,要小心他的报复呀!”

    涂土桥说:“你说我会害怕他的报复吗?”

    苗三十六说:“我不知道!”

    这个时候,那个乌木的竞拍正式开始,涂土桥先喊出了十万。

    其实,那根乌木的起拍价也只有六万,这个涂土桥一下子喊高了那么多,他也是有些膨胀了。

    但是,曹窖他丝毫不害怕,人家多的就是钱。

    曹窖马上将价格抬到十五万,等到涂土桥的价格到了二十万,曹窖的价格马上又到二十五万。

    原本对那个乌木感兴趣的何伯格反而不叫价了,他对鱼雅丽说:“咱们拍卖古董,虽然不讲究性价比,可是像这样的傻帽,我们是万万不会当的。”

    鱼雅丽点点头,他说:“像这样的冤大头,我们是万万不能当的。”

    不过,那个曹窖虽然对埋在水里的乌木不感兴趣,可是他对压倒那个何伯格却非常期待,所以他用了很大的精力将这个乌木拍到了手,虽然他和涂土桥的争斗,让他用了四十万才买到了这个乌木,可是曹窖能够接受。

    毕竟,对于曹窖来说,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只要能赢,那就可以了。

    当然,在这个古董拍卖会现场,能够叫板的都是电竞圈,和玄武国的商界大亨们。

    这些人都是有钱人,可是大家的性格对比很明显,那个何伯格是从普通人家出来的,所以从来不嘚瑟。

    何伯格有了钱,他也不装,当他觉得乌木的价格过高时,他就不会购买。

    相反,那个曹窖就高调多了,他觉得乌木值得他和何伯格与涂土桥斗一斗,因为曹窖认为如果抢到了何伯格喜欢的乌木,就能够证明自己在某一方面比何伯格强了。

    事实上,何伯格是不愿意和曹窖斗,因为他们明白,像曹窖这样的人,在某些时候就是疯狗,他和疯狗来斗,就算斗赢了,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因此,何伯格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乌木,而让曹窖轻松的赢了。

    那个涂土桥因为是老牌电竞大亨,在骨子里他是瞧不起曹窖的,所以他和曹窖斗了斗。

    但是,涂土桥也是不喜欢乌木的,所以涂土桥最后还是放弃了乌木。

    在这个时候,魏泰强找到了三个人,他觉得这三个人出马,就可以对付段鼻涕了。

    这三个人,一个是霍山发,这个人是一个非常正直的青年,他有一千种方法,可以对付那些喜欢糟蹋东西,催眠那些北华科技大学学生的段鼻涕。

    另外一个是美女,她叫做王鸡腿,她是一个电竞高手,和电竞代言人。

    最后一个是武斜眼,这个人不是好鸟,不过用他来对付那个段鼻涕领军的那些人,还算是对症下药。

    不过,在他们对付那个段鼻涕之前,那个晏咖啡已经让晏紫丁香恼怒到到了极点。

    晏紫丁香对晏咖啡说:“你真是电竞界的一头饿狼,你真是饿到了极点,坏到了极点,你居然和段鼻涕这样的人合作。”

    这个时候,晏咖啡也恼火了,他说:“我和段鼻涕合作有钱拿,你高尚,但是你能给我钱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我不愿意做高尚的人,我只想在今生吃香的喝辣的就行了。”

    晏咖啡说:“你敢这样说我,我们的兄妹之情就到今天为止好了。”

    晏紫丁香说:“你所谓的兄妹之情,不过是我每天拿出钱来补偿你,扶植你罢了,我是你妹妹,又不是你的母亲,以后我会改名的。你也不要来找我了。”

    晏咖啡说:“你准备改什么名字?”

    晏紫丁香说:“我以后就叫做晏丁香,你也不要来找我了,你找我,我也不会给钱给你了。”

    晏咖啡说:“你在讲笑话吧!上次母亲苏百合让你给我盖房子,你就推了,你现在装什么?”

    晏丁香走了,她不想再搭理这个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