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土桥和自己的几个手下洋洋自得,他在被魏泰强打伤之后,迅速就扳回了局面,他感到很自豪。

    刘铁男和那个象国高手在不停的厮杀,在网吧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电脑屏幕。

    在电脑里,双方的厮杀无比惨烈。

    唐小能盯着双方的指法,他暗暗记着这些招数,心想以后自己一定要用到这些招数。

    至于那个宫愤世,他虽然盯着电脑屏幕,其实他根本看不太懂。

    不过,这个宫愤世虽然看不懂,但是他毕竟是以耍嘴皮子为生的。

    这个家伙还是将何伯格和魏泰强一方的刘铁男给踩低了,同时他抬高了自己这边的印度高手,当然他说的那些都不在点子上,不过反正这个孙子是捧臭脚,没有人在意他捧的好与不好,反正有他这么一个人就行了。

    宫愤世没想到自己居然被盯上了,这孙子大声吼叫之后,自然就喝了许多水,当他觉得自己的想上洗手间时,陈彪子的兄弟就跟了上去。

    宫愤世觉得自己做人很到位,可是他却没想到自己得罪了陈彪子和魏泰强他们。

    在这个孙子方便时,他就被陈彪子的人马按在厕所里给猛干了一顿。

    当然,这个小人物的挨打,是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同情的,那个涂土桥也不会为他出头。

    刘铁男和那个象国高手战成了平局,出人意料的是,涂土桥这次没有发飙,他带着象国高手就那样走了。

    当象国高手的愧疚刚刚弹出时,涂土桥就说:“没事,今天我让你来,不过是试探那个刘铁男的实力而已,来日我们肯定会干死他。”

    何伯格对陈彪子说:“你派人对付了那个小人宫愤世?”

    陈彪子说:“是的,那个小人宫愤世实在是太惹人生气了。”宫愤世就是涂土桥的一个小小狗头军师,他虽然起不了什么决定性的作用,但是这个孙子可以恶心你。所以,何伯格一门心思,就是想整治一下这个孙子。

    没想到陈彪子此人有时还真是粗人办大事,他将那个孙子给办了,这真是让何伯格太高兴了。

    何伯格说:“我准备去一趟象国,你要帮助魏泰强将玄武国这里的事情处理好,你一定要好好帮助魏泰强。”

    陈彪子时候:“你放心吧!”

    何伯格之所以要急着赶到象国去,主要是因为象国最近的市场发展不错。

    但是,涂土桥在象国对何伯格和魏泰强他们投资的公司蚕食也很厉害,所以何伯格才要过去摆平那些事情。

    在象国,那些玄武国的商品,以其廉价,和质量可靠而闻名。

    那个象国女孩被何伯格征服了,她这样被何伯格所同化也很自然。

    咸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香。

    在象国,许多人总是不断的讨好那些贵族们,希望从他们的指头缝里讨要一些好处。

    在这些地方,那些贵族总是会照顾这些自己的仆人。

    因为,当这些仆人代替他们上学的时候,可以充当他们的白手套。

    所以,这些象国的贵族会照顾自己人,只有这些人对他们感恩戴德了,他们这些贵族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

    何伯格和自己的象国助理来到此地之后,他们马上碰到了一些德里省元老院下院元老的质问,这些下院的元老们都想靠着抨击这些贵族来哗众取宠。

    那些人指责何伯格这样的人是在赚黑心钱,他们说何伯格这些人不仅仅让那些象国平民们的视力变差了,还让他们成为了奴隶劳动力。

    其实,象国的这些底层百姓,当奴隶已经到了几千年了,倒是何伯格这样的人给他们从数字时代突围的希望。毕竟,电竞也是一份工作,也可以养家糊口。

    那些元老院下院的家伙放了空炮,他自以为替象国百姓说了话,但是他们很快就遭到了报复。

    元老院下院的那些质问何伯格的人下场都不太好,虽然当地的报纸,还有互联网上有着那些下院元老的质问和危言耸听的宣传。

    可是,象国的百姓百分之八十都是文盲,他们才不关心这些,他们都被象国当地的贵族们所控制。

    那些婆罗门,那些富翁们让他们支持谁他们就支持谁,同时那些贵族们让他们点火烧谁的房子,他们就会烧谁的房子。

    那些抨击过何伯格的元老院下院的年轻元老们,他们的家被烧了,有些元老们甚至被暗杀了。

    好在,象国那些元老院下院的元老被杀死几个倒也没有太多人关注,因为这些人实在是太多了。

    甚至,象国的首相也曾经被杀死过。

    其实,这些元老院的下院元老们,他们和何伯格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们为什么要攻击何伯格。

    这些人不过是受到涂土桥的指使,涂土桥给了他们钱,而这些人就为涂土桥卖命,可是他们有些时候却也保不住自己的性命。

    涂土桥是一个狡猾的人,他总是这样借刀杀人。

    涂土桥经常利用一些象国当地的新兴势力,不断的挑战着这些象国当地【】老贵族们的利益。

    涂土桥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他知道唐小能在象国高手挑战刘铁男之后,他的心里有些不高兴,他就安慰刘铁男说:“你想想,那个象国高手的实力比你如何?”

    唐小能说:“远远超过我。”

    涂土桥说:“不过,你的灵气也许要超过象国高手,象国高手只是为了生存,也许你可以为了兴趣。”

    唐小能说:“谢谢老板的点拨,我一定为你效死力。”

    涂土桥说:“我不是白白为你点拨的,我是对你寄托了厚望。那个魏泰强就是何伯格的一条狗,你不要把他放在心上。但是,刘铁男你什么时候都不能忽视他。你不可以窥视电竞高手,否则你就将付出超大的代价,你明不明白?”

    唐小能说:“我明白了。”

    鱼雅丽找到了魏泰强,她说:“有个砖雕的拍卖会,你去不去?”

    魏泰强说:“我当然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