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大梵行 >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三章 金色烈焰 金老参见
    跌落下来的怪人望向白发,四颗獠牙从嘴里凸出,不停的嘶吼,充满敌意,双腿不断挣扎,似乎要挣脱这锁链。

    紫阳与凯尼维斯并排而立,周遭士兵在凯尼维斯的示意下,逐渐撤离。

    夜风冷冽,除开怪人的吼叫便是一片寂静。

    三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白发负手而立。

    忽地,空气竟然停止了流动,仿若四周的时间已经不再流逝,方圆一里之内,黑铁树瞬间化为灰色。

    紫阳与凯尼两人沉凝着脸,面色不太好看,因为他们都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无法动弹分毫。

    那怪人似乎也感受到周围的变化,瞬间噤声。

    凛冽的杀意从白发身上笼罩向周围。

    紫阳与凯尼额头冒出冷汗,如此强大的威压,就像面对公爵一般,甚至犹有过之。

    杀意逐渐增加,两人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骤然间从心头升起一个寒颤,黑光掠过,紫阳与凯尼都已经闭上双眼。

    噗嗤!

    紫阳与凯尼睁开双眼,地上是尸首分离的怪人。

    周围恢复了原色,两人也发现自己又可以行动。

    “这人被锁链封住了实力,对于次元界独有的界力,你们还是少知道一些为好。”听完白发这段话,凯尼不禁尴尬笑笑。

    白发将怪人尸体收进葫芦,却把怪人的脚链取下放入袖口。

    “那两位还在那里吧?”白发问道,望着凯尼,凯尼点了一下头。

    白发便化作一股黑烟,眨眼间离开此地。

    “如果不是亲自面对他一次,恐怕永远都感受不到他的恐怖。”紫阳说道,不禁一阵心悸。

    “年轻一代,有他在,恐怕其他天赋异禀的才俊,都会被他盖过风头。”凯尼也有些后怕。

    虽然凯尼维斯与紫阳修习的界力正是白发体内那次元界界力的克星。

    无奈他们与白发的差距,不只是一丁点儿。

    ……

    此时的埋骨地,两口棺材旁依旧簇拥着一群人。

    一道黑气掠过,一名白发黑衣青年便站立在棺材旁。

    “白发!快走!是白发!”众人一哄而散,争相逃跑撤退。

    白发没有搭理他们,将两口棺材举起,便欲离去。

    “临……额...白发!”忽地一名带着斗笠的女子,从人群中走出,蒙着面,只是声音觉得有些熟悉。

    “你是?”白发总觉得此女子似曾相识,不禁随口问道。

    强悍的精神力欲直接透过那层面纱窥探她的容颜,然而却是徒劳。

    “莫老前辈正在被帝都通缉,我只想将这个消息告诉你。”女子继续道:“以你在次元界的实力,离开次元界应该不是难事。”

    白发似乎很是相信她的话,问道:“我师父?何罪之有?”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女子冷声回答:“赫利俄斯只是想逼出你而已,莫老前辈暂时不知所踪,你也不必担心,以他老人家实力,只要他想走,没有人可以留下。”

    白发拱手笑道:“来日必定登门道谢。”

    女子听之便惊诧一声,眼看着白发举着两口棺材化作一团黑烟消失,不禁跺脚小声喃喃自语道:“我手持伪装赫令,他难道都看穿了?不可能!”

    已经远离埋骨地的白发,不禁笑道:“伪装赫令,除了你,还有谁拥有呢?”

    殊不知,聪明反被聪明误,既然伪装赫令能够使白发看不透她的面貌,那反过来,伪装赫令,这浩瀚之中,也只有一个人拥有。

    “你是谁?为何要告诉白发这些消息。”两位修士上前拦住女子问道。

    “我是谁?”女子话一说完,身形就凭空消失在原地,再也寻不见其踪影。

    伪装赫令,自然也可以令她与周围环境浑然一体,无人能辨别。

    ……

    水俪与邢战一伙,依旧在慢步朝着埋骨地前进,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危险。

    白发离开也有三日了,水俪一直念念叨叨,邢战和甘幽严在前面开路。

    “白发大哥!”水俪见到前方的两道人影,一人身着黑衣朝着这边奔来,另外一人便是先前的胖子峰河。

    甘幽严皱眉,他对白发气味自是无比熟悉,这两位来人显然不是。

    他与邢战合计一番,两人身先士卒,先去探查一番。

    “两位请留步!”甘幽严与邢战挡在峰河与另外一名黑衣人身前。

    峰河见来人是邢战与甘幽严,立即笑道:“原来是你们啊。”

    “小兄弟,这是?”甘幽严指着另外一名身着黑衣之人,此人蒙着面,身形与白发相仿,却无白发身上那种阴冷气息。

    “在下旭展。”黑衣人微微拱手,道:“这是我兄弟,苏青河”。

    “苏...青河?”邢战喃喃自语,甘幽严也以为这胖子先前是忽悠他们,一脸疑惑。

    峰河笑呵呵解释道:“青字辈,青字辈。”

    邢战与甘幽严便将两人带进队伍,继续朝着埋骨地前行。

    这旭展与苏青河以及白发,本就是发小,他俩未曾告知白发,便一同参加了血狱刹。

    只是因为在帝都之时,他俩就听犬神要通缉黑衣青年。两人便合计着也穿着黑衣在血狱刹,为大哥也好省去一些麻烦。

    先前白发吩咐峰河去找到旭展,此时两人汇合便朝着这边赶,恰巧遇上邢战等人。

    甘幽严暗自惊叹,这两人的实力虽说不及他们,但是这二十出头的年岁,在同辈中也是顶尖的佼佼者。

    ……

    白发青年背着两口棺材,出现在极北之地。

    一片幽暗的荒漠,紧闭的铁门横向高悬天空,七根巨大的铁链将其牢牢拴住,铁链之上一滴滴金色的液体缓缓坠落,溅起一片硝烟。

    铁门的中央,有一个方形的洞口。白发托起一口棺材,塞入其中。

    “钥匙”似乎也与铁门互相有感应,铁门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无尽的黑气涌向铁门,铁链竟然发出凄厉的吼声,似乎对这般力量十分抗拒排斥。

    极北之地的沙土竟然瞬间崩塌,肆意的沙尘卷向天空中的铁门,一时间,黄沙漫天,一道黑气从中窜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叮的一清脆的响声,铁链破裂开来,碎成无数的金光,将黑气净化驱散,极北之地又重新归于宁静。

    ……

    四日后,东面葬海,夜晚。

    海中暮兽皆围绕着一根巨大的水柱缓缓转动,无数的海类暮兽都参与进来,情绪显得极其亢奋。

    数百里外,密密麻麻的人类修士聚集在岸边,其中不乏先前在埋骨地的人。

    苏峰河与旭展两兄弟也站在邢战等人前方,注视着这一切。

    水柱通天,次元界上空无云,却也看不到水柱的的最上头。

    黑衣白发青年悬浮在半空中,面前的水柱半径足有百尺。

    白发手持一口玉棺材,身形晃动,直接穿过水柱壁。

    水柱中央,竟然缓缓浮起一扇巨大的铁门,铁门与极北之地的一般无二。铁门下无数道水柱不断冲击着,将它送上海面。

    水柱蔚蓝,周围的修士也有自己的手段能够看到里面。

    铁门的中心位置,依旧是那仿佛缺失了心脏的一座方形口子。

    白发没有丝毫耽搁,手中玉棺直接扔去。

    玉棺化作一道流星,速度奇快无比。

    “砰!”玉棺在即将抵达那钥匙孔之时,竟然瞬间弹开,棺材里头的女人眉头稍稍一皱。

    白发见之,面露喜色。

    抬手一抓,欲将这口棺材擒住。谁知一股无形的力量,竟然也几乎同时升起,将棺材与白发隔离开来。

    “我还以为是祖灵提前苏醒,原来是手下败将带了帮手来。”白发冷声道,一股气浪瞬间散发,将海面激起三层浪花。

    一身金光的犬神踏着百丈高的八头犬而来,犬神身披金色战袍,威风凛凛。

    犬神的身后还跟着一人,此人童颜鹤发,一席金袍,手中的龙头权杖散发出点点金光。

    铁门上的黑气匀速衰减,而那流淌着金色血液的铁链却大放异彩。

    “赫利俄斯皇室首席长老,前任教皇,称号为金色烈阳的传说人物,据说曾经就是他联合众人之力,将黑衣打败,并且亲手将黑衣的尸骨毁灭。”

    邢战说道,只见甘幽严双拳紧握,死死地盯着这老者,怒火中烧,邢战一把拉住他。

    袁北辙见之,心中不禁澎湃万分。他自认已经在年轻一辈排的上号,却三番五次见到这一种级别的战斗,不禁对实力更为的渴望。

    “金老,他就交给您了。”犬神拱手。

    “公爵言重!”

    金老大袖一挥,夜色竟然瞬间散去。

    三道耀眼的金光从金老袖口飞出,随之涨大,悬挂在高空,只是瞬间便照亮了整个次元界。

    “不好!这金老虽说实力在次元界大打折扣,但是却依然克制了白发的界力。”邢战低声道:“白发现在需要帮手。”

    水俪听到此,面色不禁担忧起来,她最清楚白发遇到这般烈阳会有这样的后果。

    果不其然,白发的身子瞬间如灼烧一般疼痛瘙痒,皮肤也渐渐枯黄。

    白发怒吼一声,心神一凝,直接一个猛冲,扎向水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