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 418.唯一的办法(3/3)
    “龙气?”

    滚滚黑烟里传来阴冷的声音,这声音凡人连听都听不得,因为这会瞬间惊散人的灵魂。

    “这里终归还是你的地界...你的样子,我记住了,但阴间降临在即,谁也无法改变,到时候我本体降临...一定会吃了你。”

    阴冷的声音带着残忍的意味。

    红玉忽然感到马车的帘子掀动了下。

    一个小个子铠甲飞射而出。

    那是祖奶奶的味道。

    红玉想喊“祖奶奶”,但祖奶奶已经飞远了。

    嘭嘭嘭。

    祖奶奶的铠甲在半空分崩离析,逐渐显露出神色略微呆滞,满身血红纱嫁的阎罗模样。

    嗖!

    红纱新娘站在了两者中间,同时背对着两者。

    黑烟里的人忽然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导师,呵...”他轻笑一声,然后张狂地大笑起来,“哈哈哈。有趣有趣,难怪我总觉得各大秘境的魇气有些古怪,原来导师竟然早做了伏笔,可惜...你后来没有捣乱,否则我们早就可以追朔源头,抓到你了。

    然而,现在我亲自确认了,也不迟。

    我降临的不过是个投影,在非阴间的地域实力被削弱了无数,那么...导师,你还觉得自己此刻赢了么?”

    红阎罗同时对两人说:“导师是我们的人。”

    “夏极,你快说你是不是?”

    滚滚黑烟散去,露出一张阴冷的苍白,浮着些青色纹理的脸庞,显然刚刚的厮杀已经令这降临之人的力量耗尽了。

    但这也是极其恐怖了。

    要知道红玉来到此处都已经成了凡人,而它还能维持作战如此之久,甚至逼的夏极底牌尽出,才赢了一筹。

    那人冷笑一声。

    而夏极却愣了愣,然后缓缓摇头:“小红,抱歉,我不是。”

    此话掷地有声。

    任谁都惊住了。

    说个谎会死么?

    但夏极没说谎,他就静静站着,坦诚了自己的阵营。

    这一刻,他就如代表着人类,站在与阴间厮杀的最前线。

    虽然不过是某个大陆的太上天子,但却已如真正的君临天下。

    是王,则承其重。

    夏极承着这重。

    一时间,三者都如僵持在了风雪里。

    那“人”狂笑起来:“红阎罗,你被骗了,无论白虎,还是毒麒麟都不如你这么傻,唯有你被他骗了。

    他根本不是我们的同类,甚至他拥有的一切,都是靠着谎言所得。

    虽然我不明白她为何要给这人阴间居住证,但显然她也错了。

    果然,杀戮,灭绝,才是正确的真理,人类本就不该在活到下个大限之后。”

    夏极摸了摸暗金葫芦,悠然饮了口酒,然后露出解脱的笑。

    不用20年后做抉择了。

    现在就选了。

    他终究是人。

    终究不可能背叛自己的种族。

    虽然无人看见,无人知晓。

    但...这已足够,俯仰之间,已然无愧于心。

    “小红,你也要和我打么?”

    红阎罗摇摇头,言简意赅道:“不。”

    说着这话。

    她忽然向着夏极走来。

    夏极微笑着看着她。

    然后红阎罗忽然站在了夏极身侧,站定了。

    一股扑朔迷离地气氛再次洋溢起来。

    面有青纹的男子望着对面的两人,目光又眯起看向了红纱新娘。

    有时候,阵营,无需多言。

    只是看谁站在谁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青纹男子道:“你是未来的阎罗王。”

    红纱新娘点点头:“知道。”

    再次沉默。

    因为,红阎罗没有动,她还是站在夏极身侧。

    她是贪玩,贪吃,而夏极身为导师,能满足她的这些要求?

    不!

    绝不可能只是这么简单。

    青纹男子问:“为什么?”

    红阎罗想了想:“不知道。”

    再想了想,“我不想他被伤害。”

    “那你背叛了阴间?你要知道...你根本不是人。”

    “我没。”

    “......”

    “......”

    青纹男子舔了舔嘴唇,抬起一根手指缓缓指着夏极:“等我来,我会吃了你。”

    说完之后,也不再多问,全身迅速干瘪,血肉、皮肤,一切一切都开始迅速腐烂,只不过那笑容却带着冷入骨髓的冷意。

    躯体消失,灰飞烟灭。

    红玉看着大佬们的对话,吓得瑟瑟发抖。

    她可是知道那黄泉爬出来的是哪位。

    夏极打他赢了,可是...却被记挂上了,这是真的死定了。

    “人间有龙镇压气运,而阴间有魇作为枢纽,夏极,他就是魇。但它的名字,我不能告诉你,在阴间,名字是很厉害的武器,你知道它名字,它就可以直接来找你了。”

    红阎罗罕见地说了许多话。

    “你打不过他的...就算这个世界所有的龙,加起来,也打不过它。我也打不过它。”

    夏极奇道:“为什么?”

    红阎罗说:“这个世界只不过是宇宙里诸多世界之一,而阴间却是流过所有世界,是独一无二的。”

    夏极明白了...

    用简单点儿的话来说,他是“星球级”的,而对方是“宇宙级”的。

    星球于宇宙而言,不过是尘埃。

    红阎罗又说:“其实就算打得过也没用,它无论是生,是死,都存在着,你杀了它是你输,你杀不过它还是你输。

    生死对它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你们人类也许很难理解。

    而且...它返回后,会公布你的身份,阴间在人间的诸多势力,也会对你行动。

    何况,你们人类就喜欢内斗。”

    夏极忽然问:“你为什么帮我?”

    红阎罗愣了愣,然后吐了两个字:“亲切。”

    诡异红纱在风雪里舞动,这位阴间的大咒怨看着天空:“好像...有什么因果将你与我连在一起。”

    夏极问:“是秘境?还是相处?”

    红阎罗摇摇头,“都不是。”

    这位红衣的新娘忽然道:“我在想,我是怎么来的?

    因为...我与白虎,毒麒麟它们的产生方式不同。

    但是看到你...我好像觉得我的产生与你有关。”

    夏极默然了,他不知道红阎罗为什么突然要说这个。

    他也决定返回了。

    在阴间降临之前,尽一切可能寻找机缘,提升力量,等到那些大恐怖降临后的再做真正厮杀。

    但他才走了几步。

    红阎罗忽然出声:“夏极。”

    男子顿下脚步。

    红阎罗想了想,轻声道:“我有一个办法,唯一的办法。”

    夏极猛然眯眼,“唯一”这个字眼,让他只想起一个人。

    因为元妃也曾经说过同样的话。

    “夏极,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