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 93.旧时玉佩换酒钱
    红衣的少女,拖着夕阳般的长裙,迷失了方向。

    她活这么大,就没这么难受过。

    各种复杂的感情,一重一重在心底被引爆,又被真元境大圆满之后的心血澎湃一次一次放大。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理智系的人,境界也是靠着吃药吃上去的。

    这个时候,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理智全部消失了,只觉得自己仿入深陷泥潭,坠落弱水,心如刀割,一阵阵窒息感,一阵阵刺痛感在心底产生,延续,侵略。

    比之凌迟,尤为甚之。

    “酒!上酒!有多少上多少!老娘有钱!”

    她跑到不知道哪个酒楼,一屁股桌下,拍着桌子要酒。

    她有限的思维里,似乎这个时候喝酒能够解决问题。

    毕竟之前为圣子去城里买大肉包子时,王家店铺旁的戏园子里,都是这么演的,反正就是什么愁啊、忧啊,喝酒就行了。

    那时候宁梦真笑的咯咯的,觉得好傻,因为酒好辣。

    现在,她却噙着泪,觉得自己也是个傻货。

    拍拍兜...

    好像没钱。

    出来太匆忙了。

    可是,宁梦真已经不管了,心一横,吃霸王餐吧。

    她的世界都已经是末日了,还管其他什么。

    然而...

    这个时候,王家铺子卖包子的伙计也在,看到那要喝酒的姑娘,略做辨认就是眼睛一亮,哟,换了身衣服以为我就不认得你了吗?

    这人也仗义,急忙悄悄招手,把去拿酒的伙计叫到一旁。

    “拿一坛就够了,这姑娘没钱。”

    “看着不像啊,衣服都是上好的料子。”

    “隔三差五来我铺子里买肉包,我能不知道吗,她钱包里有多少钱我都瞅的清楚呢,连碎银子都没有。”

    “啊!!真是人不可貌相。谢谢兄弟,我知道了。”

    片刻后,小二拿了一壶最恶劣品质的酒,放上了桌。

    宁梦真接过就喝,酒味很呛,顺着咽喉流入五脏六腑,冰冷的酒顿时焚烧起来,烧的她泪水再也忍不住。

    哭着喝酒。

    一壶酒能有多少。

    宁梦真一口气就喝掉了。

    不过瘾!

    她拍桌:“小二,上酒啊,你们家就这么点酒嘛?!”

    小二就没走开,机械道:“我们酒楼的规律是要先给钱的,姑娘你给我多少钱,我就拿多少酒。”

    宁梦真心慌了。

    她没办法,只能继续拍桌子,“怎么,觉得我没钱?!”

    小二很诚实的点点头。

    宁梦真泪水早已花了脸,却强硬道:“怎么可能?!”

    小二无动于衷:“请付钱。”

    宁梦真:......

    尼玛,老娘难得喝个酒都不行啊,吃霸王餐都吃不到啊。

    因为我真的不凶啊。

    她觉得自己好笨,好没用啊。

    咬咬牙,她从怀里直接掏出一块古玉,玉身一泓碧绿,内如烟云,如尘网自缚。

    初看聚散离合、悲欢无常,再看又是飘渺天上、出尘灵动,三看却是万般随风,如空似梦、不明不懂。

    这玉还是当初圣子失忆后第一次去云心阁时赠送给她的。

    当时,圣子让自己找天王长老拿了很多古玉,说是要解毒。

    可是,却挑了“小炉鼎认为最美”的一块玉,送给了她。

    宁梦真一直就贴身藏着,这玉上有那少年掌心的温度,有他的气息,有他的善意,有他的温暖。

    小炉鼎咬咬牙,把这玉佩拍在桌上:“换酒!”

    小二拿起那玉佩,仔细摩了摩,又去叫掌柜的看。

    红衣少女有些微熏,身子摇摇晃晃的,酒不醉人人自醉,她需要一场醉。

    可是,这愿望却满足的不畅快,总是隔着人世的种种。

    她心爱的东西,贴身珍藏的东西,正被人考校着值几个钱。

    唇边勾起些自嘲的笑,心底感受到了苦涩。

    要么回去问问圣子?

    问清楚是不是真的。

    可是,那女人是太子的使者,她信誓旦旦的来了,说了许多圣子过去的习惯,以及对她的好,而圣子确实对自己无动于衷,根本不像喜欢自己的样子。

    那么,还要再问吗?

    除了让他难堪,让自己更难受,还有意义吗?

    片刻后。

    三坛美酒被放在了宁梦真身侧,显然那古玉的价值已经得到了掌柜的验证,并且他们扣除了一部分利润,给了美酒。

    宁梦真虚着眼问:“就三坛?”

    小二很肯定:“我们酒楼的酒都是上好的美酒,秘制而成的,这三坛可是山楂猴儿醉,如果你要品质差点的,我可以给你六坛。”

    小炉鼎醉了。

    心里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原来竟就只值三坛酒?

    小二见她在发呆,就走开了,失意喝酒的姑娘多的事,每一个都是肥羊啊,这拿着随身的东西就来换酒。

    这姑娘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俗气的很,普通的很,没什么特别的。

    宁梦真发了一会呆,拍开一坛“山楂猴儿醉”就开始喝了。

    酒水入喉,这次品质显然好了许多,更细腻,隐隐带了一股山间果子的甘香,显然是每个酒楼厨子独家添入的料,这家是山楂,隔壁也许是西瓜芒果菠萝蜜,甚至可能是极其独特的秘制的难以想象的料。

    宁梦真双手捧着比她头还大的酒坛,张大了嘴,从喝变成了倒。

    倒最后变成了冲刷。

    她在这如同只有酒水的深海里,大口大口的,好似是潜水窒息到不得不张口的人。

    酒冲过双颊,淹过鼻梁,从耳侧湿了两垂的青丝,湿了额上的刘海,湿了红衣,一坛尽了,黑发如剪纸窗花贴在雪白的脖子额头上。

    宁梦真舒服了些,那种心如刀割的痛好像远了点。

    她觉得有用,又去拍第二坛。

    喝的开心了...

    她唱起了莫名其妙的歌。

    萧元舞坐在这酒楼的角落里,身侧还有一个身型高挑,好像是女武神般的女人。

    这诗一般的萧家三小姐饶有趣味地看着小炉鼎喝酒。

    见到差不多了,才侧头对女武神般的女人压低声音说:“瓦姐,带她出城,我去城外等你,别被人抓到,这里是圣门碧空山脚下。”

    女武神般的女人点点头。

    失忆之后,这世上似乎只有面前这少女对她是真的好,那是一种妹妹对姐姐的好。

    所以,“女武神”决定在恢复记忆前,就跟着这一位,毕竟她只有这一个亲人了。

    至于她自己有多强...

    她随着萧元舞去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地方,然后她就没输过。

    由此可见,萧元舞,真不愧是闺蜜之主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