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 90.先天无形破体刀气
    “圣子此人,我了解的,别人说他功力尽废,然后重新崛起,但我总觉得这里面有古怪。

    可是太子捏着他什么把柄,才会让他这么乖乖的听话?”

    “别忘了你现在也是太子的人,堂弟,哎,哎,哎,轻点...”

    春意无边的马车里,面带桃花的男人完全无视女人颤的能滴出水的声音,嘿嘿笑着:“我当然知道,太子可是一代雄主,当年我走投无路,他悄悄收留我。

    现在他知道我对你早有意思,又特地让我来护送你,与你搭档,来完成他的圣门布局。

    无论是不是演戏,我对太子的忠心是不变的,你也不用试我。

    一个把柄,再加上我,控制住圣子,绰绰有余了。

    完全是杀鸡用牛刀嘛。”

    马车里,女人丢开了胭脂水粉,红纸眉笔。

    衣裤摩擦之声又强烈了许多。

    女人压低笑声,“你现在在享用属于圣子,又是太子的女人,舒不舒服?”

    面带桃花的男人闷哼着:“如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武器,你的身体是武器,不过如此而已。”

    “圣子一定会迷上我的,他如果知道你碰过我,会杀了你。”

    “嘿嘿,那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碾压。大魏刀王?圣门圣子?在我看来,都是个小废物啊,名声这种东西,最没有价值了。

    有潜力又怎么样?能够杀死慕容天龙又怎么样?

    废物就是废物,没成长起来,就是废物。

    太子用你的身体去控制他,为的可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的身份啊。

    否则,太子该把你送给我才是。”

    马车里声音越发压抑,这对狗男女正在及时行乐,享用着欢愉。

    ...

    开春桃花三两枝。

    飞燕南归。

    但这一切和夏极统统无关。

    少年闭目,黑金长袍早已焚烧成灰,禁地,空无一物的神秘的殿中,他正孜孜不倦地追寻着“本源”。

    那块玄奇石板上的光泽终于全部消失了,这意味着“结束”。

    夏极在黑暗里睁开眼,周围冷气森然直刺骨髓。

    “刀九.君临这一式,不过是我在云心阁挑选出的残招,没想到竟然是第九大限的万千投影之一。

    看来我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如果不是有着这一个投影,我怕是根本无法寻找到理解本源的入口。

    可惜了,这本源太深奥,也不知道我是否领悟了万分之一。

    毕竟根本没有进度条什么的来做参考...”

    夏极自言自语着,同时伸手,手臂竟然有些酸楚,这是长时间不活动造成的后遗症。

    愕然的笑笑,一股真气从丹田灌涌四肢,顿时气血活泛起来。

    五指贴在那玄奇的石板上,心中默念:“以此为代价,兑换内力。”

    之前领悟是争分夺秒,所以他根本未曾来得及去“估量”这石板的价值。

    此刻见到石板暗淡了,便来试试。

    回应:“可兑换内力一天,是否兑换?”

    “不。”

    夏极好奇的看着得出的结论。

    这石板,竟然是个普通货?

    它好像就是一块海绵,自己已经吸收了其中的东西,所以海绵本身已经不具备价值了。

    少年站起身,黑暗里,他虽然不着衣物,可反倒是显出某种油画里神话时代的色彩。

    试一试自己这些时日获得的东西吧。

    轰!!!

    真气随着念想,同时爆发。

    夏极周身环绕着无形的气场,或者说刀气。

    这是很难想象的,因为真气通常而言都是只能在体内体表,或者灌注于某个兵器之中以之为媒介,而像这般虚空驭气,已经是玄气的范围了。

    “难道我晋升通玄了?”

    夏极有些困惑。

    但旋即,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玄气他也不是没见过,无论圣心长老,厉灵上师,甚至思无邪,他都交手过,玄气真气他还是分得清的。

    现在,这无形的气场显然是真气。

    他闭目静静感受着。

    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刀气,静谧地在他周身环绕。

    蓦然,夏极以指为刀,向着黑暗的前方点出。

    那静谧的刀气场,好像是寻到了发泄口,随着他这一指疯狂涌出。

    一指,成刀!!

    气场的刀气合为一体,割裂空气,以尖锐到刺耳的声响在黑暗大殿里,奔腾激射而出,然后在门扉的那一线光明处停下了。

    然而,还未结束啊。

    夏极感到,这虚空之中那凝实的刀气竟然还在!

    他这一指点出的,好像就是一把真正的刀。

    刀气未曾寻找到发泄的对象,那狂暴就向着四周爆发而处。

    嘭嘭嘭!

    无形的刀炸开了,刀气如刀的碎片向八方射去。

    可以想象,假如有人在这刀气附近,就会如同被万千刀子凌迟,瞬间只剩下骨架。

    夏极又试了一会,大概明白自己领悟的东西,就是能够将真气化作刀气,然后外放,同时每一刀还带着“不可闪避”的特效。

    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招式,毕竟是自己领悟出来的。

    再想想这效果,似乎挺像自己前世看过的一本武侠书里某个人物的武功。

    夏极是个起名废,就直接改了个字,然后套用了。

    “从此,这运气手法,就叫做先天无形破体刀气吧。”

    刀九.君临进化到了先天无形破体刀气,就算是此行的收获了。

    挺爽的。

    然后,夏极又在这圣门禁地的殿堂里四处寻找,敲敲砖瓦,挪一挪烛台,打一打那些看起来像是机关的小石饰、铜饰。

    可是,什么都没发生。

    刚进入的那些雕像是再没出现过。

    这是一个圆形的殿堂,空空荡荡,一切东西尽收眼底。

    夏极忽然想到了什么,跑到那蒲团前,开始拆蒲团,毕竟“可以磕一百个头能把蒲团磕穿,磕出一本功法”这种故事他还是知道的。

    他不磕头,直接拆。

    然而,蒲团就是简简单单的蒲团,里面什么都没有。

    再仔细搜查了几遍,还是一无所获。

    也许这秘密只有厉灵知道吧?

    可是夏极并不后悔,当时那情形,厉灵是必杀的。

    事了。

    他才觉得腹中一种难以言说的饥饿涌了出来。

    推开殿门,光明照入。

    夏极不禁苦笑起来,他才想起自己现在可是光着身子啊...

    妈的,以后练功看来要多带一套换洗衣服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