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寸山河 > 360章 我收你的命
    罗盘之上铜环轮转,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身死,他们身上的气运便化作层层叠叠的白色雾气,经由其上镶嵌着的蓝色宝石直接全盘注入到胜利者的身体之中。

    业已冲入蛮族高手之中的姜宁突然觉得脊背有些发冷,下意识的一剑斩往身后,却只斩到了空气。

    进入星极之后,紫金元丹碎裂成了如今的气色星极,但是原本心血来潮的能力却是融入的姜宁的血脉之中,化作了一种本源的能力。

    方才的那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到了一股明显的恶意,只是那种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等他一剑斩出去,那种感觉早已消失无踪。

    “又是谁在背后打本剑仙的坏主意?”姜宁一边轻松写意的以一敌二,一边还分心思考着方才的那种古怪的感觉。

    如果让他知道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陈清平方才居然真的动了要吃掉他的念头,也不知该作何感想。

    姜宁的一身修为有大半都在当下的那副肉身之上,窍穴之内的星力修为,四时符与五行符对肉体五脏的增益,超越一般大铸魄境界的肉身和已然大成的大凝血境界,还有那个无意之间开启的祖窍,那具肉身如果真的给卢又礼吃掉,与废掉姜宁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一点,陈清平非常清楚。

    可她在听到紫衣少年的言语之后,第一时间的反应,竟然是心动了。

    少女透亮的眸子中有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

    第一次进入的小天地中的时候,她总是气恼分明不是正牌女友的木棉对姜宁纠缠不休,又或者说,她总是气恼姜宁对木棉这些逾距行为的容忍。

    不在小天地之中的时候,她又会因为姜宁为了苏鹊的事情丢下自己一个人在阙京而暗自神伤。

    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她似乎总是在气恼他的心里还装着别人。

    陈清平自嘲一笑,可如今看来,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不同的是,姜宁分明什么都知道,却依旧选择了接纳,而自己却偷偷离开,没有给任何一丁点的交代,甚至还动了这样的心思。

    救一个小卢,要一条无辜的性命,还要姜宁大半的修为,要救吗?

    “不救了!”陈清平突然道。

    “不救了?”紫衣少年笑着确认道。

    “不救了。”陈清平道:“既死之人,归尘归土便是归宿,只盼你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情,给他一场超度。”

    平穷姑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神情显得轻松而落寞。

    “好!”

    紫衣少年抚掌开怀一笑,这一次,笑容之中却带着满满的真诚。

    “你现在有资格见到我的真面目了。”

    悦耳的女声伴随着紫衣少年脸上迷蒙梦幻般的光芒流转,停下来的时候,入眼之人,已然是一位亭亭玉立

    ,清水芙蓉般的素净少女。

    “你,你,你居然是女的?”

    “哼!”紫衣少女展颜一笑,“小姐姐你觉得男人会有这么别致的闺房么?”

    陈清平愣了一下,确实,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的陈设,一点也不像是个男人的房间。

    紫衣少女小手一挥,一股水蓝色的雾气从平穷姑娘的双腿离开,她的一身星极修为和行动力都彻底的恢复。

    脱下了鞋子,毫不见外的挽住陈清平的胳膊,同她一起坐在床上,紫衣少女嘻嘻一笑,悄声道:“现在,我们可以谈一些正经事儿了……”

    ……

    ……

    澜沧江外云雾山,绣像云气台之中已空无一物,只有一条生了鳞爪的龙鲤虚影在来回游动。

    代表的自然是姜宁的那只。

    而微光殿中,后排的烛台皆安然无恙,前排的那几十座却是是不是的就会断裂上几根。

    云雾城中,罗盘之上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这里唯一的主题,就是死亡。

    眼前的这两人,也就是之前在擂台上碰到徐楠时他的战力强度,以一敌二原本可以轻松取胜,姜宁却只是保持着些微的优势,并没有立刻下杀手。

    非是他出工不出力,想要自己这边多死几个人。

    只是韩水烟那边对上了蛮族年轻一代高手之中最厉害的七人之一,雪鸟一族的公冶存,他实在有些不放心。

    若是此时用出全力,必然会拉到太多的仇恨,在场的人每一个是好对付的善茬,到时候若是自己这边压力太大,韩水烟那边的战局一旦出现了什么问题,而他却来不及施救,那就糟糕了。

    赌气归赌气,要他有样学样,撒手不管那明艳少女的死活,姜宁自问做不到。

    非是姜宁多心,韩水烟自打对上公冶存之后就一直处在劣势,同样都是星极巅峰,公冶存的力量,防御力,耐力都强过了她太多。

    唯有在速度和剑法的精妙程度之上是韩水烟略胜一筹。

    古话有云,一力降十会。

    因为力量的差距,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正面过招的对等机会,从来都是那公冶存在进攻,而韩水烟只能凭借速度的优势在罗盘之上辗转腾挪,避开对方的攻击之后伺机而动,偶尔才有机会找到公冶存的攻击间隙从而发动进攻。

    如此纠缠了片刻,公冶存明显开始有些不耐烦了,“逃逃逃,就知道逃,你是泥鳅吗?”

    韩水烟不为所动,依旧秉承自己以闪避为主的拖延策略。

    公冶存背后的图腾闪烁,无数冰冷的霜白色光线迸发交织在了一起,眨眼时间就形成了两只丈许长的森寒羽翼。

    “哼,小老鼠,真以为我抓不到你么?”

    羽翼拍打之间,公冶存的整个人都化作了一道

    白光,光影闪烁之间,一拳就砸在了韩水烟勉强举起的剑身之上。

    烟水剑的剑身在对方的巨力之下向后弯曲成了弓形,虽没有断,但那一拳还是结结实实的压迫着剑身砸在了明艳少女的胸膛之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发生的实在太快,以至于韩水烟连使出森罗虚土挪移躲避或者是直接用出那神秘剑意进行对抗都全然做不到,只能徒劳的横剑胸前,希冀着可以挡下尽量多的力道。

    鲜血凌空泼洒,韩水烟的身体倒飞而出,只这一下,左半边身躯之上就断了七八根肋骨,因为先前对于身位的微调,险而又险的避开了心脏,几乎在半空之中的时候,明艳少女的身上就有碧绿色的真元和六色星火亮起,着手开始了对于肉体的修复。

    至于她本人身上的伤痛似乎对她的情绪完全没有影响,依旧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公冶存的方位,整个人冷静到了极点。

    “你找死!”

    “你找死!”

    两道饱含愠怒的声音同时响起,紧接着就有一股沉重的压迫力无差别的出现在了罗盘上方除了韩水烟之外所有人的身上。

    法域!

    台上台下一片寂静!

    这是整个南十三国大比进行到现在,北境之人和蛮族两方之中出现的第一位法域境界的高手!

    里城的观战台之上,荆远山颇有些得意的显摆道:“怎么样,佟胖子,你现在还觉得自己的徒弟比我孙子强么?”

    佟植没有说话。

    荆云光这小子他是看着长大的,这个人可不是姜宁先前随便撂倒的那些普通的法域境,他的天赋本就处于最顶级的天才行列。

    同一个大境界中,若是两人相斗,不管荆云光领先多少个级别,佟植都会觉得胜者一定是姜宁,但若是两人之间差了一个大境界,佟植觉得,那就不是姜宁在悟性和战斗天赋方面的优势所能完全弥补的了。

    好在姜宁的七色星火并不畏惧法域的压制,所以佟植觉得,两人之间的胜负依旧是五五之数。

    然而,即便是在沉重的法域压制之下,还是有一道白色身影先荆云光一步,把受了重伤的明艳少女接在了怀中。

    姜宁一手揽着韩水烟的娇躯,一手则是搭在了她的皓腕之上。

    七色的琉璃星火不由分说就涌入了少女的身体之内帮助其抚平伤势,而丹田之中的四相荣枯镜里,则有源源不绝的生命精华顺着姜宁的指尖注入了韩水烟的身体之内。

    少女苍白的脸色盏茶的时间就恢复了红润。

    被抢了先的荆云光冷冷的看了姜宁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现在本就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

    “照顾好她,否则我跟你没完。”

    冷冷的丢下这么一句话,荆云光转过身去,一步来到了白衣白翼白手套的公冶存面前。

    “你的命,我收了。”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