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轮回汉末 > 第二卷 黄巾之乱 第二十九章 光和四年,乱象端倪
    “主上,下人无能,无法潜入北域杀那项敖!”

    “收回影卫吧!”袁绍并未生气,甚至些许激动说道:“留下项敖或许能助吾一臂之力。”

    “之后暂且不必理会北域,只需留下人随时监视即可!”袁绍在凭几之上的宣纸上写写画画道:“之后重心移至洛阳,吾大汉那‘圣明'的陛下快坚持不住也!”

    “诺!”

    “还有,遣人告知张让,不必让吾等陛下再多逍遥,大势已成,免生横枝!”

    “诺!”

    袁绍待下人离去之后,一直望着宣纸狰狞笑着。刘宏啊刘宏,即便吾不再施‘逍遥散,汝也活不长久也!原本袁绍还欲加大药量,让刘宏早日归西,却不想刘宏自己放纵,终日行乐,倒是让袁绍省心不少。

    而此时仍闲赋在家的曹操却是痛心疾首。曹操站在草屋门前,朝着北方遥望着心中暗自想道:陛下啊陛下,远小人啊,如此以往吾大汉何以得重整。曹操今日遥望天下局势,却是不懂为何刘宏会如此昏庸。眼看着大汉一点一点的被刘宏挥霍,曹操又无能为力,心中极苦。

    曹操还期盼着有朝一日再得朝廷征召,待那时,曹操打算一定要除掉陛下身边奸妄,还大汉朝廷清朗,即便身负身死之罪也无妨。闲赋的一年多以来,曹操也做了不少努力,时长上书谏言何进,欲劝说何进除掉宦官。何进虽是屠夫出身,但对天下世家仍存敬意。即便让何进掌权,曹操自觉能够引导何进匡扶大汉朝廷。

    奈何何进胆小,一直不曾应允,曹操也是无奈。

    其实曹操不知的是,何进也想出掉宦官,更是找到如今四世三公之后袁绍意图联合。但是袁绍给的答复却是仍在守孝,不宜参于政事,况且时机未到。

    何进对守孝之由倒是没放在心上,若是真想参与此事,即便袁绍自己不方便出现,遣人行事便可。倒是袁绍所谓的时机何进倒是未曾搞得明白,让何进不敢妄动。

    何进也将袁绍所言的时机告知于曹操,但即便如同曹操如此聪慧之人也不懂袁绍所谓的时机乃是何物,难道是证据?但是二人不知袁绍谋划却是更深。为打击大汉威严,袁绍无所不用其极。只是袁绍之后安排又有何人知晓?

    中平四年,正月刚过,汉灵帝在一众大臣的建议之下,大赦天下,妄图减少各地频发的叛乱之事。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大赦之令还未度过春季。二月,荥阳郡民起义。义军攻打中牟斩杀中牟令落皓及主簿潘业,声势渐盛。洛阳朝廷震惊,刘宏更是大怒。遂三月遣何进之弟河南尹何苗率兵镇压,所幸,起义民兵战力不佳,并未耗时太多遍被何苗镇压。

    而年前还未平定的西凉叛军亦是闹腾得欢,韩遂杀边章及北宫伯玉、李文侯,拥兵十余万,进围陇西,太守李相如叛,与遂连和。太尉张温以寇贼未平,免张温太尉之职召回京师问罪,再以司徒崔烈为太尉。

    然而不论三公之位如何更换,仍然改变不了大汉已渐失威严的现状。

    “主公,商队细作来报,渔阳张纯有反意!”

    “哦?!张纯原本不是中山相么?怎会突然生出反意?”

    戏忠拿出细作带回的情报交于项敖道:“朝廷命张温发幽州乌桓突骑三千以讨凉州,张纯听闻之后,到张温帐中请战,张温并未应允,张纯怀恨于心,前些日子已回到渔阳,乃与同郡不得重用的故泰山太守张举及乌桓大人丘力居等暗中结盟!”

    项敖闻言稍微皱眉,缓缓打开情报之用的特殊草纸细细看来。

    “主公,可要上奏朝廷出兵?”戏忠自从开始主管军事以来,每次见得将有战事发生便会提醒项敖,妄图以项敖之法充实北域兵力。

    “暂且放下吧!”项敖放下情报草纸道:“吾北域情报系统并未告知朝廷,若是被朝廷发现恐不得安宁。况且幽州不是有公孙将军么?应无大碍。”

    “况且年年征战,对无北域百姓也是不利,难得清闲,吾北域消停两年还是安心处理民生才是!”

    “主公睿智!”戏忠想想也是,心中了然。

    “不过还是书信予公孙将军才是,让其早作准备,以免太多百姓牵扯其中,妄受兵灾!”

    “诺!”

    张温推脱张纯自荐之后,便命公孙瓒为将,遣乌桓骑兵三千前往凉州平叛,大军还未开拔,公孙瓒便接到项敖送来的书信。

    “张将军,渔阳来报,张纯有反意,赞恐无法随军征讨西凉叛军。赞需快马上报朝廷,等待朝廷诏令才是!”

    “嗯?!”张温闻言一愣:“张纯要反?”

    “真是狗胆包天,本将不允其统兵平叛便要反汉!好一个张纯,好一个张纯!”张温回神之后大怒,恨不得将张纯五马分尸。

    “公孙将军所言极是!”张温稳定心神之后说道:“幽州本就比邻鲜卑、夫余等外族,内有乌桓叛乱,公孙将军却是不宜此时离去。只是这三千乌桓骑兵可否会影响将军平叛?”

    “张将军放心,虽有乌桓叛乱,但真心臣服大汉的乌桓人也是不少,此三千之众便是乌桓内臣服大汉的勇士。赞在渔阳仍留有不少守军,张纯也翻不起大浪。况且还有还有冠军侯奉远将军大军坐镇代郡,张将军不必担心。”

    张温本就是因无法平三辅之乱才被问罪,此次戴罪出兵就是意图一雪前耻向幽州借兵,定然不远轻易还于公孙瓒。见公孙瓒如此回答,张温放心不少,便和公孙瓒告别。

    得到项敖警告的公孙瓒亦是快马加鞭上书朝廷,自己也是急忙赶回渔阳,随时应对张纯反叛。若不是不知其位置,公孙瓒早已主动出兵攻打张纯。

    保险起见,公孙瓒更是在上书之中请求朝廷允许北域出兵少许,协助公孙瓒,以免敌军势大。项敖收到朝廷诏令之后,此次也未征召新兵,而是命赵云领‘义从、高顺领‘陷阵营及两千余步兵屯兵代郡,随时准备策应公孙瓒。

    此次不同往日,大多骑兵立功。张纯反叛在大汉境内,到时攻城之战定是不少,便命二人跟随公孙瓒多多学习。至于项敖本人,并未随军出征,而是在将军府中陪伴蔡琰和项平。

    说道项平,项敖骄傲得不行。七八月时日,项平身体虽无异于常人之象,却已开始牙牙学语,‘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叫得欢喜,虽然有些口齿不清,但也不免让初为人父的项敖在各位北域大臣面前骄傲的炫耀。

    项平虽然如婴孩平日较多的瞌睡,只要醒来,就睁着灵动的双眼到处瞧着,不是还呀呀的叫唤着,让项敖拿些许物件道面前细看。若是项敖现在能探知项平脑海之中的想法,定会被震惊到无话可说。但是婴孩如何作想,外人又如何得知?

    项敖见项平如此机灵,不论项平是否能够明白,下意识的对着项平背出项敖之前所学的所有学问。项敖虽然知道项平定然不懂,但是心中仍是些许期盼:若是吾儿聪慧于常人,真能动的呢?

    蔡琰每次见得项敖如此正经的为项平背诵‘四书五经或其他著作,都是摇头称项敖傻。项敖呵呵笑着也未多说,仍然我行我素的对着项平背诵。期初并无反应,项敖也不曾想到,项平居然真的跟着呀呀的叫着,甚至偶尔能听见正确的发音,可把项敖给高兴坏。不信的蔡琰见得之后,更是瞪大眼睛直呼怪哉。

    越是如此,项敖越是积极,只要项平醒来之后无所事事,也不想玩闹的时候,项敖都会抱着项平,轻声的背诵各家著作,如同项敖小时候一般,不论儒家、道家、兵家、法家等学问,每日都换着背诵。

    是月,张纯协同其同乡张举举兵反叛,,抄掠蓟县,杀汉护乌桓校尉公綦稠、右北平郡太守刘政、辽东郡太守阳众等。在项敖和公孙瓒还未作出反应之时,聚众十余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兵肥如,攻占辽西。占据肥如之后,张举自称天子,张纯自称弥天将军、安定王,二人移书州郡,声言张举将代汉为帝,要求汉帝退位,公卿奉迎张举。

    朝廷见张纯如此势大,急诏项敖、公孙瓒二人出兵镇压,不得有误。得朝廷催促,项敖急命屯于代郡的兵马星夜兼程赶往渔阳与公孙瓒回合,准备以大军攻打辽西。

    然而让二人未曾想到的是,张纯竟冒险遣乌桓峭王率步骑数万渡过渤海,直接从黄河入海口进兵青州平原郡、冀州渤海郡二地,攻破清河、平原等郡,声势甚盛。

    震怒的刘宏即可下诏项敖、公孙瓒,责令二人立马赶往平原、清河之地平叛。项敖可不想因久战不利让朝中有人诬陷自己。无奈之下,项敖只得暂离北域,领最为精锐的亲卫‘羽杀营两千和三千‘玄羽营奔袭驰援。

    如此一来,平原、清河一地大战一触即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