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黑暗的苏醒 > 第302章 暗中观察
    自打饮下陈公公捧来的“毒酒”后陷入昏迷,又从昏迷中苏醒,苏烈就没停止过寻找钟馗提过的怪人。

    这么多年了,每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人都被他悄悄打量与研究,久而久之,“暗中观察”已成了他的生活习惯。

    假如苏烈是没有耐心,没有韧劲的寻常人,只怕早就放弃了,融入了市井小民的简单生活,不再抱有安邦定国平天下的远大志向,然而他是苏烈,有着与长城一样坚定的意志,一样风雨不摧的精神,所以他怎么会向时光屈服,向命运低头呢?

    东市他不常去,觉得实在是太喧闹,并且对守卫军至关重要的人物,总不会流连于闹市区,在那里抛头露脸吧?

    然而今夜,苏烈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犯了想当然的错误!既然是没有目标,没有范围的搜索,那么无论哪里都具有搜索价值,他又怎能偏于一隅,用自己确定的标准来断定那人的喜好与出入场所呢?

    苏烈不敢断言黄昭发现的那堆废铁与怪人有关联,但至少说明繁华的东市,他忽略的地方里隐藏了更多找得出怪人的线索,从明天起,他就必须转移阵地,多往东市走动了!

    第二天,苏烈借口连日劳累,身子不爽,只上了上午半天课,就打发孩子们回家了。

    锁好求真学坊的木门,他改变平日惯常走的方向,不入古图街,而是走上了朱雀大街,一路望东而去。

    按照黄昭留下的地址,苏烈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真香大酒楼。

    站在外面的台阶上看,那酒楼叫一个气派,绝对会是长安城里达官贵人们爱去的场所。然而也正如黄昭所说,门前小二牵马的马道上只有白白的道路,道路上既没漏一坨马粪也没留一根稻草,丝毫看不出迎来送往的热烈气氛。两名小厮没精打采地靠在门柱上玩手指,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苏烈多了个心眼,他只是在外瞧瞧,便去了真香酒楼旁边的另一家饭馆。

    那家饭馆名叫“曹师傅”,门面与真香没法比,最多仅它三分之一那么大,到了晌午店中伙计们却忙得热火朝天,都恨不得两脚离地飞着走了。

    苏烈等了好一会儿,才给个伙计殷情地领着往里进。他是要等靠窗的位置,那儿正好能瞧见真香酒楼的侧门。

    小二扯下挂在肩头的毛巾又擦桌子又抹条凳,请苏烈坐下就等他点单。

    苏烈却不着急,偏头瞅着真香酒楼问:“不瞒这位小哥说,在下打外地来,就想品一品长安城里的特色菜肴。见那家酒楼门头敞亮,金漆大招牌叫一个气派,想必里面有名厨,便想进去一试,谁料看来看去似乎就我一个客,那哪儿还敢试呀?于是就来了你家。”

    小二们最拿手的活计就是磨嘴皮子,为了成功招揽客人,天上的地下的没的有的都能海吹一通,所以苏烈知道,他不必点名意图,只需稍加指点就必能从这伙计嘴里套出料。

    果不其然,一听苏烈的打算,这小子光滑的圆脸就笑得皱成了沙皮狗,竖着大拇指直夸:“哎呦喂我的爷,您可真是比下凡的神仙还明智呐!就他们家,您那要进去,不光得悔黑肠子还得沾一身晦气!吃地道长安菜?呸!那是做梦!”

    “啊?此话怎讲?”苏烈不用装,确实对小二的话感到吃惊。

    小二唾沫横飞地嚷道:“您千万别以为我这是在贬低同行,您要这么以为,就去这整个东市打听打听,看有谁不知道他家的臭名声!那是家闹鬼的酒楼,姓薛的老掌柜从他老丈人手里接过来的时候还兴旺发达,不知怎的到他这儿就出了大事,凡是进去吃过饭的食客都得闹肚子,哎呦喂那拉的叫一个惨,长安城那时都开始流行谚语啦!”

    “哦?那谚语怎讲?”苏烈饶有兴致,对小二的话听得津津有味。

    客人捧场,小二讲得更带劲儿,又用毛巾抹一遍桌子,然后抹抹额头的汗道:“真香香,真香臭,吃了真香肠子漏。真香火,茅厕火,东市茅厕用不够。”

    “哈哈哈~”苏烈故作庸俗,给小二逗得哈哈大笑,边笑边指着他道:“你这可恶的小厮,故意编些话来逗人,别说竟还有点押韵!”

    小二这一听就不乐意了,撇嘴挑眉地气道:“我说客官,这全朱雀大街,上到八十岁老头,下到三岁娃娃都会念的谚语,我上哪儿编派来糊弄人?不信你去找个老人家问问,当年真香酒楼出事那会儿,长安城的医馆有多忙!治腹泻的人排队排得转了弯,他赚大钱的同时,带着医馆生意也火了一把……”

    苏烈笑容一敛,仿佛是信了,忙问:“这么说,那酒楼还真有古怪?其实食物没清理干净,偶有让食客吃坏肚子也不足为怪,整理后厨即可,又何须闹到如此地步,弄得他快关门大吉了?”

    客人终于信了,头脑简单的小二舒了口气,又乐呵起来:“可不是,怪不是怪在他的食物会吃坏人,而是怪在一直会吃坏人!好几年过去,薛大掌柜想方设法查找食物坏肚的原因,请了一批又一批懂这行的人去查验,又将后厨翻新了好几次,却都无济于事。每一次停业整顿后,大家都以为他家整顿好了,可以放心去吃,结果仍是吃了后拉个不停,再以后,谁还敢信呀?您说说,这不是闹鬼又是什么?”

    “嗯,照你这么说,还真只有鬼魂一说才能解释这怪现象。”苏烈两手撑桌子若有所思。

    略一思索,他又问:“那么小哥是否还记得,真香酒楼是打啥时候建起来的?期间又有没经历过啥特别的事件?”

    “这个嘛~”小二歪着脑袋想半天。

    “嗨嗨~我说阿东,店里人人都忙得象苍蝇乱飞似的,怎么就你闲得慌,还能站这儿不做事的?信不信我扣你半月工钱!”

    曹师傅饭馆的掌柜盯着靠窗那桌老半天了,就见那长大络腮胡子,脸上有疤的大个子客人啥菜不点,光顾着和他的伙计聊天,还是在这营业高峰期,能不光火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