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缘起三三路 > 正文 第五章 好难
    第二天大清早,方大少停止了观想,起身把《紫韵道图》放好。这才走出房门,走到花园边的草地上,开始活动筋骨,先是打了几遍拳法,又是舞了一套剑法。等到全身都冒汗以后,才收功回房去洗漱。

    冬去秋来,时间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距离第二次修炼《玉清通玄行气胎息经》和《紫韵道图》已经过去一年了。在这期间,方大少的修为已经在辟海境走的很远了,丹田气海不断在扩大,法力雄厚且有抱团的迹象出现,当然这只是个迹象,要想真的渡过辟海境,他还差的很远。

    这主要还是归功于日夜不停地修炼,和充足的灵药,以及方老太爷经常让人送来的天材地宝。对于观想法的修行,就不是很顺利,进境非常之慢,暗紫法身一直还是虚影,一点要凝成实体的感觉都没有。

    后来,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情况,就去向爷爷请教,通过爷俩的共同参悟,这才发现需要紫灵七叶草的辅助修行才可以。但是紫灵七叶草很是稀少,也不是说这种灵草很珍贵,只是有点特殊摆了。

    紫灵七叶草一般生长于地气升腾之处,喜食朝阳紫气,但此物但凡挪动一点点就会立马枯萎,需要用玉锄法宝才能采摘,采摘以后立马使用,因为没办法保存啊。但万物相生相克,要想移栽紫灵七叶草可以把深海出产的顶级水韵天珠固定其根上,这样此灵草就会安然生长。但是此天珠千金难求,对修行水行功法的人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谁又肯用它去培育没有多大功效的紫灵七叶草啊!

    方老太爷为了孙儿修行,觉着紫灵七叶草必须要弄到手,然后就托北齐国最大的商行购得一颗水韵天珠,花了五千玉币,煞是心疼。玉币是修行中人使用的一种货币模样的玉石,此玉币蕴含天地精气,虽然不能为修行人吸引,但却是炼丹炼器布阵的最佳也是最主要的辅助材料。玉币还有一种功效,使之成为修行人最爱的主要原因,那就是可以培育天材地宝灵草仙药,玉币对于修行中人来说再多也嫌多的资源。

    对于紫灵七叶草,家族通过自己的消息渠道已经打探清楚了,确定了一个最可能生长的地方,大约在绮连山脉之中,此山脉绵延上万里,山脉中群峰无数,有多凶兽,十分危险。方老太爷决定过段时间就会派人去取,好在那个地方没有太过深入山脉。

    但是这次方大少准备带着人手亲自去一趟,一来是因为紫灵七叶草对自己修行十分关键,不敢假手于人,受不得一点损失。二来是因为修行在于松弛有度,近一年来忙于修行,心神过于疲劳,趁此次机会出去一趟,也好散散心。

    方老太爷对于孙儿外出寻药是非常赞同的,温室里是长不出能历经风雨而不倒的花朵的,再说像自己孙儿这样的家族重点培养的嫡传子弟,外出历练都会有护道长老暗暗跟随保护的,轻易出不了意外。

    就是母亲让方大少比较头疼,姜夫人不想儿子这么小的年级就出这么远的门,担心路途劳累和危险。方大少连着好几天去母亲那边吃饭,连哄带求地才让母亲好不容易答应下来。但是有一个条件,必须带上侍女画儿,听到母亲的条件,方大少的脸都有些僵硬了,这是出去采药历练嘛,还带个贴身侍女,又不是去游山玩水!但是母亲不容方大少反驳,就把这个事定了。

    其实姜夫人一定要儿子带上侍女不光是为了照顾儿子的生活,还有一重原因就是为儿子增加一层安全。画儿能成为大少爷的贴身侍女,而且陪伴着大少爷长大,可不光因为其模样好看和会伺候人,最主要的是画儿有很高的武艺和修行天资,从小就被家族培养成死士一样的存在,而且是只属于方大少的死士,在方大少有生命危机时刻是能够为其挡死的存在!

    临行前夕,方大少被爷爷叫到了书房谈话,让他出府以后先去位于长兴山脚下的方府老宅,让那边守宅的老管家带着去找一个叫做樊星子的老铁匠,那里有爷爷为你准备的一柄宝剑。最后,拿出一坛一直舍不得喝的百年陈酿交给方大少,让其送给樊星子,并捎带一句话:“老伙计,我这里有的是好酒,别到时候酒在人却不见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方大少心中一动,暗道:“老伙计?在北齐国能被爷爷这样称呼的好像也没有几个嘛,看样子这个樊星子不简单呐,越来越有意思了。”虽然,方大少对那个樊星子有点兴趣,但是对于爷爷和樊星子之间的事情可不感兴趣,老一辈的事情也轮不到他个小娃娃操心,他只要能拿到宝剑,并把话带到即可。

    在方府下人们的眼中,方大少的风评是所有少爷中最好的,一方面是因为方大少在府中地位稳固,不需要过分立威,只需要偶尔震慑一下就可以了,刻薄寡恩可不是长久之道。另一方面由于功法和其本人稳重的原因,方大少的气质是给人一种中正平和,但又不失威严,使人一见之下就对他多了一种莫名的信任感和好感。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待见方大少,二房的方少江就特别看不惯方大少爷,认为其是“大奸似大忠”的典型代表,时常来找方大少的晦气,但被方大少抓住痛脚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再也不敢出现在方大少的面前了,当然在背后划圈圈诅咒方大少的肯定不少干。方大少也不理睬方少江的背后小动作,一个纵垮子弟他还看不在眼里,只要不来烦他,随他折腾。

    但是,有一个人让方大少很不舒服,就是五房的方信,虽然他没和自己掰过腕子,见到自己还很亲切,但方大少感觉这个人就像毒蛇和笑面虎一样,在暗中窥视着自己,感觉自己只要露出破绽他就会露出獠牙狠狠地把自己撕碎。这个感觉,方大少是不会感觉错的,他应该想在自己身上得到某种东西,所以对于方信,方大少秘密使人监督着,一有情况就要报给自己,暗暗下定决心,找准机会一定要把这个祸害除掉,不然睡觉都不会安稳!

    虽然他是自己的亲堂叔,但是大家族,特别是传承久远的世家,亲情并没有小门小户来的纯粹,有时为了利益,牺牲掉几个亲人还是很容易的选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