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武大郎别传 > 第六十二回 剑谱恩怨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聪明累》

    叶琳娜带来的三万人马全军覆没。叶琳娜在博士气气可夫的护送下只身一船仓皇逃回车迟国。华荫下落不明。

    石笋得到华荫的飞鸽传书,知道车迟国出兵的消息,料定京城兵力空虚,带领王孙白、石木欣、田立人、钟多、钟臣等武林人士直捣京都。

    果然,只有少数几个老弱兵士把守城门。

    石笋的人马长驱直入,直扑皇宫。

    龟甲带领的御林军根本不是石笋所带的武林人士和三元教徒的对手,且战且退,还有不少御林军是石笋的旧部,纷纷弃甲倒戈。

    武大郎还在与众大臣议事,石笋带人闯了进来。

    众大臣等束手就擒。

    王孙白冲到龙椅子前,手起刀落,武大郎人头落地。

    王孙白一看,是个假人。

    王孙白大惊失色:“呼!义父,咱们中计了。”

    这时,一身戎装的柳叶儿、龟贝贝和破衣烂衫的白痴神童白小郎从龙椅子后站起来。白小郎乐得手舞足蹈:“哈哈,空城计都不知道。偶尔下山一次也挺好玩的,只略施吾祖的一个小计,就全部搞定。”

    柳叶儿则一挥柳叶剑,下令:“全部给我拿下!”

    四面全是御林军。首席丞相龟甲、西山猎神巴托和神犬“黑箭”威风凛凛地堵在皇宫的出口处。

    石笋伸手从怀中摸出四本剑谱,赫然是《柳叶剑谱》、《枫叶剑谱》《霹雳剑谱》、《灵龟剑谱》,仰天狂笑:“老夫已练就四大剑谱中的精华,尔等能奈我何,等着一个个送死吧!”

    柳叶儿道:“原来先王果然是你下的毒手。先王乃仁义之君,以先王之智,对老丞相你的底细岂能不知,而是明知你就是西山秃鹫,却待你亲如兄弟,对你委以重任,希望能感化你,使你蟠然悔改,没想到你这恶贼不但不知恩图报,反而大逆不道,弑君夺谱,果然是衣冠禽兽!”

    石笋冷笑道:“凭长相、凭武功、凭智慧,老夫哪点在柳如是之下?凭什么他能做九五之尊,老夫就不能?”

    柳叶儿道:“当年论剑之时,难道不是你输给先王的吗?”

    石笋冷哼一声道:“那是因为最后大家都打得没劲了,以口述代实战,老夫、龙啸天、白无忧三人都是粗人,唯有你爹书生出身,哪说得过他?真的动起手来,哼哼!他未必是老夫的对手!”

    柳叶儿道:“这是你们自己定的规则,你们理应该遵守。愿赌服输,方不失为大丈夫所为!”

    石笋道:“老夫才不信这一套呢。老夫要夺回原本属于老夫的东西。”

    柳叶儿道:“那么老丞相为什么等了二十年才动手呢?”

    石笋道:“那是因为老夫没找齐四大剑谱,没有十分的把握老夫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且不说先王的武功深不可测,老夫未必打得过他。龙啸天和白无忧若知老夫背信弃义,也饶不了老夫!”

    柳叶儿道:“你是说你现在有十分把握了?”

    石笋道:“不错!老夫不仅找齐了四大剑谱,而且练成了四大剑法!加之老夫原有的呼噜拳法。不客气地说,老夫已是天下无敌了!”

    柳叶儿道:“恐怕未必!”

    巴托道:“皇后,臣请求擒下石笋老贼!”

    石笋道:“大胆!你这不孝的逆子。老夫是你的亲生父亲!”

    巴托怒道:“老贼休得胡说,先父早就作古了。”

    石笋道:“不怪你不认为父,孩子。错不在你,错在爹地。现在爹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说了。为了得到四本剑谱,爹不惜诈死,留下遗言:让你娘找齐四本剑谱,把你培养成天下第一高手,去为爹报仇。你娘一向迷信爹地,她先投身龙府为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霹雳剑谱搞到手。接着又拜桃花钓叟为干爹,花了三年时间方偷得灵龟剑谱,加上家中原有的枫叶剑谱,已经有了三本,可是第四本在皇帝身边,她实在无能为力。爹地早料到如此,瞒着你母亲,隐姓埋名,化名石笋,考中当年的武壮元,娶了乔丞相的女儿乔木花为妻,做了朝廷的兵马大元帅,后来一步步升迁,直到乔丞相死了,接了乔丞相的班。可是柳如是此人防范极严,我等了二十多年,也没发现柳叶剑谱的踪影。我实在无法再等了,他年纪比我轻,身体那么健康,我还要等多久?我便一不做,二不休,乘他不备,杀伤了他,逼他交出柳叶剑谱。柳如是没有任何反抗,他说只要答应一个条件,就交出柳叶剑谱。”

    巴托道:“什么条件?”

    石笋道:“他让我放过他的女儿,不要加害柳叶儿。”

    巴托道:“你答应了?”

    石笋道:“当然答应了,于是他摘下他的皇冠,取出一本薄薄的线装小册子,正是《柳叶剑谱》,我夺过剑谱,一掌震断他的心脉。”

    柳叶儿怒目而视,手中的剑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极度悲愤。

    石笋道:“老夫以为稳操胜券,不料国王死后,全国竞选国王,柳叶儿剑术之高超出了我的预料,使老夫不敢轻举妄动。更没有想到的是以内力比拚为主的打呼噜比赛,老夫也没有赢她。最让老夫意想不到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半路杀出个陈咬金,一个大傻子就凭打呼噜的声音大竟然当上了皇帝,还不显山不露水地让老夫丢掉了丞相职务,老夫至今也没弄明白为什么?”

    王孙白抱怨道:“这等傻冒之君,那义父当初为什么不杀之而取而代之呢?”

    石笋道:“那时,为父也以为是神灵下凡,吓得吓死了,还敢下手杀他?也许是天意吧,老夫杀人无数,可对柳叶儿和木子白就是下不了手,一个太纯,一个太傻!再说老夫那时还没将四大剑谱练成,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柳叶儿道:“那你现在练成了吗?”

    “已然练成。”石笋道,“所以老夫现在不再犹豫了,老夫要杀了他们,不仅做武林盟主,更要做皇帝。”

    龟贝贝想起当年父亲的反常举动和言论,道:“我娘是不是你害死的?”

    石笋道:“你娘没有死,她就是杏子。”

    巴托和龟贝贝同时惊呼出声:“啊!”

    “没错!”石笋道:“你娘就是武林中以毒药、暗器、美艳名冠天下的天香媚娘毒杏子。那时追你娘的人很多,你娘与东海水怪结婚第二天就后悔了,那老怪不懂情调,脾气又倔,不懂呵护女人。那时爹年轻,争强好胜,自认英俊潇洒,风流多情,只用了半天功夫,就把你娘领回了家!老龟天寿打又打不过我,骂又骂不过我,只得到处毁谤我,我原来叫西山雄鹰,被他一播弄,江湖都叫我西山秃鹫了。人人视我为恶魔,嗨嗨,爹不做恶人都不行了!”

    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龟贝贝颤声道:“这么说,巴托他……是……是……我的亲……哥哥?”

    石笋道:“不错!孩子,老夫也没想到东海水怪这老糊涂,怎么会让你们……让你们……唉!这都是老夫造的孽呀!”

    龟贝贝只觉得天旋地转,拼命摇头,想摇去这一切不幸:“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巴托也感到很震惊,但他极力保持住冷静:“你这恶贼,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不会认你这样的做父亲。我只想问你,我娘是不是你逼疯的?”

    石笋道:“你娘是自己疯的,前年清明,她到我坟头烧纸,看到我坐在坟头上,以为撞见鬼了,当时就吓昏了。她醒来后,神智就错乱了。对我诈死的解释无法接受,不肯原谅。但当时我野心正炽,就跪求她让她去皇宫,最后一次依靠媚术迷住柳如是,找那最后一本武功秘笈。你娘死也不肯。你娘骂我不是人!因为她去找龙啸天、找白无忧都是用的媚术,她以为我死了,身体已不是自己的了,没想到我竟然欺骗了她,她疯了。你娘这一疯,害得我铤而走险……”

    巴托“嗖”地拔出柴刀:“你这恶贼!我要杀了你!”

    石笋目光流露出痛苦而孤寂的神色:“孩子,你真的要杀了爹吗?爹做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呀!”

    巴托的柴刀停在了半空:“……”

    石笋道:“爹能做几天皇帝?这江山将来还不都是你的?”

    王孙白道:“是啊!西山猎神你赶快杀了这柳皇后和龟甲……”

    “住口!”巴托将刀指向了王孙白,“你再说,在下先杀了你!”

    “皇后,贝儿先……!”龟贝贝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哭,转身朝外跑去。

    巴托嘶哑着嗓子道:“你要到哪儿去?”

    “梨花庵。”

    “……”

    “我要去找你娘问个明白!如果……,我也不活了。”

    柳叶儿道:“贝儿,你好糊涂!西山秃鹫是什么人,他说的话你也信?”

    “贝儿一定要去问个明白?”

    柳叶儿对巴托道:“快去,别出什么意外。”

    巴托哑声道:“大敌当前,臣岂临阵脱逃!”

    柳叶儿还要说什么,那贝儿已不见了踪影。

    正是:理不清是非曲直,剪不断恩怨情仇。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