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血色绝望祷言 > 第二十九章 过
    而主持者杜安笑着道:“好了,你的功为六份之说,确实让我们感到新奇,却有言出有物,获得了大家的认可!现在,我们可都等待你的过为四份之说。”

    德米提雅淡然一笑,继续道:“好,现在说一说,我认为的伊森利恩总检察长一生的四大过错,这四个错误,不但对他本人影响深远,更因为他本人身为血色十字军的先驱者之一,造成了血色十字军队伍现在实力越来越低落,现在连提尔瑞斯林地的被遗忘者亡灵都无力压制了。”

    听到这句话,加拉维尔·虔诚之血和莱德雷甚至是雷诺·莫格莱尼脸上都有些羞涩和难以言语、不以为意等等不一的表情。

    “过错一:操纵壁炉谷领主泰兰·弗丁,这是伊森利恩死亡的直接因素。伊森利恩作为血色十字军的总检察官坐镇壁炉谷,在我想来,泰兰·弗丁作为他的学生,应该被伊森利恩好好教导、辅佐。”

    “可是实际上,伊森利恩却操纵着性格相对软弱的泰兰·弗丁,而他本人被恐惧魔王巴纳扎尔装扮的赛丹·达索汉一直蛊惑,却毫不自知,抛弃了与莫格莱尼大领主、老阿比迪斯将军最初的原则和坚持,施行越来越狂热的政策。”

    “这一切让提里奥·弗丁忧心忡忡,找到了机会,企图通过冒险者救援自己被禁锢的儿子泰兰·弗丁,决心让泰兰·弗丁离开壁炉谷与血色十字军。后面的事情,我们之前都知道了!”

    “伊森利恩没有像一个真正的老师那么辅助自己的学生泰兰·弗丁,才造成了自己身死、泰兰·弗丁领主身死,血色十字军在壁炉谷群龙无首,相互争夺权利的根源。一切的祸根来自于伊森利恩权利的**!所以,我认为,这是他无法否认的过错。”

    德米提雅的这段话,不过是刚才圣骑士索拉尔和冒险者作证言词的总结,因此,即使莱德雷和加拉维尔·虔诚之血心中不高兴,但还是点点头。

    至于阿比迪斯将军和雷诺·莫格莱尼更是点头不断,他们两人,一个是父亲为救女儿所死,在父亲死后,为了压服手下的骄兵强将,可是费了很大的劲;另一个正是觉得父亲太过压制自己,竟然做出了弑父的举动。

    所以,他们对泰兰·弗丁能这么长时间忍受伊森利恩的控制,既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又觉得泰兰·弗丁确实太软弱。

    对于伊森利恩的强势,阿比迪斯将军和雷诺·莫格莱尼在平常生活中,其实都觉得棘手,要不然,雷诺·莫格莱尼在做了血色修道院的指挥官之后,也不会立马就将伊森利恩血色修道院大检察官的职务给撤销了!

    “过错二:伊森利恩无脑的极度狂热、纯血统政策,削弱了血色十字军的实力。我知道有些人想说伊森利恩对圣光如何的信仰坚定、执着,但是想一想,那个洛丹伦王国的王子,如今的巫妖王阿尔萨斯在刚开始,难道不是最坚定、执着的圣光信仰者吗?”

    “然而,正是这位王子对圣光歪曲的坚定和执着,才开始了远征诺森德,变成了死亡骑士!而伊森利恩也一样,这种坚定、执着和对人民的热爱因为天灾的暴行而转变成了复仇的**以及愤怒。”

    “就像阿尔萨斯被恶魔马尔加尼斯诱导一样,伪装成赛丹·达索汉的恐惧魔王巴纳扎尔也将伊森利恩向着不分善恶的极度狂热中诱导,显然,他做得十分成功。”

    “想一想,我们在莫格莱尼大领主时期是多么强大,我们有各个部族,有精灵、有侏儒、有矮人等等种族的帮助,每战必胜。而在伊森利恩无脑的极度狂热、纯血统政策实施之后呢?”

    “不但其他种族矮人、侏儒、精灵被迫离开,就连许多人类平民百姓,也开始不远加入我们血色十字军。为什么?因为我们从拯救平民百姓、不惜负伤、牺牲的十字军变成了青红皂白不分,只知道纯血、狂热的血色军。”

    “难道大家之后都要变成了争权夺利、**不堪的血色十字军吗?以后我不知道,但是昨天晚上壁炉谷发生的一切,已经是最好的诠释。”

    杜安、雷诺·莫格莱尼、阿比迪斯将军本来对德米提雅所谓否定伊森利恩极度狂热、纯血统政策并不为意,因为他们觉得,德米提雅本来就与伊森利恩处处相对,政见相反,此时反对,也正的时机,然而德米提雅最后的话语,昨天晚上的经历,却让他们觉得德米提雅说的确实很有道理,无可反驳。

    “过错三:伊森利恩对血色十字军的前进道路,没有提出过明确的道路指向,糊涂不堪。我要指出,我们血色十字军主要是由人类组成的队伍,天灾军团是我们主要的敌人,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收复东西瘟疫之地,恢复洛丹伦王国最后的荣光,拯救我们的家园。”

    “所以,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联合联盟,加入联盟阵营。而伊森利恩是怎么做的?部落、联盟,只要对伊森利恩的理念有哪怕一点质疑,立刻便是刀剑相向。”

    “部落是我们仇敌也就罢了,可是联盟中的暴风城人类是我们的洛丹伦王国挽救过兄弟王国,矮人、侏儒、精灵都曾经帮助过我们,就连灰烬使者也是矮人国王帮我们锻造的。”

    “伊森利恩带领着我们血色十字军走的越来越远,越来越孤独的道路上,如果我们不转身回头,那么我们以后将永无盟友,后备的兵员、物资会越来越少,叛变会越来越多!”

    “说的好!”一声叫好声带着清脆的掌声。

    竟然是刚才的作证者——圣光骑士索拉尔。

    周围的各个指挥官和血色士兵面面相觑,虽然觉得德米提雅说的有道理,但是这么批驳伊森利恩总检察长,总觉得让人难堪。

    “说的有道理!”然而,杜安竟然随着索拉尔的掌声,鼓掌,然后又道:“很多时候,我们有些人什么都知道,但是都无法站着说出来!德米提雅,你是第一个,同时你的道理,让我信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血色绝望祷言》,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