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堂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花堂小说 > 黄昏分界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官州份量

第五百七十二章 官州份量

  第五百七十二章 官州份量 (第1/2页)
  
  一声斩仙之问,激越全场,胡麻大袖一挥,身前镇祟击金锏九节铜环齐动,声音震荡四野。
  
  他于军阵之中借了镇祟击金锏起的坛随着击金锏离开地面,便收了起来。而如今遍布整个明州,由各地走鬼人设下的法坛,也在这么一瞬,坛上的烛火同时灭掉,所有走鬼人皆明白发生了什么,便慌乱整顿了衣衫,从坛上站起,向了明州城方向施礼。
  
  坛上烛火熄灭,便代表着法事已经停了,镇祟府那沉甸甸的担子可以暂时卸下。
  
  而同样也因为这么多的法坛,同时放下,坛上汇聚而来的法力,便紧跟着向了四野山林之中散落了开来。
  
  一道,两道,无数道法力同时散开,便于明州之地之上,卷起了一阵滚滚阴风,吹得四下里山林惊动,村户皆惊,甚至这风还直吹出了明州去,也不知有多少正提起了耳朵关心着这里事件的人一时心绪难平,也不知多少使鬼喊着爷爷奶奶,四下里乱跑。
  
  胡麻的话,明州之地的事情,已是注定要传遍四野,只是甚至很难有人估测,引发的动静会有多大。
  
  “喀喇……”
  
  而与普通人的惊疑猜测不同,反应最大的,则是这天下各处,几扇数年未曾开遍的大门,在这股子狂风吹遍天下之时打开。
  
  门中或是在烧香的,或是推算命数的,或是逗着蚰蛐的人低低叹惜:“这么多年不开门,还以为真开不了了。”
  
  “可谁能想到,这一开门,动静便如此之大,究竟是太有自信,还是心里害怕,要搞个大动静壮胆?”
  
  “……”
  
  这几扇门打开的同时,却也有一家本来就半开半掩的门里,描着纸人的人家皱起了眉头:“上来便沾如此多的因果?”
  
  “偌大把柄,交到了我无常李家手里,岂不是让我们为难?”
  
  “……关门谢客!”
  
  “……”
  
  他似乎也在心里纠结着,最后竟是在其他人家纷纷开门之时,反而将自家的门关上了。
  
  “那一锏,真有这么大的本事?”
  
  而在如今的官州边缘地界,也正有一位帐房先生打扮,偏偏手里又打了支算命先生的小旗子,留了一把山羊胡子的老头,正带了一位身上带了银饰,生得明媚照人,只是眉宇间尚有些虚弱的巫人女娃,正抬头看着官州之地的倾盆大雨,疑惑的自言自语。
  
  官州之地闹了旱灾,瘟病从生,已有数年,但如今却是闷雷滚滚,一场大雨说下就下,已是下了三天了。
  
  他神色难定,咬了咬牙,还是带了巫人女娃走进了这片大雨瓢泼之地,然后收拾起了木棍,干柴,在这雨中,搭了一个小小的帐篷,又用两块齐整些的石头,垒了一个小香案,先将自家祖师爷供了起来,认认真真的向了这位祖师爷,磕了一个头。
  
  “老师,你带我来官州这里,是做什么的呀?”
  
  那巫人女娃开口,表情有些迷茫:“我阿哥呢?一直未见他,还有,你说救了我一条命的管事大哥呢,他在这里?”
  
  “不着急,会见着他们的。”
  
  那老账房叹了口气,道:“我收了你做徒弟,便得先带你过来开开眼界,再见他们。铲子递给我。”
  
  巫人女娃听话的递过来了一个铲子,老帐房便在这帐篷下面,吭哧吭哧,挖了半晌,先将上面的湿泥挖掉,又向下掘去,掘了二三尺,才终究掘出了一捧干土,他小心的将这捧干捧,放到了一只破碗里,然后拿出了秤来,仔仔细细,称量了半晌。
  
  待到看准了上面的刻度,他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都一下子绷紧了起来,眼神似乎有片刻的失焦,良久才深深呼了口气:
  
  “回来了……”
  
  “居()
  
  然真他娘的被这一锏给打回来了……”
  
  “……”
  
  巫人女娃见过称粮实的,见过称肉的,却没见过称土的,好奇的眨了眼睛在一边瞧着。
  
  但这老账房却是一点也不敢放松,收好了那一把土,用油布纸包上,然后便向了祖师爷的牌位磕头。
  
  恭敬行了大礼,才将三枚铜板捧在手里,低声道:“祖师爷,师祖爷,给弟子一句准话,这一切早在你算中?”
  
  问了三遍,铜板向地上一抛,瞪大眼睛瞧去,却是表情一呆。
  
  巫人女娃小心道:“老师,这是啥?”
  
  老账房唬着脸道:“咱门里最根本的本事,向祖师爷问事,都说他老人家天上地下,无事不知,无事不晓,都可以问他。”
  
  “铜板抛三次,来看卦像,卦像有阴,有阳,有阴阴阳阳,代表着祖师爷是点了头,还是摇了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好想 道爷要飞升 顶流的社恐亲姐马甲又掉了 程西傅铭煜 剑侠盛世之自由王者 匆匆那年 黄昏分界 梧桐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