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帝品护卫 > 0011 人妖又如何
    九品护卫楼楼顶,寒风冷冽,打在沐血脸上,沐血犹自不知。如今心中天人打架,沐血乱了心神。

    仙人的话很直接,沐血如今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如果不能悟透,必将祸乱一方,为祸天堑,仙人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必斩沐血于法剑之下。

    人!一生与妖为敌,杀妖减祸,护一方安宁。

    妖!一生与人为敌,杀人饮血,长一身修为。

    人有七情六欲,但人明理,知是非,懂取舍。

    妖成一计私欲,但妖敢爱,知命数,懂天地。

    人有天道修行,妖有本命神通。

    截然不同的两个种族,却在沐血一人身上出现,本应修行天道,保一方平安,如今天路已断,修行之法未显。

    “我是谁?我如今又算什么?我要做什么?我要去何方?”沐血心中一句句问着自己,整个人气息混乱,心跳杂乱无章。

    迷迷糊糊,沐血来到后山水潭,盘坐下来,看着湖面,自然的把大戟放在腿上,身上散发着烦闷、怨恨、仇视、毁灭的气机。

    这一坐就是一天一夜,雷狗、崂鬼、谷钊、男猴围坐在沐血周围一丈远,时刻关注着,紧张、不解。

    沐血的问题,三兄弟已经知道,问过雷狗,雷狗显然不能给出答案。

    “仙人找过沐血,你们放心吧,也许现在沐血有些问题不能想明白,毕竟沐血的情况有些特殊,沐血百子,独存一人,有些特殊应该很好理解。只有等沐血情绪稳定,到时问问便知。”雷狗说的简单,三兄弟听的明白。

    可现在谁有能知道沐血现在的心情。

    十三年的悲苦生活,一幕幕出现,画面清晰。

    年幼时,天堑人的追打、喝骂,所有人都在诅咒自己,所有人都是同样的嘴脸,“小崽子,你这个扫把星,怎么还不去死!”

    所有人没把自己当人看,所有人都恨不得杀了自己挫骨扬灰。

    “我恨,我恨啊!我要杀了你们这群杂碎,是你们害的我,我沐血能有今天,是我自己艰苦活下来的,你们嗤我、辱我、咒我,我沐血要回报给你们,让你们也尝尝痛苦的滋味,让你们的孩子也无父无母地苟延一生!哈哈,杀,我要杀光你们!”

    一股嗜血、残忍、狠毒、咒怨的气息从沐血身体冒出。

    气息直逼雷狗四人,感受到这种让人恐惧、厌恶的气息,四人赶忙后退,拉开距离。

    沐血闭着眼眼,却像是感知到一切般,哈哈狞笑着起身,手拿大戟朝雷狗砍去。

    “我要杀光你们,我要灭了你们这群虚伪的人,我要杀光你们,哈哈,十三年啊,我受够,我看够你们这群畜生的眼神,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我,我知道你们背地里咒我,我知道你们恨我早死,我知道你们想暗中杀我,我知道是你们在背后里议论我,我知道你们,我恨啊,我要杀光所有人,我要灭了你们所有人,所有人啊!”

    闭眼的沐血,气息混乱,声音犹如厉鬼,张牙舞爪般劈杀面前人。

    雷狗不明白沐血如今算什么,但心中很痛,翻手间只是抵挡。

    “老四,醒来啊!你到底怎么了,我们是你兄弟啊,这是雷狗教官啊!老四,你怎么了,醒来啊!”男猴大哭,完全不知好兄弟为何变了,表情那么狰狞,言语中那么怨恨。

    “杀!你们这群畜生,害我十三年受苦,害我十三年空欢喜,我要杀光你们,你们是罪魁祸首。”咒骂间,大戟拼命地刺杀,要先把眼前阻挡自己的畜生打死。

    “雷狗教官,到底怎么了?你快想想办法啊。啊!老四都流血泪了,他到底在经历什么?教官你到是想办法啊!”崂鬼害怕了,和男猴一起大喊,看到老四这般疯魔,恐惧却又担心。

    “教官,制服老四!”谷钊冷着脸,紧紧地攥着拳头,提沐血着急,恨自己不够强大,不能理解兄弟正在经历什么。

    “不妥,如今沐血气血不稳,心血攻心,血气已经逆流,如果不让他散出这口气,多半过不了今夜。”雷狗真人巅峰,九品护卫,眼睛毒辣,看出小部分事实。

    “那怎么办?让老四这般下去,早晚都要流血而死,那样岂不是同样无救?怎么办,怎么办。”三兄弟着急,指甲都插进肉里,鲜血滴落却不自知。

    “杀啊,杀了你们这群不明是非,阴狠毒辣的虚伪小人,杀了你们这群道貌岸然,假正经的畜生——杀!我要杀光你们,恨啊,我恨啊,十三年啊,我恨啊——”

    沐血声如鬼叫,满脸是血,面貌丑陋,呲牙咧嘴,手中大戟挥舞,招招致人死地,如果不是雷狗在场,崂鬼三人如今已到黄泉。

    女仙人就在山上,沐血的鬼嚎她听的清楚,叹息一声,显露内心烦闷,“哎!前世万次回眸,换来今生一道因果,如今因果纠缠,前世你我要如何两难,罢了,你既入魔,我便了了这一生因果,若还有来世,回眸间勿忘了我!”

    一滴眼泪滴落,女仙人要断了自己红尘因果,法剑飞落,斩向沐血人头。

    “仙子住手啊!手下留情!”雷狗堪堪反应过来,赶忙下跪,请仙人收了道法。

    沐血不知阎王出现,大戟本来砍向雷狗脑袋,却因为这一下,砍在雷狗肩膀,大戟为真人兵器,锋利无比,直接劈开雷狗锁骨,深深劈进血肉中。

    “雷狗教官!老四!”三兄弟瞬间扑上,把沐血摁趟在地,摁着胳膊,压着大腿,不让沐血继续疯魔。

    “呜啊啊啊啊!”沐血胡乱吼叫,如今话都已不能说清,满嘴冒血。

    女仙人应声停了法剑,白衣飘飘出尘,降落下来,拧眉看着沐血,那双眼皮下赤红的双眼盯着雷狗,双手更是死命下压大戟,要彻底砍死雷狗。

    “哎!杀了吧,已经没救了,若是放了他,天堑必被其祸害。”一世的回眸,才换来一世的因果,如今因果却以这般收场。

    “仙子,求您救救他吧,孩子命苦,如今岂能这样放手,您是仙人,定有仙法渡他。”雷狗眼含热泪,不忍沐血就这样死去,不忍兄弟因为寄托而悲伤。

    “我虽是仙,但命又定数,此劫我帮不了,若是能帮,也许只有他最亲的人才行。”仙子明白,沐血这是入了魔道,若是自己扛过,必成大魔头,为祸一方,若是唤醒良知,还有一丝可能靠沐血自己灭了魔头,恢复过来。

    四人一听,声音悲苦,连声痛苦:“沐血啊,你醒醒我是的叔叔啊,我是雷狗教官啊,难道你忘了我吗?”

    “老四啊!我是你大哥崂鬼啊,难道你忘了我吗?难道你忘了痨散丹吗?难道你忘了我们的吊板车吗?”

    “老四啊!我是你三哥男猴啊,难道你忘了我吗?难道你忘了我们一起玩耍过的水潭吗?难道你忘你最爱的法剑吗?”

    谷钊眼含泪水,没有涌出,面冷心热的他,不善表达,只是紧攥的双拳,已经血流如柱。

    一声声哭喊,一声声询问,声音化作相思,缠绕在彼此心间,亲情、友情,如石头般砸落在沐血心间。

    “呜啊啊啊啊!”满嘴鲜血,却止不住怒吼,表情痛苦,眼皮下赤红的双眼有了一丝人性,却瞬间被怨恨填充。

    “呜啊啊啊啊!”

    “你们还有办法吗?刚才有些效果,但是还不够,最好找到他的寄托,最深的寄托。”女仙人说道寄托,响起了一句话。

    “沐血!微笑啊!抬头看看蓝天,像雄鹰一样飞翔!”女仙人的仙音,如一道石子落在沐血心湖,荡起涟漪,唤起沐血最深处的羁绊。

    “对对对,找铁汉,铁汉是沐血的寄托,我这就去找,你们三个在这里喊,一定要稳定住。”雷狗瞬间明白了,一下斩断大戟,带着枪头急速离开。

    铁汉不知何事,但听沐血出了问题,赶忙和雷狗一起来到后山。

    “沐血!微笑啊!抬头看看蓝天,像雄鹰一样飞翔!”三兄弟哭喊这,一句句地重复,道道涟漪出现在沐血心湖,终于不再怒吼,但是表情痛苦,像是在挣扎,像是不甘。

    “快,让铁汉来,你们三个在一边用心呼喊。”雷狗拉着铁汉过来,急切的吩咐着。

    铁汉早已满脸泪水,来到沐血身边,不管沐血的怕打、撕扯,用仅有的右臂紧紧地把沐血漏在怀里,像是搂着自己的孩子,更像是搂着自己的希望,更像是搂着自己的未来。

    “孩子,铁汉叔叔知道你心里苦,铁汉叔叔知道你心里累,铁汉叔叔更能知道你十三年的艰辛,铁汉叔叔更能懂你的寂寞。沐血!铁汉叔叔来了!你苦,铁汉叔叔陪你苦;你累,铁汉叔叔陪你累;你艰辛,铁汉叔叔也配你艰辛;你寂寞,铁汉叔叔给你快乐——”

    铁汉此时就像是一位母亲,搂着自己的孩子,轻声安慰着,陪他笑,陪他哭,陪他看星星,陪他许心愿。

    铁汉的声音犹如仙法,定住了魔心,一句句呼唤,一句句诉说,三年来的陪伴,成为永恒长河中不可磨灭的寄托。

    “臭小子,好好地怎么会变成这样,刚打死妖狼,竟又闯下大祸,看我不打你屁股——”

    “不过说,臭小子,你都已经成为真正的男人了,是不是该找个婆娘,给叔叔生个孙子啊,叔叔老了,快要战斗不动了,还希望你能保护天堑,保护人族呢,如今妖族要有大动静,你小子可不能偷懒啊——”

    “臭小子——”

    一句句,一声声,砸碎了心魔,安稳了人心,沐血不再挣扎,不再痛苦,表情安详。

    “沐血!微笑啊!睁眼看看星空,其中最亮的那颗是你!”

    “沐血!微笑啊!抬头看看蓝天,像雄鹰一样飞翔!”

    沐血睡了,脸上带着笑容,眼角挂着泪痕,“铁汉叔叔,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一朝心魔起,挥舞手中刀。一刀斩心头,一刀斩魔头。一夕心魔落,赤子心中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