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帝品护卫 > 0006 力量修行
    天堑城不算大,人口数量在三万左右,城中心是大榜,方便接取任务,天堑楼是最大消费场所,天堑楼对面是几家小饭店,小饭店后面有两里地便是修炼场地和护卫宿舍群。

    四位少年重新集合后,拿着木牌寻找对应的宿舍楼。

    九、八、七——

    “最后这个是一品护卫楼,咱们还不是护卫,应该还在后面。”

    九栋规模颇大的石楼后面,有一栋木楼,木楼有五层,楼门口挂着牌子,歪曲地写着——预备队。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戊三!走进去找戊三。”他们四人只有一个牌子,给了沐血,这应该说他们是在一个宿舍。

    第一层分别是甲一到甲九,第二层是乙一到乙九,“这个孙子,把咱们安排到最上面。”

    果然如此,四人来到五层,找到了戊三,四个床,挨着,就像一张大板硬给划分成四个。

    屋中非常简陋,除了床就是洗漱用具,能洗澡,不能排便。

    崂鬼打开窗户通通风,散散屋里的潮霉味道,“你们快来,后面竟然有道小瀑布!”

    楼后对着小山,山有五十多米高,山上多是竹子,稀稀拉拉有几颗怪树,一道瀑布从山上冲下来,勉强能听到哗哗地响声。

    “有的玩了!”男猴嘻哈地笑道。男猴最喜欢山林,更何况还有一道瀑布。

    “洗澡吧!洗完了好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崂鬼年纪大,玩心没那么重,督促大家洗洗后早点休息。

    四人累了一天,洗后,躺下就睡,可沐血翻来覆去,如何都睡不着。

    “沐血,还在想铁汉叔叔?”

    “嗯!他应该在的啊,三年来,我没见到过他离开,今天怎么会不在呢。”

    “不用担心,铁汉叔叔是老护卫,实力强大,本身又在天堑城,不会出事的,可能是有应酬吧。”崂鬼说话声音很小,因为谷钊和男猴都睡着了。

    “也许吧,铁汉叔叔没准也去天堑楼了呢!”

    “哈哈,睡吧!”

    没错,铁汉和雷狗现在正在天堑楼里,当年他们那一批,活着的就他们俩了,两位老兄弟,曾经生死与共,到现在也一直保持联系,最不能割舍的便是这种兄弟情,曾经一起热血激情,曾经一起绝杀妖物,曾经一起嬉笑怒骂。

    酒樽碰撞之间,更像是兄弟之间心与心的交流,话很多,很脏,你一句,我一句。

    不知年月不知天,有了兄弟不恋仙。

    喝了很久,哭了很久,但两人都没有醉,铁汉没有说让雷狗照顾沐血,雷狗也没有说自己已经照顾他们。

    走在寂静的大街,在大榜处两人分道。

    铁汉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斗,脑海中响起战死的父亲说过的话,“铁汉!满天的星星,其中有一颗是我,我战死后,你若想我了,对着那颗最亮的说,我能听到。”

    眼里的泪水滑落,父亲已经战死,当初自己悲伤,哭的就像个孩子,现在自己长大了,也慢慢变老了,自己也有了孩子,“父亲,他叫沐血,是我的孩子。我已经把令牌给他了!他会像您一样,为了我们的种族抛头颅、洒热血。他会像我一样,把护卫的精神传递下去。他会像我们的祖先一样,用肩膀擎起人族的脊梁。”

    “沐血!微笑啊!抬头看看蓝天,像雄鹰一样飞翔!”

    似是感觉到了铁汉叔叔的呼唤,沐血眼角滑落了一滴眼泪,紧了紧怀里的大戟,心中踏实了很多。

    “咣!”

    屋门被踹开,沐血骨碌一下跳了起来,拿着大戟便劈杀过去,可等看清来人,想收已经晚了。

    “啪!”大戟被雷狗握住。

    这时其他三兄弟也已经惊醒过来,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谷钊早就看雷狗不顺眼,大半夜耍酒疯,扰人清梦,“干!”

    人还在床上,一蹬腿,被子朝雷狗盖去。

    男猴邪魅一笑,端起洗脚水就朝雷狗泼去,此时男猴心里已经要笑出来,“叫你这个孙子装哔,尝尝小爷地洗脚水。”

    崂鬼摇了摇头,招数虽然阴,但绝对不会让男猴得逞的。

    “咣!”

    门又关上,洗脚水全泼在了被子上。

    “赶紧穿上衣服,操场集合,跑步!一直跑到起不来为止,敢让我发现你们藏力气,滚!”

    雷狗这么一喊,整个木楼都听见了,但是老人知道雷狗,不敢出声,要是换了别的教官,早开口骂了。

    四人无奈,睡梦中被弄起来,各个脸色都不好看。

    等来到操场,雷狗一人踹了一脚,大骂四人是猪,磨磨蹭蹭地在等死。

    俯卧撑,引体向上,跳绳,变了法地玩,让他们四个苦不堪言,最后才放他们去跑步。

    “还有两个小时亮天,亮天后,还有力气的就给我滚蛋!”

    四兄弟猛冲猛跑,也不管什么节奏,反正不敢保留一丝力气。

    四个人除了谷钊生活好外,其他人皆是苦命,崂鬼和沐血更是孤儿,常年为了生计奔波,这下撒了缰绳,奔跑起来就和飞一样。

    此刻天赋体现出来,沐血和崂鬼两人使了吃奶劲还是追不上男猴,跟别说身体强壮的谷钊。

    如此一来,高下立出,男猴第一,谷钊第二,沐血第三,崂鬼因为身体多病,排在第四。

    一万米后,四人明显不行了,男猴已经开始打摆子,沐血和崂鬼也是不堪,谷钊状态最好,毕竟身体素质在那里摆着。

    “噗通!”崂鬼第一个昏死过去,雷狗过来探查一遍,大声吼道:“崂鬼身体不行,算是过了,你们三个掂量着来,要是让我发现有谁装死,别怪我心狠手辣,把你们丢出去。”

    又过了十分钟,男猴彻底不行了,第二个昏过去,这时的沐血打摆子都打出花了,眼睛已经半眯着。谷钊还有些力气,但也是呼哧呼哧地喘气。

    视线变的模糊,沐血甚至感觉自己脑袋都被石头压着,整个人眼看就要不行了,可心底总是出现一张脸,一会是木锤的冷笑,一会是铁汉的失望。

    “不行,我要坚持下去,我沐血不能让两位叔叔失望,我要坚持。”

    大腿犹如灌了铁水,小腿犹如绑了铁蛋,整个人全凭一口气提着,眼睛都已经要彻底闭上,前路已经要看不见,整个世界都只有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沐血!微笑啊!抬头看看蓝天,像雄鹰一样飞翔!”

    坚强的毅力让沐血不愿倒下去,他心里承受了太多不该他这个年纪承受的东西,沐血百子,百中存一,作为曾经的诅咒,需要承载的太多了,幼小时的记忆根本都不能记起,碰到啥吃啥,能活下来没被冻死简直就是老天开眼。

    一步一步走到懵懂,走到幼稚,有太多的艰辛,直到碰到木锤叔叔,进了食务处,才有了明显的改变,因为木锤叔叔的缘故沐血起初是寡言的,是悲伤的,跟着木锤学了知识,对世界有了看法,可好景不长,玉皇10010年,妖物小规模入侵,木锤在战斗中牺牲。

    于是沐血继承了大戟,选择进山独立生存,见到了野兽的冷血,也见到了世态炎凉,直到他第一次有了收获,去交任务。

    “沐血!微笑啊!抬头看看蓝天,像雄鹰一样飞翔!”

    这句话深深地烙印在沐血的灵魂中,给他力量,给他寄托。

    “噗通!”

    迷失了,整个人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在哪里,忘记了时间,能记起的就是那一张笑脸:“沐血!微笑啊!抬头看看蓝天,像雄鹰一样飞翔!”

    “铁汉叔叔!”

    手臂向前伸着,不想让铁汉叔叔失望,可惜身体再也没有了力气。

    雷狗哭了,很伤心,很感动,朦胧的双眼看着崂鬼、男猴、谷钊,最后定格在跑道上那个瘦小的孩子身上,即使是昏死了,也依然在向前爬。

    “铁汉!多想回到我们当初,多想和他们一样,多想那些死去的战友、兄弟!”

    仰天大吼,对着老天,对着最后一颗星星宣泄着自己心中的情绪。

    太阳带着微笑,露出了热情的笑脸,照在大地上,暖暖的,让人感受到新的希望。

    四兄弟再醒来时,发现他们在药桶里,药味弥漫在整个房间。

    “这家伙,好大的手笔!”

    “怎么回事?”男猴三人不解地看着谷钊。

    “这药液我泡过几次,但我肯定,没有这个好,以前我用的是五十点一桶的,那时泡完,浑身疼痛,但是这次的竟然一点都不痛,药效之强,远超我之前所用。价值不好说,但是估计要在一百上下。”

    “你们感觉到没,我们的力量增长了,不夸张,但是很明显。”崂鬼最是冷静,感觉到自身的变化后,欣喜地说道。

    “不错,不错,这回可是欠了雷狗教官大人情了。”男猴最不爽雷狗,如今也被雷狗感动,因为别人不会给他们准备这么好的药桶。

    “咣!”屋门被打开,四人抬头看。

    雷狗罕见地笑道:“不错,竟然都没死,活着就好,免得老子白瞎了六百点,记得等下去吃饭,顺便把功劳算一算,到时给我!”

    “什么?不是免费的!”男猴不可置信的跳了起来,随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光着屁股,又赶忙钻进药桶,只露个脑袋。

    “免费?猴崽子,你脑瓜子进药汤了吧,一百五十点一桶,你想无常用?知道你们四个穷鬼付不起,我先给你们记账,反正每天一桶,修行结束后滚蛋的,就赶紧把功劳给我还上,要是敢耍赖,想死都没门。”

    “我的天啊!”这次就连谷钊都一脸懵哔,四千五百点的功劳,怎么还啊,他虽然是谷家三公子,这么多年下来,他才攒了五百点,四千五百点要如何还?

    梦醒提刀床上舞,身累不言修行苦。

    心中念念点滴恩,笑面得意毁情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